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甜到牙疼选手

【长得俊】情话战争(终)

终章有点长,这周太忙了拖到今天才写完。

今晚是见面会,算是百分九出道起点了,祝他们一切都好。

也希望大家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前四话戳下方:

第一话

第二话

第三话

第四话

---------------------------------------------------------

24

电影节开始前三天,林彦俊特地跟剧组请了假。

他不太请假,一来不愿意麻烦别人调整行程,二来记者们闻风而动,总能从反常中灵敏地嗅到资讯的味道。

林彦俊请假在家,只为给尤长靖写一封信。他们有许多回忆,平凡不起眼的初遇,莫名而又命中注定的动心瞬间,十年如一日的相伴,当然也有余生的柴米油盐。

很多话一旦落在纸上,就变得酸甜而鲜活。

林彦俊换了好几个开头,或洋洋洒洒,或斟字酌句,最终败下阵来。

他的字本来也没有练过,三十多岁的人,仍然只有签自己名字的时候才有几分底气,其他时候繁体字和简体字混着写,字幅有大有小,好像林彦俊面对尤长靖时骤然加劇的心跳。

如果这封信是尤长靖来写,一定是一篇长长的情话。

他甜起来从不让人失望。

 

比如他当年那些发自肺腑的情话。

林彦俊好帅,我少女心都要出来了。

林彦俊在我心里闪闪发光。

林彦俊是一个很体贴的人,除了长得凶没有别的缺点。

林彦俊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第一名。

 

林彦俊想起尤长靖第一次说“林彦俊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第一名”是在大厂,后来出道了,林彦俊发展不顺,偶尔有崩溃想和全世界切断联系的时候。

那天他关了手机,在黑暗的房间里坐了一晚上,尤长靖一定是找了他很久,推开门在角落里找到他的时候呼吸有些急促,听上去快哭了。

但尤长靖一句责备也没有,理顺了呼吸之后,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拥抱了林彦俊,安慰他好久,最后轻轻地说,林彦俊在我心中一直是第一名。

尤长靖很认真,像哥哥,也像最深沉的爱人。

林彦俊至今想起这些仍有些鼻酸,他被很多人这么说过,只有尤长靖说他才会信。

 

25

林彦俊休假的第一天,尤长靖不在家,这让他莫名烦躁。尤长靖去参加了一档美食节目的录制,去之前开心了很久,说要在节目上做拿手的卤肉饭。

林彦俊决定听听其他人的建议。二十分钟后,陆定昊开车进了林彦俊家的小区。

“你知道空位有多难找吗?叫我过来给你出主意难道不应该提前给我留一个空位的吗?”陆定昊一手打方向盘倒车,一边对着蓝牙耳机说。

林彦俊隔着话筒,还听见了其他人的声音:“再往你那边去一点点。”

是李希侃的声音。

林彦俊提前给陆定昊开了门,没两分钟就听见陆定昊精神百倍的声音:“林彦俊,你家拖鞋呢?!”

林彦俊听得头大,突然后悔请援军。

门在那边,你回去吧。

 

陆定昊穿了拖鞋,径直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听汽水,想了想又拿了一听。

李希侃是跟着陆定昊一起来的,换好鞋,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林彦俊冲他点点头:“随便坐。”

陆定昊扔了一罐汽水给李希侃。

李希侃也不客气,坐在餐桌旁边打开了喝。他原本只是在路上偶遇了陆定昊,聊了一会儿想一起去吃个饭,结果陆定昊接到了林彦俊的电话。

陆定昊一抹邪笑直逼人心:“希侃,有人请吃饭,要不要去?”

李希侃眯眼:“谁?”

陆定昊举起手机:“林彦俊。”

李希侃虽然并不能想象林彦俊做饭的样子,但还是欣然答应。林彦俊和尤长靖住在一块儿,说不定尤长靖会做饭。

心存着这样的侥幸,李希侃一路上心情还不错。后来他发现,尤长靖不在家。

陆定昊没把自己当外人,拒绝在吃饭之前聊天。林彦俊从冰箱里拿出一袋草,各种冰鲜生菜混在一起的那种,要给陆定昊装盘。

陆定昊痛苦哀嚎:“你平时就这么虐待我们家长靖吗?”

李希侃心想,为什么董岩磊不在这里。

磊子,请你突然出现。

 

26

这个夜晚对于李希侃来说充满了惊喜。尤其是当林彦俊和陆定昊开始一本正经讨论求婚流程,李希侃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就一脸状况外:“谁要求婚?”

林彦俊头也不抬:“我。”

李希侃握着冰可乐的手指渐渐缩紧:“……哇你准备结婚了啊?”

林彦俊一直都被李希侃认为是到40岁也不会结婚的浪子型选手,李希侃觉得自己的预判很失败。

陆定昊敲了敲桌面:“要不还是算了吧林彦俊,你就让长靖如愿以偿一次怎么了,不就是哭着上热搜?”

林彦俊放下笔:“这次不行。”

陆定昊翻白眼:“你哪次满足过他?”

林彦俊双手抱胸:“每一次。”

李希侃太阳穴突突地跳,觉得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陆定昊与他对峙很久,叹气:“为什么你这么作的男人也能结婚?有天理没。”

 

李希侃小声插话:“对方喜欢什么?按照对方喜欢的东西来准备不就好了。”

林彦俊毫不犹豫地答:“喜欢吃,喜欢唱歌。”

李希侃挠挠头:“还有吗?这好难啊。”

林彦俊似笑非笑:“喜欢我。”

李希侃一脸为难。

陆定昊眼前似乎是闪过了一道光,在李希侃眼前打了个响指:“希侃希侃,你知道我们在说谁吧?我们在说尤长靖哦,林彦俊下礼拜是要跟尤长靖求婚。”

李希侃大脑当机,把可乐放在桌上,深吸了一口气。

隔着薄薄的落地玻璃,云雀在夜色下划过掠影。

现在是怎样,是在梦里吗?

 

27

李希侃花了几分钟消化这个消息。

陆定昊还在喋喋不休地跟林彦俊叨叨叨,结婚以后要对长靖好,我把我最好的朋友交给你,不可以让他天天吃草,一点营养都没有……

林彦俊在爆炸的边缘:“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李希侃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们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屋内一片静默,转而就听见钥匙转了一圈又一圈,然后是尤长靖疲惫但开心的声音:“我回来了哦。”

林彦俊的信纸和水笔还放在桌上,陆定昊坐得僵直,李希侃坐在对面对两人进行了疯狂暗示。

“林彦俊?……欸你们怎么会来?”尤长靖从玄关进来就看到状态微妙的三人,非常惊喜,key突然拔高。

李希侃回头跟他打招呼:“长靖好久不见,不好意思我来蹭饭的。”

尤长靖看着陆定昊怀中的一盆草,脸上有点挂不住:“干嘛吃这个啦?我帮你们点外卖好不好?”

李希侃摆手:“我们已经点了,不麻烦不麻烦。”

尤长靖点点头,说要进房间换衣服,没两秒又探出脑袋:“林彦俊帮我拿下门口的包。”

林彦俊跟过去,陆定昊进入了佛系状态:“完蛋,我们可能要等很久了。”

李希侃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希望不是他理解的意思。

 

尤长靖抽掉领带,慢慢解衬衫的扣子。

林彦俊坐在床边,似笑非笑:“尤先生你干嘛,是叫我来参观的是不是?”

尤长靖从鼻腔发出一声带笑的轻哼:“想什么啦?……欸今天他们怎么会过来?”

林彦俊的目光盯着尤长靖裸露的皮肤,逐渐深沉。在尤长靖弯腰去找居家服的时候从他背后抱住了他,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就……希侃要结婚了。”

What?尤长靖怀疑自己听错。

“希侃要结婚,为什么要来我们家?”尤长靖想回头看一眼把头搁在他肩上的这个家伙,却没想到离得太近,直接亲了他一下。

林彦俊的小酒窝跑出来了:“尤先生今天真的很主动。”

尤长靖气笑,拍了拍他的手:“松开啦,我要换衣服。”

林彦俊退回床边:“希侃好像在路上碰到陆定昊,然后顺道过来吃饭了。”

尤长靖想起那盘草:“那你就给人家吃这种东西?会让希侃误会我们过得很不好欸,感觉很寒酸。”

林彦俊笑意加深:“我们过得好吗?”

尤长靖眼睛亮亮的:“好啊,今天周五,我可以吃肉欸!”

林彦俊的笑容有点垮:“你要吃肉也可以啊。”他扯开领子,露出光洁的脖颈:“咬这里。”

尤长靖老脸一红。流氓啊。

门外的陆定昊已经吃完了一盆草,打了一个不可察觉的嗝,李希侃保持微笑。

外卖还没到吗?

 

28

那个夜晚所有人都有心事。

李希侃忍辱负重被结婚,随口扯了一个不存在的女朋友。陆定昊作为双面间谍,旁敲侧击说尤长靖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结婚,结婚两个字故意咬得很重。话音未落就对上了林彦俊含笑的眼刀。

林彦俊靠在沙发上,从背后欣赏尤长靖毛茸茸的脑袋。

尤长靖愣了一下,回头对林彦俊尴尬一笑。在李希侃灼灼目光里摆了摆手,我还很年轻啊。

林彦俊的心猛然降落。

 

当晚,不顾尤长靖的各种借口,林彦俊把他折腾得很惨。在尤长靖求饶的哭腔中,林彦俊咬在了他的喉结上。随后又轻轻地舔。

尤长靖喉咙哑哑:“你走开。”

林彦俊揉了揉他的脑袋:“你是不是最近没有好好去健身?这么累。”

尤长靖生无可恋:“你今天怎么回事……不要突然折腾老年人啊。”

林彦俊心情突然又明媚了一点点。

这种时刻的尤长靖是林彦俊专属的尤长靖,他唱苦涩情歌给观众听,唯独向林彦俊展示甜甜的那一面。

林彦俊成熟的皮囊之下装着一个未满十八的少年,还是那个爱讲冷笑话,爱耍帅,对尤长靖一眼心动就永远动心的少年。

林彦俊最终还是没能写完给尤长靖的信,上面只有一个短暂的开头,是林彦俊饱含爱意写下的“尤长靖”三个字。

 

29

作为一个电影节,颁奖礼现场的布置足够奢华有格调,但作为一个求婚现场,林彦俊觉得不够。

周锐开场前悄悄去了一次林彦俊的休息室。

Nine Percent中只有少数人来参加这次电影节,林彦俊的休息室这会儿只有朱正廷。朱正廷看起来比林彦俊还紧张,坐立不安,完美妆发和微微蹙起的眉头很不搭。

朱正廷盘点了一堆身边已经结婚的兄弟们,想让林彦俊一个个打电话过去学习一下。

林彦俊无奈:“我只是求婚。”

朱正廷严肃反问:“求婚不重要吗?万一冷场了呢?”

周锐拍拍林彦俊的肩:“有你锐哥,别担心。”

朱正廷神经紧绷:“锐姐你真的不会说错词吧?”

周锐很多年不被叫锐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生气,虚弱地说:“你别说了,你的紧张要传染给我了。”

朱正廷若有所思,提议:“给秦奋打个电话吧,他孩子都有了,应该很有经验。”

林彦俊给朱正廷指了一条明路:“尤长靖休息室在走廊一直走到底左边那间,你去那边吧。”

朱正廷笑得云淡风轻:“不行的,我一紧张就什么都往外说。”

林彦俊听见了自己牙齿咬碎的声音。

 

周锐接到了暖场的指示,匆忙离开了。

朱正廷要代表乐华领奖,留了一会儿也回休息室默词了。

林彦俊的休息室空荡荡,他两个手肘撑在化妆桌上,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屋外是开场前工作人员越发急促的脚步声和对讲机里此起彼伏的叫声。

 

30

周锐专攻综艺MC多年,底下不少熟面孔,开场的气氛不算冷。

领奖环节顺风顺水,尤长靖坐在位子上发呆,觉得有点饿,趁着摄像机滑到别的地方,掏出手机给林彦俊发消息:我饿了,刚在彩排,没吃晚饭QAQ一会儿去吃夜宵吗?

林彦俊口袋里一震,看了一眼屏幕,嘴角微微勾起,回复:去哪里?

尤长靖小心试探:上次吃的那家深夜大排档我觉得不错,他家炒面好吃!

林彦俊慢悠悠敲字:被认出来很麻烦哦。

尤长靖秒回:不会!结束都要凌晨了!

林彦俊笑:那你开车,我不认路。

尤长靖回复了一个花式比心的表情包,在周锐说到“年度最受欢迎电影主题曲”的时候恢复了神志。

 

奖项颁给了尤长靖唱的那首歌,是一部爱情片的主题曲,讲的是失恋的故事。

尤长靖从没唱过这么苦的歌,以往他总能用技巧去弥补情感上的缺失,这次却遇到了大难题。

周锐按照手卡上的流程向他提问:“长靖给人的印象就是实力派歌手,但最近两年好像一直都唱很苦的歌,是不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尤长靖笑:“对,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接了很多类似的歌。但这首难度很大,因为讲的是失恋故事,我这方面经验很少,一开始觉得肯定唱不下来。今天能得奖真的很开心。”

周锐凤眼一眯,皮了一下:“感觉无意中被塞了一口狗粮……有稳定的感情生活可以跟大家分享吗?”

尤长靖慌忙摆手:“不是啦……”

周锐笑:“好了,跟长靖开个玩笑。其实最后效果特别好,我们几个朋友私底下听到也都吓了一跳,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是怎么找到感觉的吗?相信观众也非常想知道。”

尤长靖组织了一下语言,小心地说:“我觉得……这首歌讲的是失去。”

他把话筒换到另一只手,用手捏了捏耳廓。

林彦俊知道尤长靖在紧张。

尤长靖目光闪烁:“如果我有一天失去了……失去了我很爱的人,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吧。刚开始录还蛮难掌控情绪的。”

词作人在一边抢话:“长靖给我印象特深,我那天去棚里探班,就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哭,不知道还以为真失恋了呢。”

台下响起善意笑声。

尤长靖不好意思地笑笑,词作人接着说:“也就是最开始那会儿吧,他太入戏,就完全没法唱,每次唱就流眼泪。后来就好了,哭着也能把歌唱完了。这事儿特震动我,很久没见过这么敬业的歌手了。”

尤长靖一本正经:“没有没有,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挑战,很开心能和几位老师合作。”

林彦俊看他领着奖下去了,心里不是滋味。他那时一定是在国外拍戏,从没有听尤长靖说过这件事,也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有任何不对。

 

等歌手组领完一轮了,尤长靖又拿了年度最受欢迎歌手奖,陆续被几个新人作为榜样力量提及,他对他们微笑,像一个模范前辈。只有林彦俊知道,那个人乖巧的笑容之下隐藏着各种碎碎念,“什么时候才能吃饭”之类的。

林彦俊想问问大排档送不送外卖。他刷了一下手机,朱正廷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朱正廷大概是林彦俊求婚路上的天敌,他总能在关键时刻让人紧张起来。林彦俊整理了一下西装,身边有工作人员俯身同他说话:“稍后就到您了,摄像可能会扫到这边。”

林彦俊点点头。

演员组的颁奖如期而至,林彦俊此前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奖,约莫等了很久,林彦俊才听见周锐说:“接下来我们要颁出的是本年度的最佳男主角。”

周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个细不可闻的咬舌。

林彦俊知道时候到了。

 

31

镜头扫过四位男演员,最终落在了林彦俊的脸上。林彦俊起身,扣上西装的扣子,在嘉宾中穿梭,余光瞥到了尤长靖正在开心鼓掌。

林彦俊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出道也好,恋爱也好,连那些挫折在他看来也是上天特殊的安排。

 

在轻车驾熟地感谢了一堆人之后,他说,想感谢的人一如既往很多,但是呢,有一位对我来说很特殊。

周锐放下话筒,安静地看着台上的林彦俊。

镜头扫过全场,最终落在了尤长靖的笑脸。

尤长靖熟悉这样的流程,在这种场合他几乎每次都被默认是林彦俊最想感谢的人,每到这个时候,林彦俊会先揶揄主办方几句,而后笑着转移话题,让镜头扫到别的地方。

而今天,林彦俊看着大屏幕笑了,向屏幕里的男人招手:“哇……这位先生你好吗?”

尤长靖失笑,对镜头挥了挥手。

林彦俊轻咳了一声,摄像组正要转移镜头,就听林彦俊说:“你见到尤长靖了吗?”

尤长靖愣愣的,露出不解的微笑。

林彦俊接着说:“如果你见到尤长靖,能不能告诉他,林彦俊很谢谢他这十年以来一直陪着林彦俊,他是林彦俊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尤长靖眼睛里微微闪烁,有一些无措。

周锐的耳麦里已经充满了导演组的询问,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什么流程?有媒体打电话来了……

周锐心都快跳出来了,面上却仍然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并祈祷林彦俊速战速决,千万不要掏出万字求婚誓词。

 

林彦俊从尤长靖的脸上读到熟悉的无奈。尤长靖每次说“林彦俊你不要玩了”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像在包容一个小孩那样。

林彦俊回过头,走到舞台一侧单膝蹲下,台下的尤长靖有点紧张,不自觉地站起来。两人之间只有一米的距离。

林彦俊举起话筒说:“如果你见到尤长靖,告诉他林彦俊想跟他一辈子在一起。”

话筒声音清清楚楚,场内一片巨大哗然。

朱正廷在不知名角落里带头鼓掌,然后有零星几声起哄和越来越响的欢呼。

尤长靖呆呆站在那里,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开始晃。

林彦俊笑:“尤长靖不要哭吼。”说完这句,自己也红了眼眶,别过头掩饰性地轻咳一声,又抬头试图让眼泪倒回去一点。

林彦俊从西装口袋里小心取出一枚银环,很朴素的设计,光泽温柔。

 

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深夜的甜蜜酒精抵不过清晨在饭桌旁一起吃的牛奶面包,台上无数次迎面的击掌不及人群中偷偷的牵手。

在午夜场的电影院里轻轻接吻也好,半夜醒来看见对方朴素的睡颜也好,买到了酸橘子一起被酸到皱鼻子也好,偶尔去大排档撸串喝酒拍着大腿肆无忌惮地笑也好……稀松平常的生活里,有最深刻的“我爱你”。

今天以前,他们属于世界。

今天以后,他们属于对方。

 

结婚吧,尤长靖。林彦俊红着眼睛,认真地对他说。尤长靖止不住地流泪,最后笑着抬头,对林彦俊伸手。

林彦俊跳下台,紧紧拥抱他,在一片祝福声中,林彦俊在尤长靖耳边不停地说,不会失去,尤长靖你永远不会失去我。

周锐松了一口气,给身边落泪的女主持递了一张纸巾。

陆定昊一边看直播一边抹泪,还强装镇定地跟林超泽电话连线:“哎,走啦,去大排档堵他们啦,我要喝酒,喝一打!让那两个人付钱!”

林超泽笑中带泪:“你干嘛?羡慕人家结婚啊?”

陆定昊哭得更大声:“都去结婚算了,就很难过啊,你不难过吗?”

林超泽破涕为笑。

接着林超泽说:“好,去堵他们!不喝到醉不回家!”

每个人都有明天,林超泽坚信着,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生活的主角。

 

32

林彦俊和尤长靖双双哭着上了热搜,完成了他们对对方最初的期望。

接下去的一个月,推掉通告,推掉采访,推掉手头的工作。两个人默契地给自己放了长假,跑去犄角旮旯的地方旅行。

每到一个地方,都先去和当地最有名的小吃合影。两个人的微博也以一种不平凡的频率在更新。

某一天林彦俊的微博突然出现了颜文字和小吃的照片,半小时之内又删了,让粉丝怀疑他们拥有对方的账号,应该是尤长靖一不小心登错了号。

想通了这一点,粉丝们心都碎了。狗粮来得如此真实。

 

从国外回来,林彦俊和尤长靖选择的第一个独家采访是周锐做的。

三个人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找了一家风景很好的咖啡厅。

采访区被封锁得严严实实,摄像开了机,默默离开了采访区。只有在老朋友面前,这两个人才是最真实最放松的状态。

两个人分享了旅途中的一些故事,周锐静静地听,偶尔吐槽几句。可能是尤长靖分享了太多关于吃的部分,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周锐福至心灵问了一句:“你们最近最喜欢吃的一样东西是什么?”

尤长靖很为难,林彦俊帮他答了一堆,顺便无情嘲笑了一下他肉眼可见的体重增幅。

尤长靖瞪了他一眼,林彦俊不管他,接着说:“我最近喜欢吃的……”

尤长靖抢答:“我知道!肯定还是老套路嘛,妈妈做的菜啊。”

林彦俊笑容微妙,35岁的老年人警铃大作:“不是吧?答错了吗?”

林彦俊认真地看着周锐:“十年前是啦,十年前最喜欢妈妈做的菜。最近的话……”

尤长靖单手握拳伸过去当话筒。

林彦俊笑了:“最近喜欢吃尤长靖做的卤肉饭。”

 

情话战争还在继续,而这一次,是林彦俊赢了。

 

评论(96)
热度(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