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长得俊】钟情妄想(2)

正主太刚,我要告辞了。

专注谈恋爱的小心思一百年,有点长,有点啰嗦。

第一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1)

-----------------------------------------------------------

6

尤长靖发自内心地觉得,林彦俊喜欢他。

从那个下雨的早晨开始,尤长靖就有一种并不真实的感觉。那人出现得太及时,像披荆斩棘的白马王子。

于是从那天起,无论林彦俊说什么做什么,尤长靖都觉得,他是不是喜欢我。

比如被问到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林彦俊说是尤长靖的时候;

比如他们去参加音乐节,尤长靖在江边唱歌,林彦俊在镜头之外的地方为他鼓掌的时候;

再比如林彦俊在直播里玩滑板,结果摔得四脚朝天,回头看了一眼尤长靖的时候。

但就和唱苦涩情歌一样,尤长靖是一个天生的表演者,能够把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展现出来,也能好好隐藏自己想要表达的情绪。

陆定昊是敏锐的,月末考核林彦俊在热身的时候,陆定昊觉得奇怪,凑到尤长靖身边说:“林彦俊这么好看吗?”

尤长靖头皮一炸,条件反射地回头:“啊?”

他的动静有点大,正在准备声乐考核的姜京佐和高茂桐也看过来。

尤长靖装傻:“什么好看?“

陆定昊斜睨了他一眼:“不好看你一直看他?尤长靖你这样不行的呀!你要比林彦俊更帅晓得伐,不能输的我跟你讲!不能输的!”

尤长靖捂嘴偷笑:“好啦,你安静一点啦。”

尤长靖已经病了,他体内住着两个自己,一个坚信林彦俊会喜欢自己,另一个却极度清醒地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

奶黄包与下雨天只是生命中不可多得的南柯一梦。

7

秋日临近尾声的时候,公司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异,艺人总监看起来心情不错,表情却是不可说的凝重,总是突袭造访训练室,然后什么都不说,看他们训练一会儿又走。

尤长靖看着屋外落叶,随意地敲着电子琴键盘,心不在焉地唱歌,往往一首只唱两句,又换了下一首。本来想跟他合唱的贝汯璘发现自己无从加入,独自呆立了一会儿,就去找邱治谐说话了。

李若天猜测将有大事发生,可能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事,比如重新淘汰一轮,再进来几个新人。

陆定昊拿着芝麻糊的手有点抖:“你不要吓人哦李若天。“

李若天抬头,摇了摇食指:“陆定昊你别不信,我跟你说,这事儿可说不准。做艺人,就是这么残酷。”

陆定昊翻了个白眼,想把芝麻糊扣在他头上,让他感受一下艺人生涯的残酷现实。

林彦俊戴着耳机练舞,动作幅度不太大,没注意这边的对话。

林超泽坐在他们中间,一副没认真听他们讲话的样子。姜京佐走过来喝了口水,他本来就话少,在这种场合也只是出现一下,不发表意见,仅仅表示自己在线。

林超泽撑着站起来,拍拍手:“练舞练舞,不要去想那么多,公司会有公司的安排。我们要做的就是练习!”

陆定昊乖乖放好芝麻糊:“对,为了不被淘汰,我们要加油的。”

林超泽气绝,叉腰微笑:“陆定昊同学,不要再给我讲这件事了,忘记这些ok?专注,你要更专注!”

尤长靖从琴凳上站起来,走过去准备练舞蹈走位。

处在爱情中的人似乎比普通人精力更旺盛,尤长靖这天没有再叫饿叫累,老老实实地练到了最后。回宿舍的时候才知饿,尤长靖摸了摸肚子:“晚饭好像吃少了。”

林彦俊翻书的手一顿,感叹了一句:“哇我还当你开关坏掉了,今天都没讲饿。”

尤长靖膝盖中了一枪,心很累。

林彦俊看书没看他:“你该不会也觉得要再来一轮所以突然认真减肥吧?”

尤长靖迷茫了一秒,才意识到他在说李若天的那个不靠谱猜测,便反问:“你觉得会吗?”

林彦俊摇头:“你还真的会信……怎么可能。而且真的要淘汰,你现在减肥来得及吗?”

尤长靖膝盖再中一枪,抄起一个香蕉抱枕扔过去:“Shut up!”

林彦俊单手接住,顺势卡在怀里,笑容躲在书后面。

尤长靖想,如果以后唱不了歌,他可以去做一个演员,教全天下正在暗恋中的人,如何与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时还能谈笑风生,心里一片坦荡荡。

尤长靖叹了一口气,拿了耳机开始听歌。

有很多东西需要时间去证明。

时间已经证明了他喜欢林彦俊,现在轮到证明林彦俊会不会喜欢他的时候了。

尤长靖就顶着对前途与爱情的双重期许度过了这个秋天。

冬天来临的时候,好消息也随之传来。他们要去上一档选秀网络综艺节目,这也是Trainee18继线下活动之后的第一次线上曝光。

大牌视频网站外加翻版韩国选秀,前阵子还认定艺人生涯残酷性的李若天是第一个疯的。从此走路都变成跑跑跳跳,开心地恨不得360度翻跟头。

陆定昊对其进行了冷静而客观的评价:“要多娘有多娘。”

出征在即,队里很多人都兴奋,连忙内高茂桐都开始在意自己在团里的担当。

尤长靖帮他想了几个,高茂桐说,我能唱歌吗?

林彦俊指着尤长靖:“你看着他再说一遍。“

尤长靖觉得他过于直白,拍掉他的手。

陆定昊一语惊醒梦中人:“身高担当吧,你是我们里面最高的,很适合你。”

高茂桐想了想:“对哦。”

陆定昊摸了摸他的脑袋,目光慈爱。

连这种担当也能接受,又疯了一个。

8

尤长靖裹着黑色大衣,整个人缩在练习室一角。

灵超推门进来,看到他在,欢快地转着圈圈跑过来:“长靖长靖,你吃饭吗?”

灵超身后还跟着木子洋,高高瘦瘦一个人,站在门口喊:“小弟快点来,晚了没饭了。”

尤长靖在酝酿《我怀念的》这首歌的情绪,看到灵超跑进来,情绪被搅了一半,扶着墙站起来说:“好啊,要去。”

李权哲和韩沐伯跟各自的队友去吃饭了,陈立农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尤长靖并没有饭友。

出了门尤长靖才发现卜凡和岳岳也站在门口,突然觉得不太意思加入坤音的队伍,便说:“我有点东西忘在宿舍,我去拿,你们先去。”

灵超拉着他的胳膊,明显有些失落,被木子洋拍了拍肩膀,便放开了,爽快挥挥手:“那一会儿见!”

尤长靖又折返练习室,将门虚掩。

来了大厂之后,分组被打乱,Trainee18也被拆散。尤长靖和林彦俊一起住了整整一年,这次却被分到和林超泽、陆定昊一个宿舍,他不太习惯。

晚上再也没有人总是惹他闹他折腾他,陆定昊吵成那样,尤长靖依旧觉得宿舍冷清。

刚进节目组的第一周,尤长靖每次跟林彦俊聊着聊着就去了他的宿舍,推门进去看见不认识的人,惊觉自己走错了地方。

陈立农和许凯皓算是林彦俊的老乡,他们几个人凑齐的时候,整个宿舍都充斥着闽南话,尤长靖有时候坐在那里,不说话,只是听他们聊天。

或许是他一直不说话的缘故,某天许凯皓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说:“不太好吧,我们这样讲人家都听不懂。”

尤长靖心情复杂得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解释的时候,林彦俊依旧用闽南语说:“尤长靖会讲,我们以前在公司一直就是讲闽南话。”

尤长靖听见这句话特别开心,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

这其实也就是特别简单的一句话,但在林彦俊这里,尤长靖是“我们”,而不是“人家”。

林超泽连续一礼拜在睡前跑到林彦俊的宿舍把尤长靖拎回去,佯装生气地跟他讲:“每次回宿舍你都不在,什么意思嘛。”

陆定昊在一边帮腔:“尤长靖就是这样子呀,不要我们了呀。”

尤长靖可怜兮兮的:“没有啦,我就是去玩。”

他知道天天去找林彦俊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他的腿自己会跑,不受大脑控制地乱跑,跑着跑着就跑到了一个不属于他的地方。

那里面住着一个本该属于他的室友。

可林超泽说得对啊,这样不太好。

尤长靖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去林彦俊宿舍串门了,录制主题曲舞台和小组对决让他有点超负荷,第一轮淘汰已经结束,尤长靖还没能完全适应节目的节奏。

《我怀念的》这首歌终于让他找回了一点做vocal的实感,灵超私底下找他:“你为什么没选《小半》呢,你选了我们就在一组了。”

尤长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

尤长靖下意识地在怀念着一些事,怀念鬼故事与冷笑话,怀念几公里外的包子铺,怀念很多和林彦俊在一起的时光,便下意识地选择了这首歌。

后来他一想,或许《小半》才更适合他。

左顾右盼不自然地暗自喜欢,这说的不是尤长靖又是谁呢。

 

9

有人敲了练习室的门,尤长靖吓了一跳,抄起歌词,假装在默词。

来人是林彦俊,素颜,穿卫衣戴帽子,朴素得和在公司的时候判若两人。林彦俊见到地上那一团“黑色物体”,失笑:“门没关好……你在那边干嘛?”

尤长靖有点想哭,他有一阵子没有见到林彦俊了,这会儿看到他的脸,觉得不太真实。

没干嘛。尤长靖假装困倦揉了揉眼睛。

“对了,”林彦俊看到他才想起来:“帮我个忙。”

尤长靖快速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门口:“你要干嘛吗?”

自深夜外卖与清晨的包子之后,尤长靖终于又有了和林彦俊的秘密任务。林彦俊在位置测评里选择了《爱你》,不太符合林彦俊一贯给人的印象。陆定昊每天回宿舍都要细数当日让他快乐的事,前三件分别是:林彦俊唱得好烂、林彦俊跑调和林彦俊高音上不去。

林彦俊能求助的人只有尤长靖,这是他们队里的主唱,也是林彦俊心中最佳的声乐老师。

尤长靖几乎是把《我怀念的》抛在脑后,立马开始学《爱你》。这首歌很难唱,用到技巧的部分太多,尤长靖听过原唱,自己也尝试过,最后谨慎地选择了放弃。

并不懂这些的rapper林彦俊表示,这么难吗?

尤长靖几乎走到哪里都唱《爱你》,在《我怀念的》的练习室也唱,把陈立农唱懵了。

陈立农每天在宿舍就要听林彦俊唱这首歌,进了练习室听见尤长靖也在唱这首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歌词单,上面清楚地写着:我怀念的。

“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的歌声合着韩沐伯的前奏大提琴声,两首情绪截然相反的歌混在一块儿有一种毁天灭地的违和感。

林彦俊的舞台表现力很强,却并不代表他能像尤长靖这样把每首歌的情绪都参透。

尤长靖告诉他,要很甜美,假设你有一个爱的人,要唱给爱的人听。

林彦俊注视着他,没说话,尤长靖任由自己心跳加速了一会儿,咽了一口口水:“你……明白吗?”

林彦俊自己琢磨了很久,稍微卸下了作为rapper的距离感,眉头还是锁得很紧。尤长靖给他做示范,不断地唱副歌,一下午看着林彦俊说了千百遍“爱你”。

林彦俊中途问了他一句:“你有吗?很爱的人。”

尤长靖的心提到嗓子眼,呆呆愣愣回答道:“没有。”

说完就感觉背上密密麻麻全是汗,整个人被压到透不过气来。

尤长靖突然庆幸这个世界不会真的存在匹诺曹,不然他的鼻子一定会长长。

10

位置测评表演之前,林彦俊在尤长靖这里的课程结业了。

为了表示对老师的感谢,林彦俊带尤长靖去了一次全时,让他随便挑,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尤长靖去冰柜看了看,又跑到柜台,要了一个奶黄包。

林彦俊看着他:“只要这一个?”

尤长靖点点头,他看着林彦俊付钱,然后心满意足地拿到了暖暖的包子。

林彦俊自己没买东西吃,手里拎着半瓶农夫山泉矿泉水当话筒。

尤长靖自己晚上要唱苦情歌,要用生命去吼“求我原谅抱得我都痛”。可距离开场不到一个小时,他还沉浸在与林彦俊独处的快乐之中。

他真的好喜欢他。

他能想起的过往每个瞬间都好喜欢。

林彦俊此刻坐在台阶上,身上披着浅金色的夕阳,鸭舌帽在眼睛下方投下阴影。

尤长靖和他并排坐着,吃完了手里的奶黄包,整个人都是甜甜的,跑进全时又要了一个奶黄包,递给林彦俊,对方挑眉:“干嘛还我一个?”

尤长靖坚持认为吃了甜甜的东西会变很甜美,看着林彦俊吃下去,然后催他唱歌。林彦俊又一次轻轻地唱着舞台表演的歌:“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声音有点飘,但侧脸是好看的。

尤长靖呆呆地望着他,笑了。

对啊,这个瞬间也喜欢。

11

林彦俊在小组中得到了不错的成绩,在一片后续录制中,尤长靖没机会向他说一声恭喜。

还是陆定昊回来叨叨了一嘴:“长靖你知道吗,今天你唱《我怀念的》的时候,林彦俊听哭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哭,可惜我没有手机,不然就给他录下来!”

尤长靖拿了小组第一,本来应该感到开心,却在听到这件事之后,有了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他睡不着觉,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打开了好几个app胡乱翻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喜欢的MV混剪视频点进去,那些情歌在今天晚上听起来格外造作。

你有没有认真地爱过一个人?

尤长靖把视频颠来倒去看了很多遍,仍然只有这一帧令他印象深刻。

手机泛着微弱白光,在黑暗的宿舍里十分不和谐。尤长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哎,还不睡?”林超泽拍了一下尤长靖的床板,他刚从练习室回来,看见尤长靖的被窝里有若隐若现的光。

陆定昊在另一个床戴着眼罩睡得安详。

尤长靖锁了手机,微微坐起来,扒着上铺的围栏:“林超泽,你有没有认真地爱过一个人?”

林超泽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他们香蕉娱乐的人都很感性,表面看似挂着“保命要紧”的招牌浑噩度日,其实每个人都努力而细腻,闲下来就聊聊心事,给彼此当情感向导。

林超泽只当他又有了深夜才有的小情绪,便拍拍胸口顺了顺气:“我爱你们每个人啊,认真的。”

尤长靖甜甜一笑,又躺回去了,他说:“我也爱你们。可是,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很爱的人,你要不要告诉他?”

林超泽揉了揉头发:“看情况咯,有多爱啊。”

尤长靖在黑暗中语气坚定:“他是唯一。“

林超泽被他绕进去了,居然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说:“唯一啊……这么说吧,如果哪天你觉得,哪怕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听你唱歌,你也觉得满足了,那就告诉她吧。”

尤长靖眼眶有点热,得到了答案之后,他有些如释重负,同时也清楚地知道,“我爱你”三个字并不是轻易就能说出口的。

爱是一件很沉重的事,他不想林彦俊去背负这些。

他在想,哪怕林彦俊以后不再与他同住一室也好,哪怕他们今后要面临分道扬镳各自出道也好,哪怕林彦俊永远都不会喜欢他也好,林彦俊仍然是尤长靖在这个世界上认定的最最温柔的男孩子,每一次他低落不安,只要林彦俊在他身边,他就好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尤长靖要他永远快乐,要他学会去爱,要他仍然是那个灵魂比风还自由的少年。

是的,哪怕林彦俊永远都不会喜欢他也好。

 

下一章:【长得俊】钟情妄想(3)

评论(60)
热度(1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