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长得俊】最好的一天

7k5+速涂小甜饼,一发完,长得俊的求婚故事。

ooc有,这个故事实在不太清醒的时候写的,预感人物会崩。

现在几点?是幸福的起点。Let's GO!

-----------------------------------------------------------------

 

01

“不ok。”

林彦俊看着店员手里那一枚小小的钻戒,颇为挑剔地摇了摇头。

柜台上已然摆了一排款式各异的戒指,每一款林彦俊都仔细摸过捏过端详过,他仍然没有挑到自己钟意的那一枚戒指——用来求婚,并且能让对方戴一辈子的戒指。

这是林彦俊和尤长靖共同度过的第二个冬天,他决定要向尤长靖求婚。

婚姻是一个离他们很遥远的词,林彦俊过完24岁生日也不过几个月,偶像生涯刚刚起步,一只脚踏进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另一只脚却想要涉足平凡人的安乐生活。

陆定昊说他脑子进水了,在电话那头情绪激动:“哎你想想清楚,尤长靖怎么办?你让尤长靖怎么办?”

林彦俊食指摩挲了一下手机的背面,答:“就答应和我结婚啊,不然怎样?”

陆定昊被气得无话可说,用力拍打床板,大声呼唤隔壁房间的林超泽:“林超泽!!你快来!!出大事了啊林超泽!!”

林彦俊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些,不满地皱眉。

即便身边所有人都反对,林彦俊还是挑了一个无事的日子,趁着尤长靖工作的间隙,出现在了戒指店里。在这家店里,一个人一生只能定制一枚戒指,没有回头客。

林彦俊觉得这样浪漫,就像爱情一样,你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眼里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个。

林彦俊在选戒指的时候才展现出处女座的完美主义,纠结许久,举棋不定。店员面面相觑,显然是不知道面前的年轻帅哥究竟需要什么。

店长小心地问:“对方几岁?平时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助理也有几分好奇,自家艺人突然说要出门逛街,来的还是首饰店。虽然林彦俊说是给家人的礼物,却难免要让人产生遐想。

店里一时间没人讲话。

林彦俊的食指与中指轻轻敲击着柜面,看了一眼已经被挑选过的戒指,又顶着助理探索的目光,只能含糊其辞:“简单一点的就好。”

尤长靖是个简单的人,干净明媚。他不太喜欢戴配饰,也不打耳洞,穿衣打扮都不太讲究,仅有的一些配饰也是参考林彦俊的所有物,和他买差不多的,要不就是同款。

对于情侣款,林彦俊自然是不会拒绝,但偶尔也在心里吐槽尤长靖,明明为耳机一掷千金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却懒得花时间研究时尚。

朱正廷都能用他用过的奢侈品唱一首rap了,尤长靖还是朴素得不行。

所以尤长靖的结婚戒指一定也是朴素的,不要硕大的钻石,也不要繁复的设计。

店长十分为难,左看右看从角落的陈列柜里找出一枚极其简单的戒指,递过去:“……不知道这款您会不会喜欢。”

林彦俊盯着蓝色丝绒盒里的戒指看了一会儿,从钱包里挑出一张卡放在柜台上,问:“可以刻字吗?”

 

02

尤长靖签完了最后一个粉丝递过来的单曲专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辛苦啦。”

转而又对围在周围目光热切的粉丝们一一鞠躬,连声说:“你们辛苦啦,早点回家哦。”

好不容易上了车,经纪人又递了行程过来要和他确认。

尤长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巧克力,犹豫片刻塞了回去,又拿出一个小面包,拆了包装吃起来。

经纪人语速很快,把跨年之后要做的工作一一嘱咐清楚,把他送回宿舍楼下,临下车前还叮咛一句:“明天跨年公司就不给你们安排工作了,如果要出去玩的话注意安全。”

尤长靖扶着车门的手顿了顿,点点头:“好。”

他向来知分寸,除了管不住嘴之外没别的需要担心的,不像团里的部分小朋友,想知道他们的动向,直接上微博插热搜就好了。

三里屯送花男孩陈立农,骑自行车绿色出行的范丞丞和Justin,跟粉丝说了晚安之后还跑去吃火锅的朱正廷,种种可爱行径,让经纪人哭笑不得。

家里这会儿挺安静的。

尤长靖进了屋,把钥匙放在一边,听见王子异在房间写歌的声音。

“我回来了。”尤长靖对着无人的客厅轻轻说了一声。

他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林彦俊伸出头看了他一眼,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头发还翘着,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起床气”三个字。

“林彦俊我回来咯。”尤长靖一边脱外套一边和他打招呼,下一秒跑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林彦俊就一直站在门口这么看着他:“尤长靖,回家第一件事应该干嘛?”

尤长靖忙着接水,歪着头想了想:“啊?干嘛?”

林彦俊直接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把头埋在尤长靖的颈窝:“再给你三秒钟想。”

尤长靖轻轻挣脱他的怀抱,转过身与他面对面,递了水给他:“子异在家欸……你要喝吗?”

林彦俊轻轻皱眉,接过来喝了一口,顺手放在料理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尤长靖的唇上。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要亲一下。

这是林彦俊在某次激烈性事之后定下的规矩,强迫已经被折腾得迷迷糊糊的尤长靖点了头,等他第二天起来,再控诉霸王条款已经来不及了。

这也是为什么尤长靖并不敢背着林彦俊吃巧克力,会被他尝出来啊。

纵是有些小怨念,尤长靖还是抬头与他接吻,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他,心里酸酸甜甜,才分别一个上午,思念就像潮水一般倾泻而下。

林彦俊感受到对方覆在自己后腰的手,笑了:“这么热情,是怎样,很想我哦。”

尤长靖脑中顿时清明,推开他:“我没有!”

他刚要接着辩解,就听王子异开了房门的声音,尤长靖把林彦俊推得老远,抄起玻璃杯猛灌了一口水,林彦俊微笑看他,一句话都不说,眼中的揶揄不言而喻。

王子异路过了两个人,说了一句“Hey bro”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开了冰箱拿了一瓶气泡水,想了想又拿了一瓶递给林彦俊:“彦俊要吗?”

林彦俊摇摇头:“给尤长靖吧。从外面回来很渴吼。”

尤长靖作势瞪他:“你信不信我把水扔过去。”

王子异觉得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举双手投降默默退回房间去,刚要关门又问了一句:“跨年你们怎么过?坤说要不我们大家一起吃个饭。”

“晚点吧。我明天晚上有事。”林彦俊几乎是秒答。尤长靖侧目看他。

王子异扶着门思索片刻:“明天坤好像会晚点回,早也吃不了。”

林彦俊打了个响指,指了一下他:“Got you.”

王子异又说:“不过要提前买东西,长靖有空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

“明天吗?”尤长靖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明天晚上我也有事……不过要买什么可以告诉我哦,我带回家。”

林彦俊闻言往后小小退了一步,用打量的目光看着尤长靖。

王子异给了一个ok的手势便回了房。

手里拎着一瓶气泡水的尤长靖刚想把水放回去,就被林彦俊跟了上来:“明晚有约哦?”

尤长靖关上了冰箱门,手扶着冰箱,停顿了足有五秒才回头看他:“是约你啦……但你是有事吗?”

林彦俊笑笑:“刚才有,现在没有了。我们去哪?”

 

03

林彦俊准备好了戒指,就放在大衣的口袋里。虽然求婚是一件大事,但他没有打算穿得太过讲究,害怕被尤长靖看出端倪。

范丞丞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还叼了一根冰棍,被戴着墨镜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林彦俊闪瞎:“……大晚上的你为什么戴墨镜?”

林彦俊说不紧张是假的,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会儿,又回头看了看范丞丞:“那现在冬天你吃什么冰淇淋?”

……大哥你这个逻辑满分啊。范丞丞推了一下眼镜,久违地露出了“就很bad”的表情。

Justin从房间里拿了两包薯片,一包分给范丞丞,真诚发问:“彦俊彦俊,你是要去结婚吗?”

Justin雷达敏锐,林彦俊没与他对视,只是照镜子:“Crazy man,结婚穿这样?不ok吧。”

说话间尤长靖匆忙从房间出来,穿着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了球,头上戴了一顶绒线小红帽,是早年和陆定昊一起买的。

“林彦俊,快点走啦,要来不及买东西……帮我看下有没有带钥匙。”尤长靖背对着他,硕大的双肩包有些夸张,不知道装了什么。

林彦俊检查了一下小口袋:“在。”

在得到了肯定回答之后,尤长靖随手拿了一条围巾,果断拉林彦俊出门,甚至来不及和两个弟弟说再见。

北京的冬天过于凛冽了,轻轻一阵风都像刀子一样,棱角分明,冷意侵蚀四肢。

尤长靖倒是暖和,林彦俊就有些单薄了。他出门前还是舍弃了墨镜,换了黑色口罩,配他的黑发黑衣,看上去生人勿近。

街道萧瑟,风卷落叶,路上人都没几个。这场景别说求婚了,好像更适合离婚。

林彦俊攥着口袋里的戒指盒,觉得有些失策。

尤长靖要带他去的地方离三里屯也不远,却并不在商业街上,而是一条普通小路。

他弯弯绕绕地找了一会儿,在一个十字路口喃喃自语:“不是这里。”

林彦俊陪他走了三五条街,觉得尤长靖快魔怔了。

他忍不住要开口发问,却在下一刻看到尤长靖跑向了一个小小的街边电子广告牌。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人,这会儿就只有他们两个。

林彦俊刚要走过去,就被尤长靖挥舞着双手试图阻挡视线:“你先等一下!”

见林彦俊没有动作,尤长靖挡得更严实了:“快点啦,不可以看。”

林彦俊站在马路对面,离尤长靖有3米的距离,绿灯已经亮了,但林彦俊没有走过去。

他乖乖站在原地,闭上了眼睛,嘴上不饶人:“我觉得哦,男人做事不能偷偷摸摸,要做什么事就给他光明正大做,像这种——”

林彦俊突然不说话了。

尤长靖跑过来捂住了林彦俊的眼睛,手的边缘冷冷的,手心却是湿热。

尤长靖带他过了马路,然后轻轻地放开了手。

眼皮重新接触冰冷空气的那一刻,林彦俊下意识瑟缩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面前的电子广告屏上正在播放林彦俊的舞台表演剪辑,从EiEi到代号魂斗罗,再到爱你和零,最后落在Firewalking的经典pose上。

尤长靖说过,Firewalking是他觉得林彦俊最帅的一次舞台。但尤长靖没有告诉林彦俊,其实他的那些舞台表演,自己看了不下二十遍,每一个舞台上的林彦俊都闪闪发光。

尤长靖喜欢看他发光的样子,每看一遍,心中都充满骄傲。

两个人在广告牌前看完了短短的视频剪辑,林彦俊没忘了自己的烂梗王人设,指着屏幕问:“这帅哥谁?”

尤长靖声音温柔:“他是我心中的top1。”

林彦俊突然有点眼眶发热,他的目光落在了广告屏右下角的一行橘色小字上。

From Chin.

“新年礼物,”尤长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摸了摸被冻红的鼻子,不太好意思地说:“我本来想买更大的,三里屯那块,但是好像要提前预订,就没买到。”

林彦俊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出道才开始谈恋爱,尤长靖几乎就是林彦俊和这个世界的连接点。

有尤长靖在身边,林彦俊好像和世界变熟了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都让林彦俊觉得心满意足,人间烟火原来是这样的,活着原来是这样的。会笑,会哭,会成为彼此最好的故事,会因为对方的一个目光而感知自己强烈的心跳。

追光者找到了那束光,而林彦俊找到了尤长靖。

“这么小哦。”林彦俊含糊地吐槽了一句。

尤长靖没想到这人这么难以打动,哭笑不得:“好啦下次给你买个大的啦。”

尤长靖求饶的样子简直让人着迷,句尾软绵绵的,吐息化为丝缕白烟,小红帽与卷卷的棕色头发看起来很乖很可爱。

林彦俊想捂住那双眼睛。

不要露出这副表情,心跳快到要爆炸了。

他上前抱住了尤长靖,叹了一口气:“请问我可以把你藏起来吗?”

尤长靖在他怀里咯咯地笑。

“不可以,不用问。但是可以有多一个礼物。”尤长靖与他咬耳朵,然后小心卸下背包,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尤克里里。

林彦俊的眼睛亮了亮。

“现在是冬天,我觉得应该要唱这首歌的。”尤长靖站在林彦俊的广告牌边上,微笑着拨了一下弦。

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现在依然下着雪。

尤长靖拨弦的动作轻柔,嗓音纯净。

上一个冬天的时候,他们在节目里第一次唱了这首歌,写了这首歌的林彦俊当场走调,被穿粉色卫衣的主唱大人狠狠打了一拳。

林彦俊还记得尤长靖笑着打人的样子,如今一年过去了,他们又一次一起唱完了“有你在我身边”,林彦俊在尤长靖清亮的眼中看见了自己一片光明的未来。

以后还会有很多属于他们的冬天,林彦俊始终相信。

尤长靖像一个等待夸奖的小朋友,抱着尤克里里看着林彦俊,眼睛眨巴眨巴。

“不够。”林彦俊很严格,避开他的目光吐出无情的两个字。

尤长靖泄气,想摔了尤克里里:“想怎样啦你?我要回家了哦!你都没有新年礼物给我吗?”

林彦俊揣在口袋里的手突然攥紧,喉头发紧:“谁说没有。”

尤长靖没反应过来。

林彦俊拿出那个蓝丝绒盒子的时候手都在抖,更别提把它打开递给尤长靖了。他费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紧张:“我不会把你藏起来,但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小小的盒子被打开,戒指很朴素,圆环内侧刻了林彦俊的名字。

Evan.

尤长靖怀中的尤克里里差点没掉在地上。

“你现在可能觉得我是疯了或是怎样。”林彦俊低头看着戒指,皱眉。

相比起尤长靖的新年礼物,林彦俊觉得自己的戒指相形见绌。

尤长靖摇摇头,没说话。

林彦俊面对尤长靖的时候向来是巧舌如簧,这一瞬间突然变得磕磕巴巴,把能想到的词汇都搜罗出来。

“我见到你以前哦,我想我可能不会结婚啦,我只想站在舞台上被人看见就好。”

“我以前看一个电影,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电影里男主角因为太太过世,到很老了都是一个人。我就在想,是不是爱过就可以了,也不一定要结婚。”

“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是错的。”

“我为什么遇见你啊尤长靖,是不是上辈子做太多好事。”

“可能现在讲结婚这个事情,是不太明智啦。但我就想,五年十年以后我也还是会爱你,那干嘛不现在就跟你求婚。”

“我不会有自己的小孩,但如果你喜欢小孩,我们可以养一个。你教他唱歌,我们可以去旅行,可以像现在这样在街上唱歌,组一个家庭合唱团这样。”

“未来无论你决定要做什么,是做偶像也好,做歌手也好,还是去演戏也好,想离开这里也ok,只要你决定了,我就会支持你。”

“尤长靖,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认真的。”

林彦俊讲得毫无逻辑,尤长靖却安静地听完了全部,抿着嘴唇注视他,看起来很平静。

你脑子进水了。

林彦俊心跳得很快,想起陆定昊的那句话,突然很怕被他一语成谶。

尤长靖把尤克里里放回包里,又把帽子摘下来拿在手里,一头卷毛有点乱糟糟。

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尤长靖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的小红帽,轻声问他:“值得吗。”

这三个字里有太多东西,林彦俊脑中闪过无数画面,不太光明的,充满风险的,但他们必须面对。

他看着尤长靖毛茸茸的脑袋,突然平静了:“是你的话,就值得。”

尤长靖笑了,很浅的一个笑容,又说:“林彦俊,其实我没想过,就是……和谁一辈子在一起。”

林彦俊托着戒指的手固执地停在空中。

这的确是无法想象的生活,他们要相伴度过往后余生,每天在同一张床上醒来,一起吃饭,一起工作,一起去旅行,一起慢慢变老。

尤长靖盯着自己的鞋尖沉默了几秒,下一秒抬头看着林彦俊,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所以我们要不要试看看。”

“我很爱你,想跟你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以后也想。其实我脾气没有很好,你知道的。但我会加油。”他笑得腼腆,眼里闪烁着光芒。

林彦俊是真的想把他藏起来。

他抓过尤长靖的红色绒线帽,好好地戴在尤长靖的头上,帽檐向下扯了一些,遮住了尤长靖的眼睛。

尤长靖笑:“不要玩了啦。”

他猜接下来或许会有一个吻,极致温柔的那种,却不料右手被人拉住,无名指套上了冰凉的银环,随之而来的是落在他无名指上的一个吻。轻轻的,很虔诚。

林彦俊的嘴唇有点颤抖,鼻息不太稳。

尤长靖把帽子往上提了提,看着无名指上多出来的戒指,小心地调整了一下位置。

林彦俊看着他,恍然发现自己多年前追求的诗和远方都已经紧握在手中了。他年少时读过许多故事,去过许多地方,兜兜转转自己也成了诗的一部分。

至于远方,远方是尤长靖啊。

 

04

等他们买完火锅食材回家已经快要十点了,两人进门的时候还很有兴致地唱着歌。

你现在在哪里,隔我多远距离。

是否勇敢飞行,有没有人爱你。

玩游戏玩得失去人生信念的范丞丞垂死病中惊坐起,拍了拍听歌的Justin,两个人挤到门口,开了一条门缝往外看。

范丞丞觉得不可置信:“尤长靖居然大晚上给自己打歌?”

Justin拍桌:“不能输啊,走,出去battle!”

朱正廷拎着火锅材料回来的时候,看见林彦俊和尤长靖以观众的姿态并排坐在沙发上,自家两个小孩穿着冬天的毛茸茸居家服,激情演绎Wait A Minute(Skrr Skrr)。

小鬼和王子异坐在沙发扶手上一晃一晃,很配合地给了一个beat。新手rapper陈立农还没到可以给beat的级别,只能跟着音乐舞动。

Justin一个转身看到了朱正廷:“正廷!一起来!出蔷薇!”

朱正廷一个头两个大:“你们在发什么疯。”

他站在玄关,羽绒服有点厚重,慢慢放下手里的两个塑料袋,正巧蔡徐坤下班回家,Wait A Minute的伴奏还没结束,蔡徐坤越过朱正廷的肩膀好奇地看了一眼:“在干嘛?”

朱正廷有气无力:“太丢人了,我不想看。”

他转头看蔡徐坤,受到了惊吓:“坤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蔡徐坤笑着推了推他:“当然冷啊,我们快点进去。”

看见队长回家,小鬼第一个跳起来,大喊一声“吃火锅啦”,紧接着客厅整个热闹起来,范丞丞和Justin相继喊着“吃火锅”,跑去厨房端锅。

刚才还坐在vip席欣赏歌舞表演的林彦俊和尤长靖不得不起身帮忙。

小鬼端了菜跑了几个来回,路过时不忘说一句:“正廷说你们都得帮忙啊,不做事儿一会儿没得吃。”

朱正廷有力的反驳从厨房传过来:“我没说过!”

要下锅的肉和菜都被哥哥们瓜分了,陈立农两手空空闲着没事,被蔡徐坤好心分了一把碗筷。

少年们战斗力当前,厨房像是被洗劫一空。

林彦俊摊手,在厨房环视了一圈,和尤长靖一人拿了几罐饮料往桌上去了。

火锅已经开了,空气是麻辣味的。

这是Nine Percent共同度过的第一个跨年夜,不出意外也是最后一个。尤长靖舔了一口可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这世上有聚有散,散场总是比相聚容易。

他看了林彦俊一眼,垂下了眼睛。

林彦俊表面不动声色,伸手在桌子下面覆上了尤长靖的手,触到了那枚戒指。

范丞丞还在和小鬼抢肉吃,蔡徐坤在夹缝中给陈立农夹了一个鱼丸。

饭桌上热热闹闹。

尤长靖凑过去小声说:“明年他们可能……”

林彦俊握住了他的手:“我会在。”

尤长靖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与林彦俊十指相扣。

他终究是幸运的,有一个人答应陪着他走完全部的路,不会再寂寞。

林彦俊又补了一句:“不过明年要买大一点的广告牌。今年太小,男人不能……”

“闭嘴,我给你把一整条街都买下来。”尤长靖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林彦俊笑出了浅浅酒窝:“我记住了,不买就发微博唱潇洒小姐。”

尤长靖甩开了他的手。

离婚吧,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林彦俊越发灿烂,拉过他的手继续十指相扣,心情甚好。

哪怕吃得再嗨,零点之前众人还是结束了这顿火锅,各回各屋,准备发微博,或者给家人打电话。

林彦俊和尤长靖什么也没做,放了歌来听,偶尔说几句话。独处的时候他们常常这样。

林彦俊问他想在哪里办婚礼,想在哪里买一套房子安家,蜜月旅行要去哪里。

就在谈到蜜月旅行的时候,窗外突然有零星几朵烟花,紧接着越来越多,把半边天都要撑满了。

“零点了。”尤长靖走到窗边,扒着窗看了一会儿。

林彦俊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他:“新年快乐。”

尤长靖反过身子抱住他,贴着他的耳朵:“新年快乐。”

“谢谢。”林彦俊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尤长靖笑:“谢什么啦?谢谢我和你结婚吗?”

林彦俊认真地看着他:“谢谢你爱我。”

尤长靖眼睛有点湿润。

 

05

生活就是这样了吧。

他们以后会怎么样呢?

除了在舞台上闪闪发光之外,他们也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尤长靖相信,林彦俊在他身边的每一天,都是余生最好的一天。那些不着四六的未来规划,一定都来得及实现。

他们会有自己的家,会一起做饭,会养一只宠物,会用猜拳决定谁做家务,互道晚安后十指相扣着入睡,即使半夜醒来也能看见身边人的睡颜。

夏天会穿同款睡衣半夜爬起来看篮球比赛,吃冰葡萄和啤酒,林彦俊或许又会嘲笑尤长靖匮乏的体育常识。他会带他认识很多球星,知道很多球队。

冬天的时候尤长靖会带林彦俊回到南方的家乡,去找年少时吃过的椰浆饭,又或者是挤在小小的厨房里一起做火锅吃,密闭空间里升腾的水汽与香气把两个人包裹在一起。家里偶尔还有同期出道的好友来做客。

尤长靖听见了零点的钟声,听见了林彦俊与自己趋于同步的心跳。

那是往后七十年的生活,此刻,只要接吻就好了。

 

06

烟花落下的时候林彦俊说了一句“我爱你”。

尤长靖笑了,在心里应了一声。

生命因你过分美丽。

 

评论(204)
热度(2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