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长得俊】情话战争(4)

第一话走这:【长得俊】情话战争(1)

第二话走这:【长得俊】情话战争(2)

第三话走这:【长得俊】情话战争(3)

来一个深夜小甜饼,预计第五章是完结章~

 

----------------------------------------------------

 

19

偶像练习生的决赛出镜给九人团带去了不小的“麻烦”,叫他们重新出道的也有,铺天盖地回忆杀的也有,一些老料都被翻出来,着实令人困扰。

林彦俊在结束录制的三天后就飞国外开始了新一轮的电影拍摄,这次合作的是一位外国导演,有很多大场面动作戏。

林彦俊乐得躲开舆论的围攻,时不时地打电话给尤长靖,叫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老是去看超话。

 

林彦俊杀青回家的那天夜里,家里很安静。

他小心地拎着行李箱,稳稳地放在玄关,然后脱了外套,顺手挂在椅背上。

林彦俊路过房间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转身去洗手间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头发有点乱,眼窝有点黑,脸上有点油,整体还是帅的。

林彦俊推开门,尤长靖窝在一堆被子里,把自己堆成了小山坡。他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光,林彦俊不在的时候,他就喜欢闷在被子里睡。

林彦俊走过去蹲在床边,掀起被子一角,看到了一个呼吸困难眉头紧皱的尤长靖。

尤长靖发烧了,烧得不轻。

 

等把尤长靖弄醒,再把他送到医院开始打点滴,又是一小时的折腾。

尤长靖迷迷糊糊,靠在椅背上脸色苍白。

他的手背很薄,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林彦俊看着心疼,坐在他身边的空位,来回抚摸针头周边的皮肤,试图让他的手变热一些。

深夜的急诊没有白天那么忙碌,点滴室空荡荡的,角落里坐着几个病人,都是疲惫至极。林彦俊问尤长靖:“要不要喝水?”

尤长靖乖巧点头,林彦俊起身去买水,门外一阵嘈杂,深夜因为闹事而聚集的人们闹哄哄地闯进来,其中一个人腹部血淋淋。

林彦俊皱眉,快速折返点滴室,坐在尤长靖旁边认真帮他拧瓶盖,尤长靖抬抬眼皮:“怎么啦?”

林彦俊摇头:“没事啦,外面很吵。喝水,睡觉,少说话。”

尤长靖无奈:“林彦俊好凶哦。”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我一出门你就生病,都没好好照顾自己,你说我是不是要凶你。”

尤长靖气绝。

林彦俊靠过去,让尤长靖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觉,借你枕头。明天就要好起来听到没。”

尤长靖安分了没几秒,蹭了蹭他:“林彦俊我想听你唱歌。”

林彦俊在尤长靖看不见的角度微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轻轻唱《你瞒我瞒》。

 

我是谁情人,你也始终是你。

微笑静默互望,笑比哭更可悲。

 

尤长靖非常不满意:“你好苦。”

林彦俊不置可否:“想听甜歌就自己快好起来,自己唱。”

尤长靖哼唧了一声表达不满,林彦俊接着唱“就算怎开心皱着眉,尽管紧紧抱得稳你,两臂却分得开你共我。”

尤长靖挣扎着坐起来,靠着椅背的另一侧生气,决定不理林彦俊。

 

20

林彦俊坐到另一边要去哄他。

尤长靖快速转头,感觉眼泪有一点点跑出来。

生病的人总是很脆弱,苦涩情歌里有种残忍的真实,让人无力招架。

林彦俊乖乖蹲在尤长靖面前,手指敲在扶手上打节奏,然后慢慢唱起了《等待整个冬天》。这首歌至今也是残曲,他没有好好录完,也没有发行。

这是林彦俊唱给尤长靖的歌,不想给别人听。

 

尤长靖始终没有理他,直到最后一句歌词,才尴尬地理了理头发,红着眼睛瞪了他一眼。

林彦俊糗他:“我们02年的尤长靖小朋友怎么哭了呢?”

尤长靖板着脸:“不好意思欸,我不是02年,也不是80斤小鸟胃。”

林彦俊笑嘻嘻,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可你是尤长靖啊,是林彦俊最喜欢的尤长靖。”

尤长靖耳朵红红,扯着他坐到自己身边,重新窝进他怀里,凶巴巴:“不许说话,接着唱,好好唱。”

并不敢怠慢气头上的主唱大人,林彦俊接了唱了几首情歌,尤长靖听得迷迷糊糊。

恋爱是一件很苦的事,要和很甜的人在一起才行。

生病的时候,吃一颗砂糖橘就会好起来。

 

21

尤长靖毕竟不是体弱的人,吃了两天药又活蹦乱跳地要去录新歌。

面对想把他摁在家里修养的林彦俊,尤长靖用一碗卤肉饭换来了短暂的自由。

有一天林彦俊加码加到了两碗,尤长靖表示不可置信:“你是想胖死吗?不演戏了吗?”

林彦俊思索了一下,面露沉重:“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讲,我接下来接的角色,是个胖子。导演跟我讲要我增重到180斤。”

尤长靖无言。

林彦俊又问:“我就算胖成那样,你也还会爱我吧。”

尤长靖冷笑:“信你咧,你当我还是20岁吗?骗鬼去吧林彦俊!”

35岁的尤长靖很精明,林彦俊不仅没有成功骗到男朋友,连仅有的一碗卤肉饭也失去了。

 

林彦俊很快就要迎来35岁生日了。

鉴于尤长靖35岁的时候,被林彦俊以演唱会惊喜嘉宾的身份打了个措手不及。今年,尤长靖决定报复回来。

 

要让林彦俊在公共场合流下惊喜的泪水!

要让林彦俊对尤长靖说天哪你完全骗到我欸!

 

林超泽听说了这个目标之后表示,尤长靖你睡一觉吧,梦里什么都有。

尤长靖是不服输的人,打算拿出发专辑的精气神攻下这一战。一个人的战争是不会持久的,认识到了这一点的尤长靖拉了一个群,把Nine percent的成员和香蕉的几位成员统统拉了进来。

陈立农收到了入群通知的时候,正在录节目的间隙。

刚打开We chat,就赫然出现了“尤长靖修改群名为‘让林彦俊哭着上热搜’”的提示。

陈立农截了图,私戳了林彦俊。他放下手机,看着演播室明晃晃的光,突然有种久违的心潮澎湃。

 

22

林彦俊在半个小时之内收到了好几张一模一样的截图,这让正在演出苦情戏的林彦俊有一丝出戏。

在诸多兄弟中,他选择给陈立农打电话,一边换下一场戏的衣服,一边打开了扬声器。

陈立农隔了一会儿才接:“喂,彦俊,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录节目。”

林彦俊把衣服扔在一边,顺手抓了一下发型:“没事啦,我也刚收到你讯息。什么情况啊?”

陈立农绝望:“哇你这是公开让我当间谍欸,不好吧,你就不能当我手滑发错吗?”

林彦俊一秒驳回:“不行。”

陈立农被他的霸道击溃,沉默好一会儿才无奈开口:“也没啦,听说你下个月要去电影节颁奖礼是不是?”

林彦俊挑眉:“是啊,怎样?”

陈立农故作惊讶:“欸那不就很巧,听说长靖也去。”

轮到林彦俊沉默了,快速地说了一句:“谢啦。”

 

林彦俊是行动派。

几乎是在尤长靖建群的当天,林彦俊也拉了一个群,叫“让尤长靖哭着上热搜”。

群里陆续出现“别问正正,正正不知道”“别问坤坤,坤坤不知道”“别问丞丞,丞丞不知道”系列表情包。

紧接着出现了“别问农农,农农不知道”的表情包。

林彦俊圈了陈立农,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Jusitn仿佛知道了一切,立马跳了出来:农农你这个叛徒!

Trainee 18的队员陆续出来冒泡,林超泽是个明白人,这时候也不再遮遮掩掩:@林彦俊,麻烦你换个群名,这样很容易错屏的大哥。

林彦俊沉思了一会儿,快速打字。

大洋彼岸正在录音室准备录新专的王子异本来只是窥屏,看了一眼新群名,把手机扔得老远。

林彦俊已修改群名为“0824电影节求婚策划组”。

 

23

之后的一分钟内,无人应答。

林彦俊拖了秦奋进群,希望这个已经成家的社会人能给自己一点建议。刚进群的奋奋倒吸一口冷气,又拖了韩沐伯进群围观。

韩沐伯:谁要求婚?关我啥事?

在飞快刷屏的过程中,韩沐伯一边厘清前因后果,一边快速地拖了周锐进群。

周锐:谁要求婚?关我啥事?

林超泽非常贴心地修改了群公告,并示意大家仔细阅读。

两分钟后,读完群公告的周锐加入了群聊,说:欸,我好像是电影节那天的场内MC。

韩沐伯:你别好像了,你就是。

林彦俊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有一些事情似乎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生。他要在生日那天跟尤长靖求婚,听起来有一些不讲道理,但林彦俊知道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是从哪一刻开始有这样的感受的呢,林彦俊思索着,或许是在公开场合的迷之契合,或许是一起戴着口罩去超市买东西,或许是无数个深夜情难自抑的亲吻与性/爱,又或许只是放空时投向对方无意识的一瞥。

35岁的林彦俊准备好了,要和35岁的尤长靖永远在一起。

 

下一章走:【长得俊】情话战争(终)

评论(29)
热度(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