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甜到牙疼选手

【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下)

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去过台北,我究竟为什么写这篇文。

总之是写完了,谢谢小可爱们愿意看这个故事!鞠躬!

上篇:【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上)

中篇:【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中)

 

------------------------------------------------------------

 

尤长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原本只是想趁天色尚早,去台湾几个有名的经纪公司楼下拍个游客照,体验一下别处的造星工厂。到第一家公司的时候,却在门口遇见了一堆蹲明星的女粉丝。

尤长靖心生感慨,拉下口罩与林彦俊耳语:“我的大宝妹们等我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的?”

林彦俊望着黑压压的迷妹们,摇摇头:“我觉得吼,大宝妹会在门口喊,尤长靖少吃一点!”

尤长靖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林彦俊胸口,附赠了一个标准的尤式瞪眼。

林彦俊笑到酒窝跑出来,皱着眉揉了揉胸口:“口罩戴回去,小心一点。”

 

在尤长靖第三次忘记把口罩戴回去的时候,别人家的迷妹群里终于有人认出了他,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尤长靖!那是尤长靖吗?!” 被叫到了名字的人还一脸状况外,远离了平时的生活让尤长靖放松了作为偶像的觉悟。

林彦俊几乎是下意识就拽着尤长靖往大街上跑,混进人流,在身后突如其来的尖叫声中,凭借主场优势迅速拐进了一间隐蔽的地下音像店。

老板被跌跌撞撞跑进来的两个年轻人吓了一跳,从杂乱的收银台后面探出头看了一眼,用闽南话叫他们小心一点。

林彦俊轻轻应了一声,拉着尤长靖往音像店深处走。

尤长靖看着自己被拽住的手腕,逐渐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鸡皮疙瘩顺着手臂一路窜升,不自觉地颤抖。然后,他看着林彦俊帅气的后脑勺,打了一个喷嚏。

林彦俊回头,脸色不太好看:“为什么一直摘口罩?”

“因为要……”

“因为什么?”

因为要跟你讲话。

尤长靖的笑容突然有些挂不住,林彦俊的眼神传递了让他觉得危险的信号。

完了,林彦俊生气了。

尤长靖有一点点委屈,想伸手晃晃他的胳膊让他不要这么凶。

林彦俊却恰好放开了他的手腕,一个人往更隐蔽的二手书柜去了,让尤长靖扑了个空。

音像店里放的是80年代的蹦迪金曲,音量调得很小,在空调的冷风声中细不可闻。

林彦俊在不远处的书架上选了几本书,这些书都有些历史了,书页黄了,却还算规整。林彦俊选了书,倚在书架上胡乱翻页。

尤长靖走过去,手撑着膝盖,抬头看林彦俊的表情,软软地说:“……我下次记得啦,你不要这个样子。”

林彦俊把书一合:“跳个舞就原谅你。”

尤长靖知道他多半没生气,心一下子落地了,立马底气十足:“哎你戏真的很多欸!”

林彦俊把书卷成圆筒状,在尤长靖蓬松的头顶轻轻敲了一下:“真的很危险,出事怎么办。下次跟经纪人姐姐讲不放你出来。”

尤长靖用眼神威胁他:“不可以!不能讲!不可以!”

林彦俊从眼神到酒窝都散发着不可一世的光芒,每个毛孔都在说:求我啊。

 

音像店冷飕飕,老板的歌单似乎只有蹦迪金曲。

尤长靖试图再向林彦俊撒撒娇,可后者惬意地靠在书架上,明明是乖巧的黑色顺毛,眼神架势却是高校不良学生在欺负人。

尤长靖见他没有饶过自己的意思,只好跟着老牌金曲摇摆,表演最浮夸的假唱,跳最土的舞,完全没有身为中国炙手可热新生代男团成员的尊严。

林彦俊笑他,无声而热烈。

收银台的老板福至心灵,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突然有点好奇层层CD架后的两位年轻客人在做什么。

 

尤长靖选了一张碧昂丝的金曲碟,站在柜台付钱,头一直不敢抬起来,耳根红透。

在老板亲眼见证了他假唱之后,尤长靖终于回忆起自己是站在全国舞台上因为出色的歌唱而受万人追捧的主唱大人。

林彦俊憋笑憋到咳嗽,被尤长靖狠狠踢了一记小腿,疼到扭曲也仍然在笑。

林彦俊想到尤长靖说,我希望你一直快乐。

其实有尤长靖在,林彦俊一直都挺快乐的,可是他会一直在吗?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红红耳根,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尤长靖像被摸了尾巴的兔子,凶巴巴地回头:“干嘛啦?”却对上林彦俊温柔的笑容,有些不知所措,又底气不足地加了一句:“不要以为笑成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哦!”

“尤长靖,你为什么来台北啊?”林彦俊问他。

被cue了的人往包包里塞CD的手突然顿了一下,整个人好像要埋进包里,说话含含糊糊:“没为什么啊,就……放假嘛。”

尤长靖的耳根又红了。

林彦俊起了坏心:“这个回答当然不ok,放假可以做很多事。”

尤长靖推开音像店的门,大步走出去:“哎呀,就……没为什么。”

 

林彦俊跟在后面出去,雨后的马路有点滑,他小心看了看地,追上去与尤长靖并肩走。

尤长靖不看他,一只耳朵插着耳机听歌,从“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听到“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他转过头看着林彦俊,耳机线在胸口晃荡。

“那你呢,又为什么来台北?”

林彦俊愣了一下,尤长靖眼睛里有与平时不同的微光,认真也克制。

 

台北是一个有魔法的词,封住了两个男生的唇舌。

林彦俊抿了抿唇,囫囵咽下所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上一次假期的时候,尤长靖回了马来西亚。

那几天林彦俊心情不好,没有其他成员敢去敲他的门,只有蔡徐坤每天会在微信上问他一句,确保他还活着。

他们在分开前因为很小的事吵了架。

他们很少吵架,作为团里年纪最长的两个成员,表面上看着幼稚,私底下比谁都通透。

可那天陈立农无意中问了林彦俊一句:“放假你打算干嘛,尤长靖都回家了。”

说者无心。

就因为这句话,林彦俊单方面生气了,尤长靖哄不动他,情绪也濒临崩塌,呛了他一句:“我干嘛连回家这种事都要说给你听。”

大人的斗争往往比孩子更幼稚,来串门的福西西和贾富贵都感受到了,被朱正廷一左一右夹着拖走。小鬼的性子到底比其他小孩野一些,嗓门也大:“你们干嘛儿呢!”

蔡徐坤拎走了小鬼,拍了拍林彦俊的后背,示意他自己处理好情绪。

林彦俊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正如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尤长靖的问题。

为什么来台北?

答案明明那么明显了。

 

尤长靖见林彦俊深神色复杂,也不再坚持,他左手扶了一下耳机,打算专心听歌。

林彦俊抢先他一步截走了另一只耳机:“你一个人来台北,我会怕。”

这人答非所问,尤长靖却愣住,松开被他扯住的耳机线。

林彦俊很少承认自己在怕,少年许多时候谨慎过头,给自己涂了一层隔离色,然而强势外表不过虚晃一招,在尤长靖的甜言蜜语中化于无形。

林彦俊对他发火也好,挑逗也罢,不过是变相地说,你不可以离开我的,我会怕。

尤长靖看着小自己一岁的弟弟突然认真,面露得意之色:“你胆子真的有在小的欸。”

 

台北短暂的晴天也夹着雨后恼人的湿气,尤长靖边走边甩折叠伞,想让粉丝送的伞随时保持最佳状态。

他边走边哼哼“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一会儿又唱“谁还记得是谁先说,永远都爱我”。

关于台北的对话似乎就此画上句号,林彦俊跟在他身后,踩着他微弱的影子:“尤长靖。”

有一些事情,他想确认一下。

尤长靖回头:“啊?”

如果现在不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

“我在台湾的时候,也签过公司,后来出了一点事情。”

“我当时很难过,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去了香蕉,见到了你。”

尤长靖眨眨眼睛:“香蕉不只有我,还有大家哦。”

林彦俊仍旧站在尤长靖的影子里,突然有些焦躁:“是啦……所有人都很好,但你不一样。”

 “……尤长靖。”说话人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分贝。

 

尤长靖花了几秒的时间转过身子,摘掉口罩,温柔注视他:“我知道。”

“干嘛啦……你就那么喜欢破我梗吗?”林彦俊被打断,无奈多过气恼:“你知道,知道什么?”

尤长靖挠了挠后脑勺,掰着手指数:

“我知道每次你出门都不喜欢带伞,去全时不带就算了,旅行也不带。”

“我也知道你其实不想吃红豆饼,只是为了陪我才早起的。”

“还有那次我回家你不开心,结果这次你还没走,我就买了台北的机票。可是我一直记错,一直以为你家在台北。你不在,我这里很空。”

尤长靖碰了碰心脏的位置,羞涩一笑,干净温暖得像一团棉花。

林彦俊一直看着尤长靖,脱口而出:“大笨蛋。”

 “干嘛啦……”

“喜欢你啊,大笨蛋。”

尤长靖眨了眨眼:“我知道,因为我也——”

林彦俊没有等他说完,就离开了他的影子,上前一步拥抱他。

 

他们从来都没对对方说过喜欢,也从没有怀疑过对对方的喜欢。

眼神交流,肢体触碰,总是念叨着对方的名字,在一些重大的场合,只有看着对方的眼睛才能把话说完……在遇见尤长靖之前,林彦俊不知道原来表达喜欢的方式有这么多。

 

尤长靖搂住林彦俊的后背,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话补完,声音很轻很轻:“林彦俊我喜欢你。”

林彦俊反问:“多喜欢?”

尤长靖强调:“如果红豆饼只剩最后一个,我会分你一半。”

林彦俊发出了毫无灵魂的赞叹:“哇,你真的好喜欢我哦。”

尤长靖趴在他肩上甜甜一笑,而后又叹息一声:“小林同学,怎么办啦,谈恋爱欸,我没想过会这么快谈恋爱啦。肯定会被公司发现,会很惨。”

林彦俊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不能反悔的,你喜欢的人只能是我不可以是别人。”

尤长靖无言以对,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回北京的前一天夜里,尤长靖终于了了心愿,去了一趟夜市。

昏黄灯光下各种热气蒸腾,煎的炒的炸的煮的,混着食客们咀嚼与聊天的声音,尤长靖在这个地方看到了人类的乌托邦。

因为第二天就要回北京,尤长靖觉得自己就像夜市里的仙杜瑞拉。

显然他的王子林彦俊并不会带他脱离苦海,反而再三刺激他,只有这一夜的放纵,再往后就要回去接受魔鬼训练了。

尤长靖买了一碗甜粥,从队伍里挤出来,找到了站在偏远角落的林彦俊。林彦俊仍然与世界不熟,把帽檐压得很低,生人勿近。

尤长靖跑过去,说甜粥很香,第一口要喂给他喝。

林彦俊手插在裤兜里,心安理得地张嘴接受贿赂,竖起一根手指:“你只能再买一样东西,不能再吃了。”

尤长靖的眼睛亮了,三两口与他分完这碗甜粥,自然地牵了林彦俊的手混入人流:“那我们快点去,我跟你说哦,那边那个鱿鱼看上去也好好吃!排队的人好多!”

在人群中十指相扣,这事儿以前林彦俊想都不敢想,如今光明正大地做了,仿佛上瘾一般,去到哪里都要紧紧拉着自家男朋友。

尤长靖问他,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台北。

林彦俊逗他说,等你不再做偶像的那一天。

这个答案得到了尤长靖气鼓鼓的包子脸一枚。

林彦俊想,他们总有一天不再做爱豆,不再做什么事情都受万人瞩目,他们会成为歌手,会成为演员,会让自己的作品得到大众认可,能在社交网络向喜欢的人大胆示爱。

可那毕竟是远在天边的事,眼下他们只能短暂卸下偶像的包袱,躲进人群里小心拍拖。

即便如此林彦俊也心满意足,只要尤长靖还在他身边,就能让他便生出勇气,甘愿成为这世间最普通的男男女女,泯然众人而终不惧悔。

 

尤长靖拉着他的手突然有一丝松懈。

林彦俊回神,他们此刻站在队尾,天又开始下雨,淅淅沥沥,颇为恼人。

尤长靖表情微苦:“我们回去吧。”

天色渐暗了,夜市的灯火在雨中有些朦胧。

林彦俊任由他拉着走到夜市的出口,人们分道扬镳,谁都没有在意谁。

“尤长靖!”

被叫到名字的人不设防,回头就见林彦俊凑过来的脸,眼角不经意落下一个吻。

尤长靖心跳漏了一拍。

“下一个,要亲在哪里?”林彦俊的笑容电力十足。

尤长靖并没有思考的时间,唇上落下温热触感,腰上覆了一只手,热度袭来,颇为有力。

路灯亮了。

 

番外走:【长得俊】近乎正常

评论(60)
热度(1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