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们都真诚地爱过。

【长得俊】钟情妄想(4)

对不起这章还没完结,我保证下一章就完结,并让他们谈恋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暗恋真是太特码的痛苦了。

第一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1)

第二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2)

第三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3)

---------------------------------------------------------------

16

Nine Percent最终出道名单公布的当天晚上,九个人没能参加大厂男孩们的散伙饭,被叫到一间会议室安排接下来的行程。

他们都换了自己的衣服,有的卸妆,有的没有卸,风格参差不齐地坐在一个房间里。

工作人员还没有来,九个男生都还没从出道的巨大惊喜中反应过来,他们坐在那里面面相觑。

Justin掩饰不住地兴奋,凑过去小声问朱正廷,我们真的出道了吗?

范丞丞笑,废话。

爱豆的时间比常人节奏更快,爱豆世纪接手了Nine Percent团队,发了LA的行程给每个人,让他们自己决定要怎么分配房间。

尤长靖看了一眼林彦俊,对方也看着他,尤长靖看见林彦俊的小酒窝,脸上一热。

九个人来自不同公司,朱正廷代表人数最多的乐华提议,一个公司的就在一个房间就好。

陈立农摊手:“可是除了你们三个,还有彦俊和长靖,我们都不在一块的。”

小鬼拍了一下桌子,爽快地说:“也别整那些了,猜丁壳,我们就猜丁壳。”

台湾人不太懂什么是猜丁壳,马来西亚人也不明白。

蔡徐坤帮忙做了翻译:“就是剪刀石头布。”

并没有人出来说话,都看着刚做队长的蔡徐坤。

蔡徐坤思索了几秒,拍板了:“那就剪刀石头布吧,。”

林彦俊是个从以前开始玩剪刀石头布就只会出剪刀的人,尤长靖赌这一次他还是会出剪刀。

“剪刀石头布——”

林彦俊稳稳地出了剪刀。

尤长靖看着自己手中相同的姿势想,这算不算走上人生巅峰了。

林彦俊走过来拍了他一下:“干嘛笑成这样,跟我一起睡很开心是不是。”

尤长靖翻了个小白眼:“哈……某些人真的有在自恋的。”

他嘴上傲娇,心里却像灌了橘子味碳酸汽水,酸酸甜甜,开心到冒泡。

 

去LA的那几天,尤长靖像在做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明明是“花路之旅”,硬生生被他们拍成了“蜜月之旅”。

在去LA的飞机上,林彦俊跟尤长靖聊NBA球星,这是尤长靖不太熟悉的领域,被林彦俊嘲笑得体无完肤。

拍摄进行到一半,Justin恰好路过,原本打算出镜参与一下,可在尤长靖身边站了一会儿,Justin突然语出惊人:“哇你们两位是来结婚的吗?”

走在他身后的朱正廷瞬间笑出了声,推了推Justin的肩膀,对林彦俊和尤长靖说:“打扰了打扰了,你们继续。”

尤长靖瞪眼笑:“什么鬼啦。”

坐在尤长靖后座的蔡徐坤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完了整段对话,心想,尤长靖你的“什么鬼”敢不敢说得更甜一些,笑声都快漏出来了好吗?

蔡徐坤扶了一下眼罩,重新调整了坐姿,无奈地摇摇头。

 

17

不知道算不算水逆,陈立农从成团以来,几乎所有活动都和林彦俊与尤长靖在一起。

这次出行,陈立农明显感觉林彦俊比出厂之前活泼了很多。

一开始陈立农猜想,他只是因为能顺利出道而心情愉悦。后来才发现,只要有尤长靖在的场合,林彦俊就能彻底忘掉自己的冷酷人设,无限放飞自我,在山坡上转圈,在天台上假装拍特工片,并没有在克制讲话的音量。

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尤长靖更是眼中只剩下林彦俊,在陈立农自告奋勇充当摄影师的时候,模特尤长靖完全没有与摄影师产生沟通,反而和镜头外的林彦俊聊得火热。

陈立农是个认真的小孩,劝阻了几次之后发现无效。

他蹲在地上,一张一张翻自己的作品。

糊的,糊的,笑崩了,糊的……

18岁的单纯少年陈立农看了看LA湛蓝的天空,放弃了做摄影师的梦想。

别闹了,自拍才是一门艺术。

 

陈立农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两人在谈恋爱,某天训练结束他们三三两两在一块儿吃饭,乐华的三个成员看他落了单就叫他一起吃。

期间范丞丞问他觉得和林彦俊与尤长靖一起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Justin摸了摸下巴,眼睛里闪烁着贼贼的光芒:“是不是觉得很闪?狗粮管够的那种!”

陈立农想了想:“就他们一直在一起啊,也不管我。感觉我很多余欸。”

朱正廷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纯情男孩陈立农的脑袋:“可怜的孩子,为什么要去做电灯泡呢?”

此话一出,令人恍然。

陈立农想,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非得带上他呢?00后单身boy没有人权吗?

歌里唱得好啊,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好在玩只是LA的行程之一,对于NinePercent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训练。

陈立农那天总算有了自己的时间,独自前往Studio,录完了工作用的几首歌,制作人额外附赠了一首歌给他作为礼物,希望他能一直喜欢唱歌。陈立农挺开心,他最初的艺能定位就是vocal,制作人给他录了歌,指导了他几句,顺便问经纪人第二天的安排。

经纪人说,明天是林彦俊和尤长靖。

陈立农脱口而出:“Crazy!”

离开工作室的时候,陈立农心中生出几分悲壮,觉得这间studio也快沦陷了。

 

18

林彦俊和尤长靖是最后两位踏入录音工作室的成员。

他们都有不错的实力,完成分内工作绰绰有余。制作人提出要送他们一首歌的时候,尤长靖问林彦俊:“你想唱什么?”

林彦俊翻了翻手机,放了一首英文歌。尤长靖熟悉这首歌,他的女神Beyoncé唱过。

《Perfect》是一首好歌。

“当我们最初爱上彼此的时候,都还是孩子,不懂得爱的样子,但这一次我不会让爱再流逝。”

尤长靖戴上耳机,站在林彦俊几分钟前站的位置,轻轻柔柔地唱起英文歌。他英文没有林彦俊好,曲曲绕绕的英文单词,在尤长靖口中没有那么绵长,一个个蹦出来,像秋日果实一样脆甜青涩。

虽然经常被其他成员开玩笑,说他和林彦俊是来度蜜月的,但尤长靖心里清楚,林彦俊仍然是林彦俊,并不是尤长靖的男朋友林彦俊。

他们并没有在谈恋爱。

决赛那天晚上,林彦俊说了“我也是“,在那之后却再无任何表示。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耳鬓厮磨。

他并没有过分亲近尤长靖,而是维持了一如既往的态度,互开玩笑,并无逾矩。

但偶尔又做一些令尤长靖心动不已的事,比如林彦俊作为恐高症患者,愿意陪尤长靖一起坐跳楼机和过山车,再比如,林彦俊在千万首歌中选了《Perfect》,要和尤长靖合唱。

这样的错觉太多了,以至于尤长靖反复思考,仍然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他猜到了一个最坏的结果,或许林彦俊在决赛所说的那句“我也是”并非爱的告白,只是在那个场合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不过是情绪所致,怎么就能让他记这么久呢?

尤长靖唱完了《Perfect》,把耳机拿在手里,心情说不上是酸还是甜。

一直到LA的旅程画上句号,尤长靖心中仍怀着遗憾。回国的飞机上,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睡着的侧颜,很想揪着他的耳朵问一问,林彦俊,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但尤长靖不能这么做。

说一次“喜欢”是勇气,说两次“喜欢”是执念,说三次“喜欢”便是痴缠。

他应该点到为止了。尤长靖又回到了默默喜欢林彦俊的阶段,就像过往的每一天那样。

他也遮上了眼罩,在颠簸中睡去。

但愿长醉不复醒。

 

17

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尤长靖知道自己真的火了。

真情实感的爱豆养成所带来的追星狂潮让尤长靖始料未及,他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这是一种令人愉快而诡异的感受。

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恶意,尤长靖从未听说过的恶意。

开始有许多人私信尤长靖,让他离林彦俊远一些,说他是团内的吊车尾,不要以为摆出一副讨好模样,就能让自己的人气迅速蹿升。

尤长靖有些接受不了。

没有了镜头的隔离,尤长靖真实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爱着他们,也有很多人希望他们原地消失。尤长靖从小的家训就是要与人为善,如今见到了许多不可控的魑魅魍魉,心里有些难受。

林彦俊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偶尔也跟尤长靖开开玩笑。

连着几场见面会下来,都是林彦俊单方面在cue尤长靖。

他变得很粘人,从开场到结束,都要尤长靖和他一起暴露在聚光灯下。

就连录制快本那种国民节目,林彦俊都要在自己的环节给尤长靖加戏:“我想跟尤长靖一起唱一首歌,是大家很想听我们唱的一首歌。”

尤长靖原本坐着,对上林彦俊的眼神,心跳得很快,话筒搁在膝盖上,有些沉。

林彦俊几乎是在乱来。

他的字典里没有“退缩”两个字,尤长靖知道他必然也听见了风言风语,不然不会像现在这样,强势地告诉每个人,我在触碰你们的底线,因为你们不合理。

快本录制结束后,九人一起走到电视台外面和等了一天的粉丝见了面。

 

初夏的路灯下零星飞蛾。

尤长靖在人群中看见了自己的粉丝,努力地举着灯牌,站在不算中心的位置。他趴在栏杆上,笑得甜甜的和粉丝招手,引来小范围的尖叫。

隔着一个王子异,林彦俊还在跟Evanism打招呼,T恤粘在后背上,笑得也挺开心。

林彦俊的笑容是必杀,他在镜头前不怎么笑,凶凶地皱着眉,任哪个小姑娘都会捂着心口感叹一句“好帅啊”。

尤长靖还是喜欢林彦俊笑着的时候,像个孩子无忧无虑,这才是他真实的样子。

他拨了一下额前的湿发,扫视全场的时候,在粉丝圈的外围,看见了一个模糊的灯牌,写着他与林彦俊的cp名。

尤长靖的笑容滞了一秒。

 

百分九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是已是凌晨,尤长靖摘了口罩,觉得口罩边缘处全是汗。林彦俊还没卸妆,眼角的地方有点晕黑。

林彦俊径直走进浴室洗了澡,心情颇好地哼着歌,还是在节目里唱的《等待整个冬天》。

这首歌一共也就六句话,林彦俊像开启了单曲循环模式,唱得颇为享受。

尤长靖回复了家人几小时前发来的消息,虽然此刻他们已经睡了,但尤长靖希望第二天爸爸妈妈起床可以看到他的消息。

尤长靖的妹妹是夜猫子,几乎是马上就单戳了他:“录节目好玩吗?”

尤长靖想了想:“好玩啊,你哥哥全场最帅。”

尤家妹妹发了一连串抠鼻的表情,甩手就是尤长靖年轻时的黑照,连发了三四张。

尤长靖也不甘示弱,发了妹妹的丑照怼回去。

林彦俊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battle了好几轮,就听见尤长靖对着手机说:“你死定了我跟你讲,有本事就不要撤回啊。”配以一个危险的微笑,目露凶光。

林彦俊知道他又在跟妹妹打电话。

他和妹妹关系很好,互黑到了一个境界。

隔着电话,林彦俊听见尤家妹妹的吐槽:“同样是一个团的,你和彦俊哥哥也差太多了吧!”

尤长靖倒在床上,气到变形:“所以你现在叫别人哥哥了哦,信不信我一巴掌给你巴下来!”

林彦俊对着镜子擦头发,无声微笑。

 

Nine Percent的群里,范丞丞艾特了林彦俊和尤长靖,说:尤长靖在干嘛?你俩大晚上不睡觉这么嗨?

蔡徐坤艾特了所有人:大家早点休息。

Justin紧跟队长:早点休息。

小鬼再跟:不许哭。

并配了一张Justin娇俏如花的表情包。

王子异发了三个问号。

林彦俊回复了一个“哦”,然后拿着手机走到尤长靖床边,单膝跪在他床上,给他看聊天记录。

尤长靖头上突然蒙了阴影,从和妹妹的聊天中回过神,就看见林彦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手随意地撑在他耳边。

尤长靖瞬间失语,傻傻地看着林彦俊。

尤家妹妹听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以为自己怼赢了,颇为兴奋。

林彦俊从他耳边拿过他的手机,说:“早点睡哦,你哥哥也要睡了。”

电话那头静了一两秒,只听尤家妹妹乖巧地说:“……好,彦俊哥晚安!”

林彦俊替他摁了挂机键,然后说:“隔壁有小朋友投诉我们,说你吵。”说着从他床上下来,坐在自己的床上接着擦头发,手机随手放了一首歌,音量调到很小。

尤长靖慢慢坐起来,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尤长靖深吸了一口气,说:“林彦俊,你有没有空,我想跟你聊一聊。”

林彦俊声音闷闷的:“讲。”

尤长靖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外面突然cue我啊……”

林彦俊擦头发的手顿了一下,把毛巾撩到脖子上挂好,笑容淡淡的:“干嘛?没跟你Re过的梗,你接不了是不是?”

尤长靖摇头,尴尬地摸了一下脖颈:“也没啦……就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哦。”

林彦俊收了笑容,微微皱眉:“是你觉得不太好?还是谁觉得不太好啊?讲清楚。”

尤长靖把手放下来,认真地看着他:“你知道的,就外面有人讲一些不太好的话。”

林彦俊似乎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双手撑在身后:“你很奇怪。”

尤长靖有些不知所措。

“你真的很奇怪,尤长靖。”林彦俊又重复了一遍:“我cue我喜欢的人有什么问题?”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尤长靖有点接受无能,瞪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压下剧烈心跳:“对啊,你就是这样讲大家才会误会啊,以为我们在谈恋爱还是怎么样。”

尤长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又正直。

林彦俊几秒没说话,突然笑了一下:“哦,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误会我们在谈恋爱是不是?”

尤长靖大气都不敢出。

林彦俊并不能接受这种隔着一层纱的说话方式,直截了当:“算了,我现在问你,你有没有喜欢我。骗人不ok,好好讲。”

尤长靖点点头:“……有。”

林彦俊目光灼灼:“那你干嘛怕我cue你?”

尤长靖说不好,他觉得林彦俊的逻辑没错,两个相爱的人就是会时时刻刻想要看着对方。

但他们不再是练习生时期的他们了,爱豆本身自带恋爱禁止条例。

林彦俊追问:“那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尤长靖脱口而出:“不要。”

这回轮到林彦俊愣住了,他原本想要伸手掐一下尤长靖的脸,手停在半空中,然后慢慢放下来。

走廊里很安静,有通宵玩乐归来的年轻人的脚步声。

 

18

不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恋里,尤长靖才应该是主动的那一个。他曾经假设过一百种可以向林彦俊告白的情境。

假如今天能在包子铺买到林彦俊喜欢的奶黄包,假如下雨天恰好带了伞,假如月末考核这天林彦俊比他晚到,假如下一个走进全时便利店的人买了拿铁咖啡,假如连着三个晚上不做梦,假如他们能顺利出道……

现在所有的假如都实现了,尤长靖面对林彦俊伸出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林彦俊放下了手,依旧是撑在身侧。

他看着尤长靖说:“尤长靖,话是你自己讲的,每件事到最后一定会变成好事,如果不是,说明还没到最后。你不要跟我在一起,那ok,我再追你一遍,两遍,十遍,一百遍,直到你say yes为止。”

尤长靖鼻酸,仰头深吸了一口气。他摇摇头,过一两秒,又一次摇摇头。

明明他好喜欢林彦俊,这时候却陷入了一团浆糊。

尤长靖心心念念天人交战了这么多个白昼黑夜,终究还是敌不过他自己亲口说出的那一句:对不起。

 

下一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终)

评论(54)
热度(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