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长得俊】近乎正常

《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的小番外,一发完结。

其实比起谈恋爱,我会觉得少年们的彼此信任更加让人感动。

上篇:【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上)

中篇:【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中)

下篇:【长得俊】旅行的时候记得带伞(下)

---------------------------------------------------------------

朱正廷坐在训练室的地板上,第六感告诉他有些事情不对劲。

Justin和范丞丞满房间跑,玩中学小男生才会玩的打闹游戏。陈立农一遍又一遍看舞蹈视频,反复练同一个动作,小鬼不时给他抠细节,并激情附赠一段freestyle。

虽然被刘海遮住了眼睛,朱正廷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这房间里的异样,来自某人与某人未曾间断的窃窃私语。

蔡徐坤和王子异从外面回来,手里捧了几瓶矿泉水,一一分给大家。

蔡徐坤拿给朱正廷的时候,感受到对方故意扯了一下矿泉水瓶,眼神里似乎有暗示。

朱正廷表情凝重,蔡徐坤也跟着一起凝重。

Nine Percent构成复杂,哪怕九个人心再齐,队长仍然不好当。蔡徐坤日夜祈祷不要出大事,而此刻对方的眼神却让他有点忐忑。

 

“我觉得不太对,彦俊是不是在谈恋爱。”

朱正廷把蔡徐坤叫到走廊,低声和他说。他在乐华也是当队长的人,观察力自然要比普通队员更胜一筹。

蔡徐坤喝了一口水,喉结动了动:“怎么说。”

“他放假回来之后就很奇怪,一直看手机,而且心情很好,昨天Justin讲土味情话,彦俊居然接梗了。这正常吗?”

朱正廷拨了一下刘海,露出光洁额头,以及因为担忧而若隐若现的抬头纹。

蔡徐坤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毕竟林彦俊从以前开始就会看着手机傻笑,放假回来之后,每天都开心得跟个孩子似的。

不正常,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蔡徐坤冲练习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要不问问?”

朱正廷以乐华队长的身份对蔡徐坤进行了聊天技巧速成训练:“记得要把握分寸,不要聊得太直接,我上次找雯珺聊这个事儿的时候被他念叨了一天。”

“雯珺谈恋爱?”蔡徐坤有点不相信。

朱正廷挥挥手:“误会误会,李希侃给他寄了零食,我以为是哪个小姑娘呢。”

蔡徐坤一口水呛在喉咙口,心说朱正廷虽然第六感敏锐,但眼神怕是不太好。

 

蔡徐坤身负重任,回训练室的时候格外注意林彦俊,帅哥果然躲在角落里,和他的好兄弟尤长靖分享搞笑视频。

尤长靖靠着林彦俊笑成了花。

蔡徐坤打算按兵不动,先不从林彦俊入手。他想谨慎再谨慎,比如,先抓一个幸运的队员来问问。

蔡徐坤的目光落在认真练舞的陈立农小同学身上。农农一直是Nine Percent的团宠,稳重暖心又聪明,蔡徐坤觉得他很适合。

中午吃饭的时候,蔡徐坤特地端了饭,蹭到陈立农身边。

“彦俊?彦俊有不对劲吗?”

农农舀饭的手停在空中,非常迷茫。对于一个沉迷练习不问窗外事的爱豆来说,这题太难了。

蔡徐坤摸摸下巴:“也不是,就是他以前在大厂有现在看起来这么开心吗?”

农农回想了一番:“他以前是比较安静啦,也不能说不开心。现在出道了嘛,而且大家都熟了,肯定开心啊,我也很开心。”

农农笑容闪亮一百分,让蔡徐坤的思绪悄悄飘走一些。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农农,有人类能抵挡这种笑容吗?

没有的,不存在的,太可爱了,pick他。

关于林彦俊有没有谈恋爱这件事,农农这里没有问出任何结果。蔡徐坤打算去别的地方试试。

深夜十二点,蔡徐坤敲开了乐华家族的门。

来开门的是范丞丞,穿着超大的白色T恤,见到他有些惊讶:“老大?”

朱正廷躺在床上敷面膜,Justin坐在朱正廷的床上,怀里抱了一个枕头。

蔡徐坤像一个资深记者,选了一张床坐下来,小声开口:“我就是来问问彦……”

朱正廷拍着床就坐起来了:“对,你们觉得彦俊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Justin和范丞丞面面相觑,Justin举手抢答:“他最近胳膊粗了,有肌肉!”

朱正廷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慢悠悠揭掉面膜,轻轻拍打:“真的就没人觉得他在谈恋爱吗?”

“和谁?尤长靖吗?”范丞丞反问。

Justin发出了八卦的声音:“哇,长得俊吗?这么刺激的吗?那我们皇权富贵是不是也可以——”

朱正廷拍脸的手停下了:“可以你个头。”

Justin往范丞丞身边靠了靠,老实地闭麦了。

“为什么丞丞说是长靖?”老大发话,范丞丞立马展开了理性分析:“他们天天在一起啊,你们谁见林彦俊跟别人呆一起的时间这么长。”

蔡徐坤觉得这事儿太扯:“我跟子异也一直在一起啊。”

范丞丞沉默了,心说我怀疑你们很久了,你真的要这么cue自己吗?

Justin凑过去神秘兮兮:“你录歌的时候子异有跟过去吗?彦俊回家,长靖可是跟过去的!”

范丞丞与他一搭一唱:“说不定家长都见过了。”

朱正廷和蔡徐坤对视一眼。

从他们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蔡徐坤有点晕,仍然打定主意认为范丞丞在异想天开。

正巧走廊尽头传来聊天的声音,林彦俊和尤长靖似乎刚从外面回来,林彦俊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

两人正面撞上蔡徐坤,都受到了惊吓。

尤长靖扯过林彦俊手里的外卖袋子躲到他身后,林彦俊一个人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嗨,吃了吗?”

蔡徐坤好气又好笑:“吃什么啊!大晚上又偷吃!”

小鬼从隔壁跑出来:“外卖来了吗来了吗?”

蔡徐坤微笑转身:“好的,三个,还有吗?”

小鬼噤声。

农农原本跟在小鬼身后,好在小鬼身先士卒冲出去,他还没来得及暴露。

农农慢慢退回房间里,尽量放轻脚步。

只听小鬼大吼一声:“还有农农,农农也吃!”

陈立农握紧了拳,皱眉长叹。

哎哟……凉透了啦。

 

王子异一个人在房间呆了很久,洗完澡蔡徐坤还没有回来。他随手拿了一条干毛巾擦头发,顺便开门张望。

林彦俊、尤长靖、王琳凯和陈立农,四个穿着朴素睡衣的男生,靠墙站了一溜,蔡徐坤站在他们面前,语气说不上严厉,至少也是正经:“明天多做三组卷腹,下次再点外卖,就加六组。”

四个人捣蒜状点头。

王子异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的教导主任,心里一紧,这都是什么人间地狱。

范丞丞和Justin把自己房门开了一条缝,暗中观察。

朱正廷的声音颇有穿透力:“你们新专的歌词背完了没啊!给我回来背歌词!”

身兼两个团果然还是很辛苦,范丞丞看了看外卖的袋子,在精神上参与了一下。

 

林彦俊不怕卷腹,可身边的小胖子已经一脸愁容,回到房间就扑倒床上装死:“肚子很痛,不想做卷腹。”

林彦俊凑过去把他翻了个面,手不老实地在他腰腹上揉捏:“手感不错。”

尤长靖怕痒,笑着让他走开。

林彦俊干脆俯身下去,亲吻尤长靖的额头与眼睛,随即与他接吻。他们刚从外面回来,皮肤还带着夏日微潮的暑气。

两个人都像缺水的鱼,彼此汲取水分,唇舌交缠之后,又挑逗起来。林彦俊咬着他的嘴唇,又轻轻地亲了一下,才离开他。

最近他们越来越爱接吻,只要眼神相接,就想用吻去安抚彼此的情绪,把心填得满满的。

尤长靖特别担心接下来的见面会。

要在人前克制并不容易,他们每天在一起练习,要躲过其他七人就已经很累了。更何况粉丝们都是显微镜女孩,全程抓拍,一个眼神就把他们出卖得什么都不剩。

尤长靖往枕头里缩了缩,被林彦俊箍住:“逃什么啊?”

小甜心不说话,看着他,脸红红的。

林彦俊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你害怕的时候,看着我就好了,不需要看其他地方。”

尤长靖歪头:“……你怎么这么厉害哦,什么都知道。”

林彦俊露出酒窝:“傻傻的,你什么都写在脸上。”

尤长靖推了推他:“走开啦,我要去隔壁吃夜宵,反正都要加训。”

人生总是处处有惊喜,等尤长靖和林彦俊推开隔壁宿舍的门,小鬼正躺在床上兀自沉沦:“好饱。”

陈立农正在剥最后一只小龙虾的壳,呆呆望着门口的两个人,嘴角红红沾了辣油。

外卖盒里只剩下汤汁,漂着几根落寞的葱。

尤长靖想退团。

最后还是林彦俊逼着农农和小鬼凑出一堆零食给尤长靖赔罪,其中包括农农视作心肝的维力炸酱面。

 

蔡徐坤今天也很困扰。

林彦俊轻松做完三组加训的卷腹,蹲在尤长靖身边给他数数,不时戳他一下。

范丞丞荒谬的猜测在蔡徐坤脑内反复出现。那两人的确亲密无间,但真的会走到恋爱这一步吗?

蔡徐坤是不信的。大家都是兄弟,好兄弟而已。

尤长靖做完卷腹,就看见蔡徐坤望着林彦俊的深情目光。最近蔡徐坤一直都这么看着林彦俊,眼里藏着故事。

不行,这男人是我的。

尤长靖脑中雷达作响,往林彦俊身边蹭了蹭。

见面会在即,蔡徐坤帮大家练习分身乏术,没有再去理会团员的恋爱危机。只是多生了一个心眼,叫大家一日三餐尽量都一起吃,增进一下感情。

尤长靖生出了别的心思,尤其是当他们吃饭的时候,蔡徐坤一定要挤到他和林彦俊中间。

这不可以!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队长有一点不太对劲?”见面会当天的中午,趁着林彦俊被蔡徐坤和朱正廷拖去排舞,尤长靖端着午饭坐到陈立农对面,白饭堆得像小山一样。

相似的场景似乎前两天才发生过,农农舀饭的手停在空中,非常迷茫。

团宠突然陷入忧郁,面对94年的老大哥也不敢撒谎,只说:“我没觉得啦,是不是最近快见面会了,压力太大啦?”

Justin坐在后面的餐桌,竖起耳朵,端着饭碗转了个身:“长靖!你觉得坤坤怎么不对劲了?”

“他最近一直来找林彦俊。”尤长靖如实相告。

吃醋了啊这是!范丞丞在心里为自己的明智判断加了五百分,一肚子坏水无处安放,便跑到他们这桌来,正色道:“我也感觉到了,我怀疑老大喜欢林彦俊。”

尤长靖表演了瞳孔地震。

端着饭盆找桌子听到这句话的王子异突然陷入了迷茫,想起了过去几个夜晚,蔡徐坤总在宿舍里与他分享烦恼:“你觉得林彦俊有可能喜欢尤长靖吗?”

怎么着?原来是三角恋吗?
这都是什么人间地狱。

无论再怎么猜测,再过几个小时就是见面会,尤长靖把一些奇奇怪怪的猜想强压下去,仍然专注练舞练歌。

蔡徐坤对每个人都很严格,但对他自己尤其严格,这点是让尤长靖由衷敬佩的。做爱豆,蔡徐坤自然是表现突出,但要说谁能和林彦俊谈恋爱,尤长靖觉得只有自己才是C位。

那可是林彦俊,又高冷又粘人,口是心非脾气还不好,不讲情话专讲冷笑话,这可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

看林彦俊他们三人回来,尤长靖拉着陈立农出去练声,化完妆整个人冷艳了一倍,傲娇地与素颜的男朋友擦肩而过。

作为专业爱豆,工作的时候还是要认真工作。

只要他们刻意想要避开谈恋爱的氛围,一切还是会按照他们所想顺利进行。直到主持人问范丞丞,如果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会怎么办?

这种题以前朱正廷都答过,最爱的人是珍珠糖,要和珍珠糖一辈子走下去。

范丞丞却唯恐天下不乱地cue了林彦俊,他扶着林彦俊的肩膀,学他在偶像练习生里的撩妹法则,盯着他说:“就一直看着他。”

台下的迷妹们发出了零星尖叫。

林彦俊转过椅子背对他,去确认尤长靖的眼神,收获了一枚皮笑肉不笑。林彦俊向台下速速摆手:“这种不ok,不ok。”

范丞丞笑起来,认真地补上了对丞星姐姐的表白。

在那之后林彦俊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尤长靖身上,没有错过他任何一个反应,包括撩妹、撩妹和无尽的撩妹。

林彦俊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不ok。

当晚,站姐拍到的图里,林彦俊大多只有左脸,并且酒窝渐渐消失。

蔡徐坤在见面会结束后和他们短暂提了一下表演过程中的问题,然后按理是要散会,各自回房。但今天,小蔡队长有一点纠结。

“彦俊稍微留一下,我跟你说句话。”蔡徐坤还是打算与当事人正面沟通。

范丞丞和Justin表现出了对八卦的热情,想留在现场旁听,被朱正廷拉走:“新专的舞蹈,我们再抠一下,现在,马上,去换衣服!”

小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子异与陈立农显然不太想趟这个浑水,说要去吃饭。

尤长靖的妆有点花了:“我在外面等你。”

休息室彻底清场,只留下蔡徐坤和林彦俊。

林彦俊似乎心知肚明:“你要问什么?”

他明明坐着,却给人一种压迫感,脸上还有汗珠,嘴角微微扬起来,不像是在笑。

蔡徐坤拉了椅子坐在他对面:“你在谈恋爱?”

林彦俊立马就回答:“是。”

蔡徐坤又问:“跟尤长靖?”

林彦俊换了姿势坐好,这次有了一些笑意:“是。”

蔡徐坤被两个“是”噎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林彦俊卸掉距离感,认真地跟蔡徐坤说:“你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蔡徐坤摇头:“我们好不容易出道的,你们应该珍惜这个机会。”

林彦俊起身,双手反撑在化妆台上:“我知道。尤长靖是当歌手的料,我希望他以后能当歌手,我不会拿他的梦想开玩笑。”

蔡徐坤深知他为人可靠,勇敢而不鲁莽,但这世界上许多东西没有定数,有些时候仅仅是运气不好,便掉进尘埃不复生了。机会难得,他们确实应该格外谨慎。

蔡徐坤本来可以再劝一劝林彦俊的,但所有的话都在看到林彦俊坚定的眼神后咽了下去,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劝说:“那你们……公开场合克制一点,团里还有未成年。”

林彦俊笑出声:“你在想什么啊?Crazy man!”

蔡徐坤拿双手捂住脸:“我什么都没说,总之就克制一点。”

林彦俊给了他一个象征着友情与誓言的小拳头,蔡徐坤笑笑,伸过去与他碰了拳。一打开门,团里的未成年正扒着门,眼神炽热。

尤长靖站在一边,脸红红地望天花板。

Justin举起双手:“林彦俊你太过分了!谈恋爱是要请吃饭的!”

范丞丞也举起双手:“请吃饭!请吃饭!”

陈立农快速翻手机,打开一个收藏许久的页面,举到尤长靖面前:“我上次看到一家超好吃的烤肉店,大家要不要去?”

朱正廷站在一边表示可行。

蔡徐坤拍了拍门板:“喂!6组卷腹!”

林彦俊拨开弟弟们,走过去牵尤长靖的手:“走,去跑步庆祝一下。”

尤长靖无情甩开:“要跑你自己去跑啦,不要带上我!”

林彦俊大笑,挂在他身上。Justin依旧跟在他们身后:“不请客吗?”

林彦俊停下脚步,回头指了指蔡徐坤:“问他啊。”

蔡徐坤被众人注视,败下阵来:“那少吃一点!”

走廊里一片欢呼。

 

尤长靖和林彦俊走在最后,手牵着手,看着弟弟们在前面热热闹闹。

尤长靖欲言又止:“万一有一天……”

林彦俊摇头:“不会有这么一天。”

尤长靖吓他:“会失去所有Evanism哦,失去全世界,很可怕的!”

林彦俊握住他的手紧了一些。

尤长靖你是不是傻瓜,有你在,我就有全世界了。

评论(78)
热度(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