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们都真诚地爱过。

【长得俊】钟情妄想(1)

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写什么,靠意念撑着。

坐等尤老师《傲红尘》上线!

--------------------------------------------------------

 

1

你有没有认真地爱过一个人?

尤长靖躲在被窝里,右手举着手机。视频切了几个空镜,然后定格在这句话。

不知是深夜情绪所致,还是视频的底噪细细碾磨着耳朵,黑屏白字的质问让尤长靖晃了晃神。

他从被子里稍微探出头,把头枕在枕头边的玩偶上。

尤长靖在看一个混剪视频,那里面有不少他喜欢的情歌。

他是天生歌者,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唱情歌。十几岁的半大孩子,明明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唱“你就不要想起我”,又或是“也许我根本喜欢被你浪费”。

别人都需要爱过痛过才会懂的情感,尤长靖无师自通。

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曾有同学在听完他唱歌之后,私底下问他,你失恋过几次。

方才还在台上唱苦涩情歌的人一秒中从情绪里切出来,挂上一个迷糊而又甜美的微笑,认真答了一句“我没谈过恋爱”,后来才知道人家只是在夸奖他。

他曾经为此得意,这样很好,我不需要爱上谁。

直到尤长靖进了香蕉娱乐,遇见了很多人,也遇见林彦俊。

尤长靖思绪又飘出去一些,耳朵里听着情歌混剪,心里全是林彦俊。他有一丝无奈,扔掉手机,把被子扯过头顶,在黑暗中意识清醒地眨眼睛。

喜欢上林彦俊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久到尤长靖记忆都模糊了。

他经历过一场单向暗恋,旷日持久,兵荒马乱,比任何情歌里唱得都要夸张。

 

2

林彦俊一度是尤长靖认为绝对不会喜欢的那种人,因为他极不好相处。

两人初遇的时候,林彦俊头发剪得很短,遮不住少年人的锋芒与棱角,又染了颇为个性的颜色,从头到脚散发着尖锐的光。

陆定昊说不清是怕他还是讨厌他,总在背后diss林彦俊,说明明都是台湾来的,北北和贝贝都这么温柔可爱,林彦俊到底是哪里来的黑山老妖啊?

林超泽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乱讲话。”

陆定昊撇撇嘴,转身向尤长靖求援:“长靖你说是伐啦?”

尤长靖软软一笑,说:“也还好啦……”

其实陆定昊说得没错,林彦俊的确不是好相处的人。

他们住在一个宿舍,刚搬到一起的第一周,林彦俊没有讲超过十句话。他似乎和邱治谐更熟一些,邱治谐每次来他们寝室,林彦俊都很给面子地开了金口。

尤长靖彼时还是个与“爱豆”二字沾不上边的外国小胖子,胆子很小,被林彦俊吓得够呛。

与他们同在一个寝室的高茂桐虎头虎脑的,和每个人都能说上很多话,他也喜欢粘着尤长靖,哥哥长哥哥短,这里捏捏那里揉揉,把尤长靖逗得开朗不少,马来西亚腔的中文满房间乱跑,夹杂着他甜甜的笑声。

尤长靖常常趁着谁都不在的时候,在房间里给家人打电话,那天正巧家中老人也在电话旁,便多聊了几句。尤长靖对老人是说闽南话的,软软糯糯,乖巧地说了自己的近况,让长辈不必担心。

挂下电话一回头,林彦俊坐在床上看书。

尤长靖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你——你回来啦?”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书上:“你为什么会讲闽南话。“

尤长靖从未与他对视过,被他看了一眼突然心慌,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把家底透了个底朝天。说完之后,林彦俊并无反应。尤长靖表示友好,问他:“你呢?你家在哪里?”

“台南。”林彦俊言简意赅。

正巧这时候邱治谐来串门,说从外面带了好吃的面包回来,要分几个给他们。

尤长靖眼睛亮了一下。

林彦俊的目光藏在书后面,不时瞥他一眼,看小胖子在邱治谐慈爱的目光下快乐地吃完一整个面包。

尤长靖从邱治谐的小纸袋里掏出一个泡芙,犹豫了一下,回头递给林彦俊:“你要吗?”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嘴角的奶油,露出了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容,虽然是一个很浅的嘲笑,但依旧很帅。

尤长靖脱口而出:“你笑起来好好看。”

林彦俊这回是真的笑了。

 

3

香蕉娱乐培养艺人很有一套,除了每天的刻苦训练和月末考核,偶尔也让练习生们凑在一块做直播,把他们扔到镜头前面,测试他们的综艺感与临场反应。

有人异常兴奋,也有人躲在人群中不讲话。

尤长靖两者都不是。

他外相不算优越,也不喜欢化妆,每天出现在训练室就是唇色偏白,鼻翼泛红,顶一头乱发,配万年格子衫。并且无论再怎么节食锻炼,体型永远偏胖。

尤长靖并不自信,他骨子里是一个安静而感性的人,只有熟人在身边时才如鱼得水,而每每独自面对镜头,就紧张到手足无措,连带普通话发音都不标准了。

香蕉最终选出了18个人成团,许多人走了,包括那些曾经在镜头前表现踊跃的人。

成团之后的第一次直播,也来得猝不及防。

高茂桐拿着手机进来,举手机的角度不同寻常,陆定昊反应最快,对高茂桐挥了挥手:“嗨,你在干嘛?”

尤长靖来不及准备,把脸埋进圆领的衣服里,坐在电子琴前面默默低下头摆弄琴键,熟悉的紧张感渐渐袭来。

这是生存游戏,尤长靖再清楚不过。即便是已经通过了残酷的选拔,他仍然不适应,知道有许多人正在通过镜头注视着自己,就让他有一些恐慌。

林彦俊曾经在宿舍里对他进行过教学:“你就假装他们不存在。”

尤长靖抱着香蕉抱枕:“怎么可能不存在啦,他们都在说话啊。”

林彦俊觉得他死脑筋,便拿了民间最流行的说法:“是男人就不要怕,把他们当成萝卜好啦。”

尤长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默默记在了脑子里。

高茂桐的手机举到他面前,尤长靖望着屏幕,心里默念:都是萝卜,你们都是萝卜。

下一秒,一个“萝卜”留言说:这个小哥哥是谁?

尤长靖想哭,才不是萝卜,萝卜才不会讲话。他理了理头发,眼神飘忽,轻声和大家打了招呼:“你们好,我叫尤长靖。”

高茂桐撺掇他:“多说几句啊。”

尤长靖突然失语,只会笑。

林彦俊凑过来看了一眼:“哇,好垮。”

尤长靖拍了他一下:“才没有啦!那你跟大家打招呼啊!”

林彦俊对着镜头摆弄了一下发型:“大家好,这个人叫尤长靖,记住他吼,就很垮。”

说完便快速离开镜头,在观众看不到的地方笑出了小小的酒窝,尤长靖也离开了高茂桐的镜头,瞪林彦俊一眼:“你才是萝卜。”

高茂桐把镜头开了前置,对着自己,理了理头发说:“真的很垮,我们去找别的哥哥。”

 

4

除了镜头,减肥也一直是尤长靖的天敌。

他胃不太好,但又嘴馋,吃减肥餐以外也靠哥哥弟弟们的救济度日,他们总是私底下塞一些小零食给他。

林超泽作为队长肩负起监督队员的任务,见一个抓一个,那天尤长靖在宿舍泡了泡面,一口都还没吃,林超泽如有神助,仿佛是掐着秒表推门进来:“尤!长!靖!”

尤长靖把碗一扔,站起来举起双手投降:“我没吃!”

陆定昊正好路过,走过他门口又倒回来:“你不吃是吧?你不吃那我吃了。”

林彦俊从浴室里出来,发梢还滴了水,看着三个人僵持不下。

林超泽指着泡面碗:“你也不看着他?”

林彦俊被气笑:“哈……笑话,我洗澡行不行?”

陆定昊没管这么多,径直走进去没收了那碗已经有点微微涨开的泡面。

关了门,尤长靖倒在床上,生无可恋:“我很饿。”

林彦俊没理他。

他在被窝里安静了一会儿,开始哼歌,又是小时候唱的那些苦涩情歌,不成调地哼,词不达意。林彦俊被他唱烦了:“别唱了。”

尤长靖盯着天花板,重复了一遍:“我很饿。”

林彦俊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走廊里渐渐安静了。

林彦俊把书夹了书签,往床头一扔:“走。”

尤长靖微微撑坐起来:“是要干嘛?”

林彦俊以前给尤长靖讲过几个经典的鬼故事,他们离开宿舍的时候,走廊里已经一片寂静了,尤长靖想起了一堆妖魔鬼怪的东西,脚步不自觉地加快,跟在林彦俊身后,拽住了他的衣服。

林彦俊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他们走进厨房的时候,尤长靖下意识想去开灯,被林彦俊阻止了:“Crazy!你能不能有点常识?想被发现吗?”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做坏事的时候比平时可爱很多,明明很窘迫,还要硬撑着。

林彦俊和他走到冰箱前面,蹲下来,小心地打开冰箱门,开到手可以伸进去拿东西,但冰箱的灯没有亮起的程度。

尤长靖凭借着手感摸到了一杯酸奶,刚要往外拿就听见了脚步声。

他迅速地把手拿出来,按在胸口。

李若天和邱治谐来找水喝,一进厨房就看到林彦俊和尤长靖蹲在冰箱前面,被吓了一跳。

李若天甚至往后退了一步:“我靠,吓我一跳,大晚上的你俩在那儿干嘛呢?”

尤长靖一动不敢动,林彦俊顿了两秒,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来看冰箱门有没有关好。”

邱治谐保持微笑:“然后呢?发现什么了?”

酷盖林彦俊连拍冰箱门的动作都很帅:“就关死死,没问题。”他顺便把尤长靖从地上拎起来:“走了,回去睡觉。”

回去的时候林彦俊依旧走前面,尤长靖望着桀骜不驯的后脑勺,忍了很多次,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林彦俊声音没回头:“你再笑一次给我试试。”

尤长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走廊里安静了一会儿。

几秒之后,尤长靖小声问他:“你为什么要帮我?被发现很糗欸。”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你不吃东西唱歌真的很难听。”

立志要做歌手的人听到这种话并不会开心,尤长靖愣了一下,轻轻地“哦”了一声。

林彦俊接着说:“其实也没有很难听。”

尤长靖眨眨眼,就如那年被同学问“你失恋过几次”那样,他终于明白,这或许是一句隐藏在文本背后的夸奖,并非是字面意思。

尤长靖心情又雀跃起来了。

林彦俊的确是极不好相处的人,脾气很差,但林彦俊是温柔的。

这一点尤长靖可以为他正名。

 

5

从冰箱里偷拿东西的计划失败之后,林彦俊放下了这些小巧思,转而教育尤长靖,吃东西不能藏着掖着,要摊开来吃。

林彦俊开始尝试点外卖,然后被接连罚跑了三天。

尤长靖看着都觉得累,他也想学林彦俊点外卖,但又经受不起马拉松般的罚跑。

一番商量之后,林彦俊和尤长靖达成了一项秘密交易。

林彦俊负责深夜点外卖,尤长靖负责给林彦俊免费跑腿,比如每天早上跑到几公里以外的地方给他买一顿早饭。

这项交易一直从初春持续到了暮春。每个春天的早晨,尤长靖都是第一个出门的,躲着队里的所有人,跑去无人的街上骑着自行车,风是甜的。

这天出门的时候,尤长靖突然意识到夏天快要来了,空气中的湿度很大。

尤长靖要去的那家包子店的生意向来很好,林彦俊一直吃这家的肉包。等他骑到的时候,队伍早已排得很长了,尤长靖在一群苦命的上班族和学生党中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包子蒸了一屉又一屉,好不容易排到尤长靖,却被告知肉包售罄了。

尤长靖愣在那里。

身后有人催促:“老板你快点好吧,上班要迟到了。”

尤长靖让了位,拎着零钱包站在蒸笼旁边,犹豫着摸出手机给林彦俊打了电话。

电话没有这么快接通,呼叫的声音让尤长靖心跳加快。

几秒后,电话通了,那头隔了一两秒说,喂。

声音有些哑,迷迷糊糊,尤长靖觉得耳边有电流窜过。

“林彦俊,肉包没了啦,其他要吃吗?”尤长靖攥紧零钱包,小心开口。

对面又静了一会儿,很久才说,奶黄包。

林彦俊的声音很轻,似乎是为了不吵醒同宿舍的高茂桐。他说完就挂了。

尤长靖看了一眼回到主界面的手机,跟老板说:“要3个奶黄包。”

老板接过尤长靖递过去的钱,一边给他算找零一边问:“小伙子什么事那么开心?”

尤长靖回神,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笑。

“包子很好吃,就很开心。”尤长靖跟老板这么说,额外获赠了一枚茶叶蛋。

他把这意外的馈赠也算到林彦俊头上,想要回去跟他炫耀。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好事发生,每一件他都想跟林彦俊讲。

可能是这项秘密的交易,让他和林彦俊之间有了旁人没有的默契。

尤长靖朋友不少,但像和林彦俊这样因为“狼狈为奸”而做朋友的并不多。尤长靖觉得有点酷,有一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拎着三个奶黄包走到一半的时候,尤长靖觉得有水滴砸到自己头上。

过了两秒他知道这不是错觉。

初夏的雨来得总是毫无征兆,虽然快到公司了,但尤长靖仍然不敢在大雨里贸然奔跑,不然回去没法跟大家解释浑身湿透的糟糕状况。

尤长靖站在小商铺的屋檐下,打算等雨停了再走。

公司就在街对角,不过十来步的距离。

尤长靖寻思要不要先吃一个奶黄包替林彦俊试试味道,却意外看见了林彦俊从香蕉的楼里走出来,穿着拖鞋撑着伞,头发乱糟糟,上身穿着睡衣,下身是他喜欢的那条红裤子。

他似乎还没有彻底醒过来,不然不会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招摇过市。

尤长靖想看看他要做什么。

林彦俊在街上来回张望,然后一眼就看见了躲在商铺屋檐下的尤长靖。

清晨的雨来势汹汹,路边两排高大的梧桐树上渐渐沾了雨,林彦俊撑着伞过了马路,向尤长靖走去,整张脸埋在伞下,看不清表情。

直到林彦俊走近了,微微抬起伞,尤长靖一眼撞进了林彦俊深邃的目光。

他能闻到他身上洗衣粉的味道。

爱情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下一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2)

评论(84)
热度(1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