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长得俊】情话战争(2)

就,很难写。

给自己挖坑了,为什么不能一发完结呢。

第一话走这儿:【长得俊】情话战争(1)

-----------------------------------------------

 

8

林彦俊连着两天上了热搜,受害者都是尤长靖。

尤长靖不仅被邀请去林彦俊的婚礼上唱潇洒小姐,还在自己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收官站哭成了傻子,高音都没唱上去。

尤长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彻底佛了,甚至想比一个boogie手势来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peace。

 

虽然才过去一天,但林超泽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场演唱会了。

从《我永远记得》开始就车祸不断的尤长靖,下了台之后更是眼中只剩下林彦俊本俊。

林超泽开始怀疑是不是时光机器把他们送回了练习生时代,这个完全星星眼地望着林彦俊,边哭边笑边问“你怎么会来”的甜心艺人就和十年前一样,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

林彦俊在后台笑着问他,这么开心啊,那要不要抱?

林超泽的内心地动山摇。

 

尤长靖这十年过得不算轻松,在外漂泊打拼,历经人情冷暖,连唱rap这种事都克服了,好不容易成长为能完美面对一切突发状况的成熟艺人。

却终究还是抵不过林彦俊出现的一个瞬间。

林超泽叹了一口气,看着身边沉迷手机的陆定昊,凑上去有样学样:“要不要抱?”

陆定昊冷静地呼上了他的脸,我要报警了。

 

尤长靖此刻坐在床上低垂着眉眼,满屋子搜寻这个害他上热搜的男人。

罪魁祸首正沉迷在虔诚的洗澡时间,浴室里传出了不成调的歌。尤长靖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林彦俊在唱自己的新专。

尤长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微乎其微地叹了一口气。

 

9

尤长靖越来越确信林彦俊是自己的克星。

绑cp这件事的商业价值不言而喻,他们几乎是刚出道,就被公司要求绑定cp了。

尤长靖很担心。林彦俊是风一般的少年,如果他不喜欢被束缚怎么办,他喜欢跟别人组cp怎么办,更重要的是,林彦俊哪天真正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

号称自己02年出生的NinePercent老大哥尤长靖同学出道后担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cp营业问题。

出发去LA集训,哪怕是在去玩的路上,尤长靖也总是频繁走神。

第一个发现尤长靖不对劲的是陈立农,队里的实力vocal突然唱歌不甜了,除了水土不服,肯定就是有心事。

陈立农作为热情的宝岛人民,某一天抽空私敲了尤长靖:你还好吧?

尤长靖抬头看了一眼在训练室角落里休息的陈立农,以及自己身边正在认真扒舞的林彦俊,打了长长一行字,又小心地删除,最终回了一句:没事啊。

就像尤长靖自己在小访谈节目里说的那样,他胆子小,是个不太喜欢冒险的人,至今为止踏下的每一步说不上小心翼翼,总也能说是谨言慎行。

老天爷却开玩笑,偏偏让他遇上了真实的林彦俊。这个人生来有光,平时是个低调的烂梗王,但关键的时候从没含糊过。尤长靖每每山穷水尽的时候,林彦俊就是他的那条路。

而现在,尤长靖觉得自己又一次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

 

10

LA集训的强度不比大厂低。

尤长靖那天也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收到了Trainee 18的其他几位成员从韩国发回的吃播小视频。大概就是灵魂透支的感觉吧,尤长靖想把那些人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半小时之后,尤长靖被林彦俊堵在了宿舍门口。林彦俊没有去洗澡,胸口有一圈汗水的印迹。

尤长靖有点心虚,右手放在门把手上,小心地问:“怎么了?你找我?”

林彦俊撩起衣服下摆擦擦脖子里的汗,轻轻说:“我觉得某人最近好像在躲我。”

尤长靖缩了缩脖子:“没有啊。”

林彦俊有点无奈:“你怎么了?”

尤长靖抓着门把手的右手突然就有些脱力了,手心有汗,蹭得把手上也滑滑的。尤长靖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白鞋,猛地抬起头望着林彦俊:“林彦俊你如果哪天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好不好?”

林彦俊挑眉,陷入茫然。他琢磨了一会儿,“哦”了一声,转身离开,尤长靖站在门口目送他远去。就在林彦俊即将消失在转角的时候,他又折回来了。

尤长靖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林彦俊认真地看着尤长靖说:“我喜欢的人02年的,80斤,小鸟胃。”

尤长靖觉得自己才是被拍在墙上抠不下来的那个人,心跳骤然加速,热度从胸腹部一路蹿升,漫过脸颊,直达耳尖。尤长靖是一颗熟透的番茄。

几秒之后,尤长靖笑笑说:“不要再讲土味情话了啦林彦俊。”

林彦俊失笑,双手按揉着眼睛,仰天长舒了一口气。他慢慢靠近尤长靖,把头顶抵在尤长靖背后的门板上,再往下挪几公分,林彦俊就可以吧额头贴在尤长靖的肩膀上了,但他没这么做。

尤长靖能感受到林彦俊不太稳的鼻息和他无奈但真实的声音。他说:“输给你了真是,还问我喜欢的是谁嘞……哎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尤长靖反应慢了半拍,呆呆地回答:“尤长靖。”

林彦俊笑了:“对啦,记住这个名字吼,这个人是林彦俊喜欢的人。”

号称自己是02年出生的NinePercent老大哥尤长靖从那一秒起,突然开始担心另一个问题:爱豆和爱豆谈恋爱下场会不会特别惨。

 

11

事实证明,不仅没有很惨,反而很幸福。

林彦俊借着绑cp的名义,明目张胆地对尤长靖讲情话,有段时间几乎从早讲到晚,让Nine Percent其他成员有了些许不适症状。Nine Percent解散的前一晚,9个人聚在一起吃火锅,大家都喝了酒,Justin从朱正廷的魔爪中堪堪逃离,推开小鬼迎上来的拥抱,突然跑来和林彦俊喝酒。

林彦俊刚要举杯,Justin来了个花式碰瓷,碰了一下尤长靖的杯子,故作深沉地说:“难为你了,以后还要听他讲情话。”

林彦俊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单手去扯Justin的领子:“Justin你胆子大了哦,你忘记你的情话都是从谁那里学来的?”Justin大叫了几声“彦俊老师我错了!”

尤长靖在一旁大笑,温酒入肠,从喉头到眼角,无一处不热。

 

12

浴室里的歌声停了。

尤长靖倒回床上,拿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被子里有林彦俊的味道,他前阵子开始用一款薄荷味的沐浴露,无糖薄荷,辛辣得狠。

一开始尤长靖嫌他这味道过于提神,然而林彦俊出国拍戏的这段日子,尤长靖却自己开始用这款沐浴露,假装男朋友在家会让他睡得比较安稳,甚至会在梦境中与他为邻。

林彦俊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带着清爽的薄荷味,尤长靖蓄势待发把被子一掀,扑过去抱住他,把林彦俊吓了一跳。

“醒了?眼睛疼吗,要帮你滴眼药水吗?”林彦俊的笑容特别真诚。

尤长靖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打在林彦俊的胸口:“你这个人超奇怪,你要来做嘉宾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害我哭全场,很糗欸!”

林彦俊揉乱了尤长靖的发顶:“很可爱啊,肯定有涨粉你信不信。”

尤长靖瞪他:“靠北哦,我都35岁了还靠这个涨粉?”

中国人气演员林彦俊认真地看着亚洲金曲小天王尤长靖,佯装悲苦地抱怨:“现在真是好难火哦,好像只能唱潇洒小姐迎接事业第二春了。”

尤长靖恶狠狠地眯起眼:“你再说一遍?”

林彦俊一本正经地揽着尤长靖的肩膀,一脸坏笑。

尤长靖白了他一眼,对方微笑的小酒窝此时看上去无比纯情。林彦俊摊开手掌,尤长靖把手伸过去,乖乖和他十指相扣,抬头直视他炽热的目光。

下一秒林彦俊上前一步温柔地拥抱了他,还把头埋在尤长靖的颈窝蹭了几下。

“想你哦,尤长靖。我很想你。”林彦俊低声说道。

 

13

林彦俊收获了久违的假期。

一部戏杀青,又暂时推掉了其他剧本,林彦俊开始专心做宅男。尤长靖只休息了没几天,又开始了新专策划,每天回家都能看到林彦俊穿着背心一本正经做菜的样子。

从肉眼可见的肉菜,到蔬菜占据了主流,饭桌上越来越绿的趋势让尤长靖有一些头疼。

林彦俊摇摇头:“不能吃哦,你最近又胖了。”

尤长靖拼命摇晃林彦俊:“我已经不是爱豆了啊,我是歌手,我吃饱了才有力气唱歌啊。”

林彦俊从抽屉里找出一个信封递到他面前:“那恭喜你,又要重新体验偶像生活了。”

信封上是熟悉的百分九logo,尤长靖张了张嘴,拆了信。那是从《偶像练习生》节目组发来的邀请函,邀请第一季出道的Nine Percent男团成员参加本季《偶像练习生》决赛的录制。

这个节目做了很多年,之后出道的几个偶像男团都没能再复制Nine Percent的成功。尤长靖看着那个logo,深吸一口气。

不就是吃菜吗?没在怕的。

 

尤长靖很久没有踏进大厂了。

大厂还是大厂,是蓝色天空下的钢铁盒子,里面装着少年人最坚韧也是最灿烂的时光。尤长靖上完了妆,和林彦俊一起站在金字塔的低端,齐齐地看着顶端的王座。

他们就是在地面上说了第一次自我介绍,然后慢慢往上爬,成为幸运9人团中的一员。

栏目组的拍摄人员很快跟了上来,希望他们能对着镜头打招呼。

林彦俊酷酷地看着镜头,做了一个“制霸”的口型,被尤长靖扯了一下衣摆,示意他不要玩了。这里连空气的味道都是熟悉的,回到了这里,就好像回到往昔。

拍完了既定的部分,工作人员陆续分散去采访其他成员。林彦俊拉着尤长靖躲在角落里,一连玩了几个老梗,最后看着尤长靖生无可恋的表情,起了坏心。

-尤长靖,尤长靖。

-干嘛啦?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办?如果是我……

“我就会一直看着他。”林彦俊双手插在裤兜里,认真地看着尤长靖。原本已经失去兴致的尤长靖,被他盯到破功失笑,眼睛里装着星星点点。

林彦俊很满意。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今天林彦俊也和尤长靖两情相悦。

但林彦俊不满足,他贪得无厌,他想要尤长靖的全部。靠着珍惜每一个美好“今天”度过了这10年的林彦俊,最近突然开始大胆设想前所未有的明天。

望着尤长靖的笑容,林彦俊的手指往口袋深处又探了探,触到了一枚小小银环。

明天,明天仿佛唾手可得。

 

下一章走:【长得俊】情话战争(3)

评论(24)
热度(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