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们都真诚地爱过。

【长得俊】钟情妄想(终)

我终于写完了,松了一口气。

写到最后发现自己没有提过“钟情妄想”这四个字,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病症,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查一下。

第一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1)

第二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2)

第三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3)

第四章走:【长得俊】钟情妄想(4)

-----------------------------------------------------------

 

19

尤长靖第二天是被林彦俊拎起来的。

他还睡得不省人事,就听林彦俊说他们彩排快迟到了。

尤长靖很少睡得这么沉,在经历了凌晨时分的掏心掏肺大告白,尤长靖突然像是没了心事,一觉睡到天亮,连梦都没做一个。

林彦俊忙前忙后收拾东西,尤长靖坐在床上,顶着一头乱发进入了哲思时间。

我是谁?我在哪?这人在干嘛?还不能吃早饭吗?

蔡徐坤在门外敲门:“彦俊?长靖?差不多要出发了。”

尤长靖一个激灵。

百分九的行程安排很紧,快本录制结束后马上就是北京场的见面会。尤长靖包了一个很大的包上了飞机,里面装着早上来不及收拾的各种小物件。

尤长靖翻了翻,发出了一声绝望的长叹:“眼罩不见了!”

林彦俊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眼罩递给他,是尤长靖落下的。

尤长靖小心接过,又开始翻包:“好像墨镜也……”

林彦俊从自己包里掏出墨镜递给他,还是尤长靖落下的。

尤长靖心情复杂:“你是小叮当吗?”

林彦俊未置可否:“是的话你会更喜欢我一点吗?”

尤长靖面部表情轻微抽搐。

林彦俊一如既往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旧与他开玩笑,不然就自己插着耳机看电影。

陈立农很巧又与他们坐在同一排,抱着范丞丞的独角兽玩偶睡得混混沉沉,整个人快要斜到尤长靖身上了。

尤长靖本来想坐好,让弟弟好靠着自己睡。林彦俊注意到他这个动作,摁了暂停键,单手越过他把陈立农稍稍扶起来一些。

陈立农在睡梦中皱眉,然后换了一个方向接着睡。

林彦俊收回手,继续放电影。

尤长靖想,完了,好像真的有更喜欢他一点。

 

两人就这样一个听歌一个看电影,很久不讲话。期间林彦俊要了一杯温水,把尤长靖小桌板上的含糖饮料换掉,要不就是自己拿了口香糖,分给尤长靖一粒,诸如此类的小动作不断。

等林彦俊看完电影,尤长靖问他:“所以这个电影讲了什么?”

林彦俊摘了一只耳机递给他:“再看一遍?”

尤长靖无奈:“没有啦,你刚真的有在认真看电影吗?”

林彦俊摇头:“没有啊,我就是在等,等你给我回复。”

拿了耳机的人手顿了一下,表演了瞳孔地震:“你耐心也太差了吧?这才多久啊?”

林彦俊看了一眼表:“很久,你已经考虑了七小时十四分钟了。啊是怎样?你想考虑多久,三年零一个礼拜哦?”

尤长靖被噎住,陈立农挪了一下脖子的位置把他吓了一跳。

确认陈立农仍然处于睡梦状态,尤长靖小声说:“就是……你知道出道有多不容易吗这位小林同学,让粉丝知道你谈恋爱她们会气死。你不是很爱你的Evanism吗?”

林彦俊点头:“很爱,可是你我也很爱。”

尤长靖很不争气地脸有点烫,不要突然讲这种话,会出事的。

两个人冷了一会儿,林彦俊见他没反应,说:“你还要再想一想是不是,那我再看一部。”

尤长靖纠结了一下,摁住了他要点开缓存的手。

 

20

林彦俊见过他这种认真的表情,一旦尤长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说明尤长靖站在一个大人的立场上,真的觉得某些事情不可行。

“我问过林超泽哦,”尤长靖靠着椅背,看着不远处计算里程的电子屏:“我问他,就是,如果有一天,有了很爱的人,要不要告诉那个人。”

林彦俊轻轻摘下了耳机,看着尤长靖认真的侧颜。

“林超泽告诉我说,如果有一天全世界只剩你一个人做我的观众,那时候我还是很开心,那就可以告诉……所以就是我不知道现在要怎么跟你说。”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约过了十几秒才轻轻地说:“林彦俊,我很爱你。”

林彦俊没说话。

尤长靖到底是长他一岁,很多时候负责把横冲直撞的林彦俊拉回来,在节目里也是这样,尤长靖私下对他有许多叮咛,每每到最后总会问他一句:“记住了吗?”

林彦俊点头的时候不少,尤长靖说的话他总是会往心里去。

唯独这一次,林彦俊不想给任何反应。尤长靖快要把他说服了,24、5岁的年龄才作为爱豆出道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他们绝不可以就这样辜负。

当然,林彦俊也不想辜负他们对彼此的爱,可眼下他完全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驳尤长靖的话。

谈论恋爱关系的利弊是无聊的大人才会做的事,而现在,他们也成了无聊的大人。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老年人的林彦俊此刻突然生出重返18岁的渴望。

与他们同坐一排的18岁少年陈立农还在美梦中,毯子有点滑下来,尤长靖伸手给他拉好,还贴心地给他怀里的独角兽玩偶露出了脑袋,确保少年和玩偶都能在这场美梦中顺畅呼吸。

林彦俊突然有点羡慕陈立农。

我为什么不是18岁遇见你呢?

18岁真好,爱就爱了,不问原因。

 

21

北京场的见面会很顺利地结束了,见面会上,林彦俊仍然按照自己的节奏cue了尤长靖。

尤长靖也没有回避,大大方方地接了梗。

“左脸,左脸是那个……林彦俊写的吗?”

“对,是自己很帅写的。”

两个人把飞机上的对话存了档,放在了一个看不见的地方,目光相接的时候,彼此心照不宣。尤长靖知道林彦俊在思考这件事,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尤长靖都不会后悔自己说过这些。

北京场结束后,尤长靖有短暂的假期可以回一次家。

尤长靖默默地收拾东西,林彦俊躺在床上玩手机。

临走前尤长靖叮嘱他几句,记得吃饭,你太瘦了。

林彦俊点点头,顺便也嘱咐了他:“少吃一点,你太胖了。”

尤长靖觉得自己的表情管理濒临失控。

林彦俊下床,对他张开双臂。

尤长靖犹豫着,过去抱了他一下。

林彦俊在他耳边说:“照顾自己。还有,回家要记得抱一下妈妈。”

尤长靖笑笑,拍了拍他的背。

飞机降落的一瞬间,尤长靖几乎有一些想哭。他很久没回家了。

爸爸和妹妹来机场接尤长靖回家,妹妹看见他还是挺开心的:“你居然瘦了。”

尤长靖斜睨:“你是不是想借钱?”

妹妹站在原地,有点受伤。

尤长靖一进家门就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妈妈从厨房里端了汤出来,看见他,赶紧把汤放下,摘了隔热手套跑过来抱他。

尤长靖抱着妈妈晃了一会儿,肚子很不争气地“咕”了一下。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准备坐下吃饭,尤长靖洗了手,先给林彦俊发了一条微信:我到家啦,我妈妈烧了很多好吃的。

林彦俊隔了一会儿才回:吃不到。

尤长靖放下饭碗,端着手机打字:你现在在干嘛?

林彦俊说在健身,尤长靖又问他为什么中午健身,一来二去,饭菜凉了大半。

小尤妹妹盯着自家哥哥看了许久,颇为敏锐地发问:“哎,尤长靖,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尤长靖从手机里抬起头,嘴角还挂着温和微笑:“啊?”

小尤妹妹放下饭碗,指着他,key很高:“哇你是不是!谈恋爱!”

尤长靖瞪眼,key比妹妹更高:“我没有!乱讲!”

妹妹有些得意拍桌:“绝对有!快讲!是谁!”

尤长靖很想抄起手边的随便一样东西扔过去,饭桌上闹哄哄。尤妈妈及时出来讲话:“快点吃,饭要凉了。”

尤长靖瞪了妹妹一眼:“吃饭啦你。”

林彦俊再发消息来,他也没有再回复。

 

22

在家休假的尤长靖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林彦俊的惊喜,有时候是一小段唱歌的语音,有时候是林彦俊在练习室弹琴唱歌的小视频。

尤长靖回家的第三天,林彦俊在练习室自弹自唱了一首韦礼安的《还是会》:

“还是会 害怕 醒来不在你身边的时候

害怕 从此不在你左右

或许我 还是会还是会还是会不知所措

从今以后没有我 你会不会太寂寞。”

尤长靖认真地听完整首歌,还从背景声里听见了农农的小声提问:“你拍完了没啊?要不要去吃饭啊?”

拍摄者似乎是Justin,小声讲了一句“彦俊好帅”。

老天野啊,这个人胁迫零零后给他拍视频啊,这算什么大哥哥。尤长靖有些无奈,但又觉得好笑。

尤长靖要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林彦俊又发了一个视频过来,这一次nine percent所有成员都在视频里,他们坐在地上对镜头挥手:“长靖我们想你,快点回来!”

这八个人说得过于整齐划一,让尤长靖想起了自己上小学的时候。

视频的最后是林彦俊独占一屏的帅脸:“快回来,很想你。”

背景里突然传来朱正廷不满的叫声:“林彦俊你够了!Justin还在这里!”

尤长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镜子,果然是在笑着的。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没救了。

时间滴答滴答地行走。

再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尤长靖可能又会想很多有的没有的,他离开房间,去厨房找正在洗碗的妈妈。

尤妈妈见他过来也是惊讶,尤长靖说,想和妈妈说说话。

没有妹妹在现场,尤长靖没有可以拌嘴的对象,颇有长男风范地帮妈妈把碗擦干,再一个一个放进橱柜,和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是不是真的像你妹妹说的那样?”尤妈妈突然发问,让尤长靖愣了一下。

他关了橱门,看了一眼妈妈:“什么?”

尤妈妈很是温柔:“谈恋爱啊,长靖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尤长靖没正面回答,只是问:“妈妈觉得我可以有吗?”

尤妈妈笑了:“当然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

尤长靖有些意外。

尤妈妈接着说:“我不懂你们出道那些事,你能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如果有人能陪着你,妈妈会很开心。只是你现在很红,要记得保护好喜欢的人。”

尤长靖拿干毛巾擦了擦手,他听见了妹妹开门的声音。

尤长靖从以前开始胆子就有点小,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唱歌,于是就唱了。

现在他单纯地喜欢林彦俊,或许需要拿出唱歌的勇气,才能不辜负这份来之不易的爱。

 

23

尤长靖看得出来林彦俊是真的很想他。

他们几乎没有来得及好好聊天就去参加了一个直播,林彦俊提到尤长靖的次数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直播结束之后,小鬼在后台表示惊叹:“你们有人数了今天彦俊叫了多少次尤长靖吗?太可怕了!”

王子异接话:“反正比平时多吧。”他每次见面会都坐在林彦俊和尤长靖中间,早已看淡一切,在两个人的炽热视线中深藏功与名。

蔡徐坤控制着,没让自己笑出来。

陈立农想起自己那些年吃过的狗粮,心很累,摆摆手表示我们换个话题吧。

话题中心的两位主角此时在他们隔壁的休息室,经纪人还在和尤长靖确认接下来的行程。尤长靖认真听着,一旁的林彦俊没有卸妆,靠着化妆台看手机。

送走了经纪人,尤长靖小心地关了休息室的门,靠在门上,腰抵着门把,有一点疼,也有一点清醒。

林彦俊抬头看着他,眼中情绪不明。

尤长靖温柔地朝他走过去,摘掉耳返,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回家有给妈妈拥抱。”

“嗯。”

“也没有多吃。”

“嗯,尤长靖很棒。”

“我有在想你,一天很多次。”

“我也是。”

“……然后妈妈说,要我保护喜欢的人。”

“所以呢?”

尤长靖抬头认真地说:“所以你可以再追我一次吗?”

林彦俊一本正经:“好,那你先出去跑一圈,我马上来追你。”

尤长靖被他的烂梗冷到失去言语能力,不知道应该瞪他还是如何。林彦俊笑了,凑过去与他额头相抵:“傻。”

尤长靖脸有点热,笨拙地抱紧他。

他不是没有主动抱过他,但这个拥抱里不再是一厢情愿。

林彦俊拍着他的背:“我有在想你说的事,如果哪天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观众。

尤长靖有点好奇地抬头看他。

“其实也不会只剩下一个观众,你听林超泽在那边乱讲。不过也没关系,我想到说,尤长靖能坐在下面看我,我就会很开心。”

尤长靖笑了:“那我是不是要给你举很多东西,就是、就是那种亮灯的牌子,那样感觉很辛苦欸。”

林彦俊立马吐槽:“你听没听懂啊?就你一个观众你还举什么举啊?放旁边座位上啊,第一排都是你的,干嘛不用。”

尤长靖戳了他一下:“是啦是啦,林彦俊一直最聪明,可是还是会有很多人来看你的表演啊,我都抢不到第一排的那种。”

林彦俊撩起他的刘海,在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那门票给你好不好,一排一座,永久有效。”

尤长靖心里松软膨胀,很快热度就从脖子窜上了脸,耳根红红的。

这个小孩怎么回事?

世界上存在这么会讲情话的小男孩吗?

这不合理!

 

24

尤长靖愉快回归,Nine percent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未成年不能饮酒,Justin往葡萄汁里插了吸管,觉得自己喝的是寂寞。

小鬼是第一个打小报告的人:“长靖你不知道,林彦俊老是在训练室里唱歌,我都快被他烦死了!”

林彦俊勾唇冷笑:“训练室不是用来唱歌是用来干嘛?吃饭吗?”

范丞丞表示看不下去:“唱歌就算了,还让我们录视频,说得不整齐还要掐了再来。林彦俊你是小学老师吗?”

尤长靖心想,你们果然是小学生的配置。

陈立农点头表示赞同,他现在脑子里全是“还是会害怕”,同样是韦礼安的作品,《女孩》听上去就顺耳很多。

朱正廷思索片刻:“这样看来子异真的很不容易。”

他说话跳脱,蔡徐坤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见面会的事情,低头闷笑了一阵。

王子异拆了碗筷,拿了纸巾一个个擦干净,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还行吧,我习惯了。”

Justin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吼一声:“Bro你真的好惨。”

饭桌上呼叫“bro”的声音此起彼伏,尤长靖拍了拍桌子:“你们要不要吃饭啦?再不吃我就走了哦!”

Justin细细品味了一番,摊手:“彦俊你看长靖一点都不爱你,只爱吃。”

尤长靖拿出大哥的姿态瞪他,被林彦俊拍了拍背:“你幼不幼稚?他们都单身,你体谅一下他们能怎样。”

饭桌上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讨伐。

这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9个人聚在一块儿的时候有说不完的话。Justin喝完了最后一口葡萄汁,看着朱正廷微红的脸,心想这顿饭也是差不多该结束了。

 

尤长靖的确还有别的事要做。

他在马来西亚那几天接到了公司同事的电话,说请他去唱电视剧《扶摇》里的一首歌,尤长靖当晚拿到了demo,然后就在努力地练歌。

回酒店洗了澡,尤长靖就插着耳机站在窗边酝酿情绪。

“尤长靖。”林彦俊看不得他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靠在沙发上冲他伸手。

尤长靖拿着歌词,茫然回头:“啊?要干嘛?”

“过来啊。”林彦俊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

尤长靖摸不透他要做什么,拿着歌词慢慢走过去,然后被林彦俊一把抱住。尤长靖一个踉跄倒在沙发上,靠膝盖的力量支撑自己,不至于整个人都压在林彦俊身上。

“抱一下。”林彦俊的语气近乎耍赖。

“很无聊欸你!”尤长靖嘴上吐槽他,话语却像灌了蜜,甜得句尾都要飞起来了。

林彦俊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整个人圈着他,陷在沙发里,一下两下地玩他的手指。尤长靖与他手指相缠了一会儿,甩掉又被拉回来,甩掉又被拉回来。

尤长靖笑:“你在干嘛?”

林彦俊想了想:“尤长靖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尤长靖声音温柔:“好啊,你讲。”

在一个最适合说情话的时间,林彦俊偏偏不走寻常路。

“从前有一只兔子。”

尤长靖听过千百个以这句话为开头的故事,便嫌弃地接了一句:“遇到了大嘴青蛙?“

林彦俊笑出声,摇摇头,接着说:“兔子呢,有一天遇到了一只海狮,海狮就跟他讲,兔子兔子,你知道世界上什么动物最胆小吗?”

尤长靖有不太好的预感,背后冷飕飕,无奈被爱情冲昏头脑,烂梗也成蜜糖:“什么动物?”

林彦俊笑:“是海狮啊!因为——海狮会害怕!会害怕!”

尤长靖跟他一起唱“还是会害怕”,有些走调的歌声中,觉得自己与林彦俊过于幼稚,在百分九团里无出其右。

林彦俊又问:“那兔子兔子,你知道世界上最勇敢的是谁吗?”

尤长靖大概也是没想到这个冷笑话居然还有续集,愣了一下才问:“是谁?”

林彦俊吻了他的额头:“是现在的林彦俊,因为有一只叫尤长靖的小兔子在林彦俊身边。”

在橙色的室内光里,尤长靖笑得眯起了眼睛。

好吧,这个冷笑话合格了。

尤长靖凑过去,在林彦俊的酒窝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从今天开始,有你在身边的每一天,我将无往而不胜。

Forever you, forever now.

 

-Fin-

评论(82)
热度(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