HDDP_GTR 进度缓慢
甜到牙疼选手

【Rap组】火锅故事

Rap组粮食向,没有人谈恋爱。

范丞丞 x 卜凡 x 小鬼 x 朱星杰 x 徐圣恩

最终决定要写以上五位rapper的故事,我其实真的很不了解rapper的故事了,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

 

01

“来了来了,快藏好!”

范丞丞怀里捧了一个大塑料袋,一个百米冲刺冲进那间平时无人问津的男厕所,徐圣恩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打开看了一眼,立马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可以啊你。”

范丞丞靠着墙喘了一口气:“可以什么?赶紧赶紧。可把我累死了。刚在走廊上碰到朱正廷,还问我干嘛去,差点就没命了我。”

朱星杰和小鬼从一个厕所隔间里探出头,小鬼皱眉,抬头纹深深:“没被发现吧?”

卜凡拎了一个热水壶进来:“就他个小机灵,还能被发现?”

范丞丞给了他一个“还是你懂我”的得瑟表情,可惜卜凡没看见,他正四处给热水壶找插电的地方,朱星杰给他指了条路:“洗手台下边,对,就那儿。哎卜凡,这水壶哪儿来的?上回还不是这个。”

卜凡闷闷的声音从洗手台下面传来:“我坑了王子异的,他正好不用。”

小鬼失笑:“哎哟你可真行。”

卜凡摁下了热水壶的开关键,红灯亮起,冷水即将被煮沸。

几个人聚拢在洗手台,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范丞丞带来的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五包自热火锅,分发了自己喜欢的牌子。

卜凡清清嗓,故作正式:“吃火锅吗兄弟们?”

徐圣恩“刺啦”一声撕开了包装袋,flow挺愉悦:“走着!”

 

02

最早发现这间男厕所的人是范丞丞。

那还是很早的时候,初舞台录制结束的时候,乐华七子围着范丞丞给他擦眼泪。朱正廷抱着范丞丞跟他说不要在意,自己脸上的神色却充满动摇。其他成员的表情也多半忧郁,丁泽仁挤出了一个微笑对他说“没事”,实则内心慌得一笔。

他们本身也都是孩子,根本不懂得如何安慰人。

得了吧,别为难人了。

范丞丞仰天叹了一口气,随后把眼泪鼻涕胡乱蹭在朱正廷的演出服上,后者发出了一声惊天尖叫。Justin幸灾乐祸:“范丞丞你就是缺少生活的毒打。”

“生活”满房间追范丞丞,手里还攥着范丞丞哭过的餐巾纸团。

初舞台录完之后大厂宿舍楼里一片嘈杂,100个男生混在一起,相互自我介绍,朱正廷在跟韩沐伯进行队长社交,朱星杰和小鬼在另一个角落拉着周锐叙旧,蔡徐坤拍着Justin的肩说“长高好多啊”,走廊尽头乌泱泱的人,各个公司的练习生混在一块儿,你来我往,彼此试探。

范丞丞就趁乱远离了人群。

那间厕所在大厂的顶层,门口放了一块“正在维修”的警示牌,范丞丞看了一眼,径直走了进去,随手找了一个隔间,蹲在马桶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哭得很大声。

没毛病。

他现在有一些情绪亟待维修。

 

03

范丞丞觉得自己找到了一块宝地。这间厕所没有人使用,没有摄像头,还在大厂顶层,平时根本没有人来。范丞丞除了一开始去那里哭一哭,后来渐渐发展成了在那里吃零食,这样不会被镜头拍到。

可惜他独享这个秘密基地并没有几天的工夫,就被其他人入侵了。

这天范丞丞秘密地叫了麻辣香锅,三片土豆下去,外壳焦香,内里软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他正要挑起红薯粉的时候,突然有人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冲进他旁边的隔间,开始抑制不住地哭。

范丞丞看了一眼手中的红薯粉,又看了一眼隔板,隔壁的人哭得肝肠寸断,似乎是用手握了拳抵住牙关,硬是让自己不要哭出声来。

范丞丞心说这有些惨,拿头怼开了厕所门,抬起脚尖踢了踢隔壁的门,吓得里面的人嚎了一声,哭声戛然而止,整间厕所安静地不像话。

约莫过了十来秒,范丞丞看见了从隔壁推门走出来的卜凡,眼眶还红着,瞪着双眼冷漠地看着范丞丞和他手里的麻辣香锅。

范丞丞还拎着那一筷子红薯粉,凑过去:“吃吗?”

卜凡恶狠狠地接过碗:“吃!”

 

04

卜凡最早说要当rapper的时候,家里人还不太懂rapper是什么,问他,那是模特的另一种称呼吗。

身高接近两米的山东人一改往日的高级厌世脸,露出了颇像哈士奇的表情:“……这都什么跟什么?rapper跟模特,那能一样吗。”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在他心里,这两样东西没什么不一样,都是酷炫狂霸拽的生活态度,他在走秀舞台上能展现男模的王者之气,那么靠嘴皮子依然可以。

卜凡是这么想的,现实生活却不是这么演的。

他带着骄傲来的,披着炫酷黑衣甩着金链子表演初舞台,后来被分到了F班,卜凡憋屈得很,rapper才不会被这么轻易打倒。

其他F班的练习生累得躺在地上的时候,卜凡还哼着“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对着镜子伸展双臂,额角的汗流进眼睛里。

不能输啊,不能输的。可是凭什么呢,他卜凡不值得被人记住吗?真的是越努力越幸运吗?

卜凡想着,胸腔酸酸涩涩,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他蓦地垂下手臂,望了一眼其他如游魂般的练习生,推开门离开了F班。

范丞丞的麻辣香锅大半都贡献给了卜凡,那人吃得很沉默,豪迈嗦粉,额角沁出汗珠。

“我说你……”

“嗯?”卜凡吃得稀里哗啦,含糊回应。

……我说你倒是给我留一口啊。

范丞丞后半句话憋了回去,大高个坐在马桶上,像个凌晨离家出走在大城市里走失的孩子,孤独得很。

卜凡吃完,把麻辣香锅的碗往范丞丞手里一塞,随手扯了一张纸擤鼻涕,别扭地说了一句“谢了”。

范丞丞干笑一声,他也不擅长安慰人,拍了拍卜凡的背:“加油啊。”

卜凡看了一眼范丞丞的名牌,郑重其事地伸出拳头:“用你说?咱们rapper第一轮就退缩,能像话吗?”

这话倒是说到范丞丞心坎儿里,伸手过去与他碰了拳:“这就对了。”

 

05

卜凡和范丞丞就这样建立起奇妙的友谊,一碗麻辣香锅换一个交心朋友范丞丞觉得挺值。

那间厕所后来变成了卜凡和范丞丞练rap的地方,他们俩没合作过舞台,每次练rap就看谁能把谁的flow带走,一开始只是暗中较劲,到后来也玩得起劲。

卜凡跟他感叹说,咱俩这都不是事儿,你听没听过娄滋博那小子的河南话rap,那简直了,太魔鬼了。

范丞丞摆手表示我并不是很想听,就很bad。

说出去有些害臊,但这两人都挺珍惜在这小空间里度过的时光。厕所一线牵,珍惜这段缘,进了厕所大家都是兄弟,什么掏心窝的话都说,离了厕所,各自归队,你唱你的创作,我炸我的舞台。

分组对抗赛结束的第二天,两人从全时便利店买了关东煮和一堆零食,一前一后去了顶楼的秘密基地。刚一进门还说着话呢,就看见小鬼和朱星杰两个人撑着洗手台,喘着粗气,一副命都要没了的样子。

小鬼见了卜凡,炮仗精本质显露无疑:“靠!咋又是你啊?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啊?”

朱星杰年岁比他长,显得更累一些,一脸不解:“你俩什么情况?来厕所吃东西?这招可以,我respect。”

卜凡已经上手了,卡着小鬼的脖子攻击他的太阳穴,小鬼嚷嚷:“信不信我告诉选管姐姐?”

卜凡眼睛一瞪:“你敢?”

朱星杰觉得这种“告老师”的小学生操作太好笑了,在一旁笑着摇摇头,范丞丞连连摆手:“哎,可别可别,大家一起呗,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小鬼拍开了卜凡的手,逃离魔爪,盯着他们买的零食看了一眼,说:“来一包魔芋爽。”

 

06

四个人要进一间厕所隔间,实在是拥挤了些。

范丞丞不得不把门开着,卜凡站最外面倚着门,小鬼撕开一包魔芋爽,吃着嘴里的盯着碗里的,想去抢范丞丞的鸡肉串吃,被范丞丞一把抢回来,实力护食。

卜凡看着两个不速之客,突然想起来了:“你俩刚才逃什么呢?”

朱星杰噎了一下:“亮亮(选管)抓我们来着,我跟小鬼在外面晃太久了,结果给逃到这儿来了,就碰到你们。”

范丞丞有些绝望:“亮亮也一直在抓我,他说最近我胖了,你们觉得我胖了吗?”

小鬼和朱星杰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只有卜凡坚定地摇了摇头,把范丞丞感动得不要不要,刚打算开口歌颂兄弟情,就听卜凡说:“你那是最近吗?你早就开始胖了。”

范丞丞悲痛欲绝:“卜凡你是人吗?”

小鬼大笑出声,趁范丞丞不注意,顺走了一个肉丸:“你就少吃点吧,我替你吃,我替你胖。”

范丞丞低声问:“那明天火锅咱们还约吗?”

小鬼眼睛一亮,朱星杰感叹:“哇还约火锅,够可以啊,约啊带我。不过丞丞,我们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范丞丞在这句重庆话rap里恨恨地咬下了最后一块鸡肉,四个人吃饱喝足,把垃圾小心地装进塑料袋里打算带出去销毁。

“我跟你们说,巧了,我跟杰哥也老在厕所创作来着——嗝。”小鬼走到门口,没注意前方,只顾着回头和他们讲话,还打了一个惬意的饱嗝。

后面的三人顿时沉默了。

小鬼狐疑:“你们咋了?”

再回头,徐圣恩正一脸纠结,缩着脖子看着从厕所出来的一行人,三观碎得一塌糊涂。

徐圣恩看着小鬼,小心翼翼地问: “你在厕所,吃了什么吗……?”

 

07

事已至此,只能强行拉徐圣恩入伙了。

四人确认了一下眼神,把徐圣恩架回了厕所,约他某夜某时某刻来厕所。徐圣恩是个胆子挺大的人,接受了月黑风高夜的挑战,心中甚至还生出一丝浪漫。

能有什么事儿呢,终归就是男孩子之间的那些事儿,唱唱rap,练练舞,分享一些不可描述的青春电影,总不见得是去织毛衣看韩剧。

结果有些出乎徐圣恩的意料,他看着卜凡熟练地给自热火锅加水,五份火锅在洗手台上一字排开,蒸汽从排气孔里窜出来,五个男孩儿也靠墙一字排开,安静地等待火锅入口的那一瞬间。

范丞丞给徐圣恩递了一次性筷子,目光幽幽:“吃了这份自热火锅,你就是我们的人了。”

徐圣恩回了一个贱兮兮的wink:“明白。”

后来徐圣恩明白了什么叫“我们的人”,在选导师合作舞台的时候,徐圣恩几次想推开别的教室的门,都被范丞丞的鬼哭狼嚎拉了回来:“徐圣恩!圣恩!你来不来!”

徐圣恩想起了火锅情谊,最终还是心一横,打开了《特务J》的门。

直到看见卜凡和小鬼在《Zero》的舞台上炸成那样,什么“时间不够不是借口小爷我hustle every day”,什么“力拔山气盖世时不利东南”,可把他们给帅惨了。

徐圣恩在电视机前拍了一下大腿,悔不当初。朱星杰隔空给了他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

两人把目光移回电视屏幕上,分别长叹一声。

看看什么才叫rapper的舞台,这就叫!真正的rapper怎么可以轻易地被自热火锅征服呢?

 

08

好在决赛舞台的时候,除了小鬼,其他几个rapper还是善始善终,捡起了自己的rapper身份,选择了更偏rap的一首歌《Mack Daddy》。

几人最后一次在厕所吃自热火锅,是在刚选完歌不久,小鬼遭到了一致群嘲,他们硬要cue他唱《It’s OK》,小鬼也没含糊,把火锅往朱星杰手里一塞,站在马桶盖上:“Ay~Yeah~这里是Lil Ghost小鬼世界巡回演唱会,你们好吗?”

卜凡吐槽他:“老鬼你行不行了,行不行了?”

他真的唱了《It’s OK》,连带这首歌的高音部分也做了尝试,范丞丞蹲在地上像个民工,笑他气虚得不行,徐圣恩还挺捧场,朱星杰完全就是看着自己孩子的宠溺脸。

小鬼唱到自己的part,微微弓腰随着节奏晃动:“舞台上超乎完美的定位,承载多少光鲜背后日日夜夜废寝忘食汗流浃背。”

卜凡不再说话了,低头嗦粉,吸了一下鼻子。

徐圣恩拍了拍他的背。

 

09

他们在总决赛前,配合节目组拍了一段告别大厂的视频。

刚好卜凡、小鬼和徐圣恩被分到一组了,三个人对视一眼,说大厂有一个地方是他们最想正式告别的。范丞丞去告别教室了,朱星杰和秦奋绕着大厂外围走了一圈。

而他们三个,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卜凡推开了他们几个常常挤在一块儿吃火锅的隔间,自己踩着马桶盖,坐在水箱上。

他第一次说到自己在厕所里哭的事,那会儿朱匀一在彩排的时候受了伤,卜凡跟他不是一个组的,却伤心难过得像个孩子。

卜凡自己感叹了一句:“男儿有泪不轻弹。”

徐圣恩笑着接了一句:“男儿有泪都在厕所轻弹。咱们在这儿什么话都说,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想不明白,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想明白了。”

话说完他们自己心里又是一阵不舍,卜凡想起了第一次吃范丞丞的麻辣香锅,红薯粉结在一块儿,口感贼差,之后的自热火锅也是生不生熟不熟,盐味分散。

朱星杰这个重庆人一开始抗拒了好几次自热火锅,说这玩意儿不正宗,你们改天来我家,我带你们去吃正宗的火锅。

后来却吃得比谁都开心,“真香”魔咒从未被打破过。

 

10

朱星杰喜欢在厕所里创作,比起其他两组人,rapper们更擅长在黑暗中生活。

这世界的角角落落,总有一些光照不到的地方,在那里诞生了真实的话语,在那里诞生了躁动与反抗,在那里诞生了rapper这个族群。

心跳即是beat,声带与牙关构成flow,rap是嘴上功夫,也是体内乐器,是从黑暗中破土而出的力量。

朱星杰觉得rapper人生和火锅是一样的,逐渐沸腾,发出啸叫,在每一次或张狂或悲伤的呐喊中,闪耀夺目。

这就是为什么佛系如蔡徐坤和王子异那样的人,也还是要当rapper。

张口即是态度。

还有什么比打破长夜寂静更酷的人生态度吗。

 

11

从大厂毕业之后,卜凡惊觉自己已经一个月没吃火锅了。

这一个月里,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范丞丞身兼两团,出道,上综艺,无暇再做回那个福西西;朱星杰变了身份,安安心心去做音乐人;小鬼满世界乱跑,替几个哥哥看遍山川湖海;徐圣恩去了嘻哈综艺节目,再一次重新开始,他的Plan A是做个实力rapper,去了一次大厂却实现了自己的Plan B,那就是和他们做朋友,而他自己知道,Plan A或许会搁浅,Plan B却没有终止期限。

在沉淀了几个月之后,Oner也终于出道了,卜凡又变回了那张高级厌世脸。

他想起自己在决赛舞台上不甘心的泪水,灵超扑上来熊抱他,叫他别哭。岳岳和木子洋也从台下走上来,岳岳对他伸手:“多大点事儿,走,凡子,回家了。”

能和三个兄弟在一块儿,卜凡没有遗憾。

只是他偶尔还是会想起那间厕所,想起他们共同经历的火锅故事,那四个月的时光真的就完完整整地留在了大厂影视基地,谁也没能带走。

 

12

一个月没吃火锅让卜凡有些难受,趁着灵超和木子洋还在化妆,岳岳还在拍摄的空档,卜凡拿了手机刷开了他们几个人的群,问了一句:“吃火锅吗兄弟们?”

一时间没人说话,就在卜凡以为大家都在忙的时候,范丞丞突然上线说了一句:“走着。”

卜凡的眼泪突然下来了。

 

评论(141)
热度(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