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甜到牙疼选手

【Vocal组】不唱歌的时候他们做什么

上次写了舞蹈组的《如风》,很感谢大家厚爱。

写Vocal组的时候尝试换了新风格,依旧是粮食向,没有人谈恋爱。梗基本上是编的,以玩人设为主,重度ooc,图个开心

沙雕文学预警。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真的。

-------------------------------------------------------------

01

唱歌的时候不要喝可乐。

这是周锐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那还是位置测评的时候,那段时间周锐一天跑8公里,做N组卷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来了。

但减肥过度总也想过过嘴瘾,每每这时候周锐就会跑去全时买一瓶冰的无糖可乐。

 

02

这天不巧,《小半》组提前了练习时间,周锐一边跑一边喝可乐。

等进练习室的时候,其余三人已经摆好了架势。

“对不起迟到了,我们开始吧。”

郑锐彬负责弹琴给key,准备要唱第一句歌词的周锐深吸了一口气,确定自己进入情绪,包含深情地唱道:“不敢回看,左顾右盼地嗝——”

 

03

周锐打了一个长达三秒的嗝。

路过的陆定昊探头进来看了一眼:“刚才那是……打雷了?”

钱正昊和灵超已经蹲在地上闷笑不止,郑锐彬强行忍住抽动的嘴角点了点头:“估计要下雨。”

陆定昊表情崩了,回头捏着嗓子嚎了一声:“Jeffrey!打雷了!下雨了!你的蛋还在窗外!收蛋了Jeffrey!”

 

04

《我怀念的》组的房间门没有关好,韩沐伯手一滑,琴弓擦着琴弦就飞出去了,制造了大提琴不该发出的噪音。

收什么?蛋?Jeffrey的蛋?

韩沐伯陷入了深思。

 

05

一切的始作俑者周锐抱着头躲在墙角,脸红到爆炸。

所以说唱歌的时候不要喝可乐。

郑锐彬四两拨千斤地说:“我们从头开始吧。”在其余三人或羞赧或难掩笑意的注视下,深藏功与名。

 

06

所以你们就看出来了,Rap组多是皮孩子,Dance组聚集了一堆高手。

而Vocal组盛产怪人。

 

07

拿郑锐彬来说吧。

要说大厂有几个欺诈师,号称自己有老婆,受过枪伤,住在桥洞底下的董岩磊算一个。

郑锐彬可以算第二个。

郑锐彬有一些不太高明的骗术,比如骗胡致邦小朋友说,薯片掉在地上是可以吃的。

奈何郑锐彬长了一张真诚的脸,脸上写着“中戏良心出品”六个字,让胡致邦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直到节目结束,胡致邦还在一次采访上真诚地说,彬彬哥告诉我的,薯片掉在地上是可以吃的。

 

08

主持人说,他骗你的。

胡致邦思考了五秒。

mmp。

 

09

然而这并不能代表郑锐彬的全部诈骗水平。

众所周知郑锐彬是中戏音乐剧系的,在练习室聊天的时候郑锐彬喜欢跟大家科普什么是音乐剧。

有一天他问钱正昊,昊昊你知道音乐剧和歌剧的区别吗?

钱正昊眼镜背后的眼睛透露着迷茫与无知。

周锐拨了一下吉他,看了郑锐彬一眼,又低头接着写谱。

随后郑锐彬拉着钱正昊进行了长达二十分钟的科普,从演唱形式到演唱技巧,钱正昊推眼镜,恍然大悟。

不愧是读过大学的文化人啊。钱正昊想。

郑锐彬喝了一口水:“那昊昊你知道最经典的一部音乐剧是什么吗?”

钱正昊侧耳倾听。

郑锐彬看着他的眼睛说:《歌剧魅影》。

 

10

钱正昊失眠了,当晚在床上翻来翻去。

歌剧魅影究竟是音乐剧还是歌剧,将成为钱正昊少年时代挥之不去的阴影。

这一题太难了,郑锐彬你是魔鬼吗。

 

11

然而钱正昊毕竟也是实力不容小觑的人。

天性单纯,并不代表他的业务能力不足。以钱正昊的实力,在大厂vocal组生存,那显然是绰绰有余的。

天赋,这孩子有天赋。周锐每一天都在为钱正昊激情打call。

钱正昊有一个外号叫“音色流氓”,他年纪小,《小半》组上场之前,镜头扫到了台下观众,钱正昊看到一闪而过的手幅还以为底下是自己的黑粉。

化着仙女妆却操着老妈子心的周锐跟他解释:“那是夸昊昊声音好。”

韩沐伯恰好路过,右手挺随意地勾在周锐肩上,嘴快问了一句:“欸,那我呢?”

周锐慈爱地摸着钱正昊的脑袋,一边回头看了韩沐伯一眼:“你?你是昊昊的一半。”

韩沐伯侧头。

周锐的声音毫无灵魂:“流氓。”

 

12

韩沐伯无意中吃瘪。

嘴上不承认,心里却挺纳闷。周锐化妆前是大厂喇叭花,化妆之后就成了大厂扳手,你说一个人怎么能变化这么大呢?

 

13

尤长靖也想问这个问题。

他在唱歌方面是绝对的尤老师,却始终站在减肥之路的起点。尤长靖偏偏还喜欢听人夸他。

周锐说这股商业互吹的坏风气是郑锐彬先带起来的,从《我怀念的》开始,郑锐彬就喜欢夸尤长靖,看他一下台就冲过去竖大拇指:“余音绕梁。”

韩沐伯接了一句:“不绝于耳。”

杨非同点点头:“玉石之声。”

周锐一拍脑袋:“宛如黄莺。”

尤长靖虽然并不能准确理解每个成语的典故,但能听出来大家在夸他。

 

14

尤老师很开心地一一接受,并且把脸转向了陈立农。

陈立农鼓掌:“人胖歌美。”

这回尤长靖听懂了,笑容和眼神都有点危险:“什么?好好讲噢。”

陈立农稍息立正,谨慎思考了三秒钟,更正了自己的答案:“人胖。”

“Shut up.”

 

15

排在最后一位的毕雯珺松了一口气。他不用讲了,因为尤长靖已经把手里的水瓶丢向了陈立农。

毕雯珺是一个下场即下班,下班就要第一个走的丧青年,听完这一排四字词语脑中只剩下“脑瓜子疼”四个字。

以后再有这种环节,求求你们放过老毕吧,老毕的灵魂已经下班了。

 

15

刚来大厂的时候,毕雯珺的唱歌功力还没有被发现。

他和郑锐彬一样,属于中气很足那一挂的。抚顺人干干净净一张脸,不爱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就被冠上“偶练第一偷心贼”的名号。

刚进大厂的时候一群男生聚在一块儿玩,天气好的时候会出去打球。

那天篮球小分队在走廊里偶遇毕雯珺,周锐见这么高一小伙儿,眼睛一亮:“你会玩儿球吗?”

毕雯珺看了一眼他们手里的篮球,纠结了几秒。一旁的李权哲拍了一下毕雯珺的肩膀:“我们雯珺哥是东北球王。”

篮球小分队的眼神如狼似虎。

毕雯珺无奈望天:李权哲你可闭嘴吧。

 

16

事实证明,毕雯珺不会打篮球。

周锐怀疑他这个东北球王是自封的。

直到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毕雯珺在练习室里秀了一段悠悠球技。一旁待机的李希侃大呼小叫:毕雯珺你刚才那段快进了吗?

东北球王收球的一瞬间,长舒了一口气。

老子八二年的悠悠球用得就是顺手。

爽。

 

17

第一个发现vocal组盛产怪人的人是王子异。

故事要从王子异加入《我永远记得》组开始说起。

vocal和rapper实在有很多不同之处,比如rapper喜欢躲在厕所里创作,而vocal喜欢在开阔的地方唱歌。

尤长靖教王子异唱歌的地点很微妙,在一扇窗户前面。

 

18

尤老师教了他许多理论,比如“你要想象有一个人在那边,你假装远程叫他”,然后声音就可以传得很远很远啊,尤长靖是这么想的。

他温和地看着王子异说:“你试一试。”

王子异犹豫了一会儿,开口了。

老远的对面楼,躲在厕所里激情创作的rapper们纷纷探出头表示respect。

妈耶,王子异居然唱歌了。

牛逼!听到了吗!Bro牛逼!

 

19

王子异的眼神很真诚,甚至又积极地唱三遍。

事实上尤长靖听完那句钢铁一般坚毅的“我永远记得,你说的爱我”之后差点没反应过来,面带怅然地“噢……”了一声,声音拖了老长。

以前在香蕉娱乐的时候,有谁要是不好好学唱歌,尤长靖生气了会说“看到那扇窗户了吗,跳下去吧”,然而王子异并不是他的亲队友。

要善良,要友好,要peace。

尤长靖久久没有说话。

王子异看了看贼几把明亮的窗户,突然想:完了,尤长靖不会把我扔下去吧。

虽然是不同的艺能担当,但在这一刻,他们心意相通。

 

20

王子异加入《我永远记得》,有一个人挺开心的。

那个人是杨非同。

杨非同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让人腿软的骚操作。什么三段高音啦,《戒烟》里的rap啦,他稳如不倒翁的人设从未坍塌。

然而从杨非同开始模仿王子异的那一刻起,一切就不一样了。

 

21

杨非同一天要叫几百遍“bro”,深情并茂地叫,并且非常享受这种把“bro”拆成“b”和“ro”的发音过程。

“Hey hey bro,I’mBOOGIE王子异。”杨非同下巴微抬45度,娴熟地比了一个王子异专用手势,无法停止快乐的王子异模仿秀。

“不行了,非同坏掉了。”韩沐伯小声跟尤长靖说。

王子异偶尔会想,离开《Dream》组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加入vocal组可能是。

 

22

王子异来挑战vocal,vocal组也有人想去挑战rap。

陈立农隐约有这样的苗头。

初选拔的时候,陈立农凭借一首《女孩》征服了在座所有的男孩。作为vocal来说,潜力无限。就是这样一个潜力无限的孩子,突然有一天决定要尝试rap。

《Mack Daddy》的酷哥中混入了一个可甜可盐的纯情男生,范丞丞一开始是饱含期待的。后来,他们领略了陈立农在rap方面的造诣。

“The homework都开叉,是切开发糕的荣耀……沐浴我们的光辉就能突出葱味!”

陈立农摸了一下后脖颈,觉得自己宇宙无敌帅。

 

23

范丞丞:我是谁,我在哪儿,谁能给我一个字幕吗?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歌词,觉得这世界玄幻了。

农农,求你了,回去唱歌。

 

24

还是陈立农。

陈立农是一个反射弧可绕地球一圈半的小朋友,在面对队友慈爱的目光时,仍然坚信自己的rap水平可以突飞猛进。

就像刚进厂的时候,工作人员问他“年上还是年下”,陈立农会大喊一声:“狗?!”

就像出厂之后,看着面包车问林彦俊说:“Justin Bieber的孩子会开车?!”

然而无论如何,陈立农心中怀着对rap的喜爱,并坚信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优秀的rapper。

范丞丞:Ok fine。

 

25

尤长靖就不这么想。

在vocal组的时光多么美好,出道之后的队伍里却全都是rapper。并且这些人一个个处心积虑地想让尤长靖唱rap。

有时候在群里扔骰子,尤长靖输了,都会被cue唱rap。时间一长,人容易产生幻觉。

那天他们又扔骰子,决定谁去拿外卖,8个人都发了,只有尤长靖还没出。

@8:@02年小鸟胃 ,骰否?

@爱达琳的琳琳公主:@02年小鸟胃,骰否?

@今天Gucci出新款了吗:@02年小鸟胃 ,骰否?

@发糕的荣耀:@02年小鸟胃,骰否?

@02年小鸟胃:你们是魔鬼吗?我说了我不唱rap[微笑][微笑]

 

26

说到vocal组的隐藏故事,就不得不提木子洋和靖佩瑶。

从进入大厂的第一天开始,分属不同公司的两人就开始享受同一份命运,明明都是正统vocal却无法在vocal组拥有姓名。

靖佩瑶出厂之后,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rapper了。

木子洋回望过往云烟,突然发现了一些小细节。他刚来厂的时候穿了一件羽绒服背后印了超大的“BC221”的logo,如果让他回到进厂那一天,他一定把这几个字换成“vocal木子洋“。

是什么让你们认为我是rapper,是我迷人的单眼皮吗?

 

27

总决赛的那天晚上,尤长靖正在收拾行李。

灵超敲门进来,送了他一些小东西,说要留作纪念。尤长靖环视了一番宿舍,除了小零食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可以送给弟弟。

灵超不计较这些,摆摆手说没事儿,等我们出了专你多买几张就行。

尤长靖内心一阵感动,当即保证除了买专辑还会学唱他们的歌。

后来尤长靖在唱吧唱了《如果你感同我的身受》,把灵超弟弟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甚至激情立下誓言:“下回你出新歌我也会唱的!”

不久的之后,尤长靖发了一首歌叫《昨日青空》。

灵超听着里面荡气回肠的高音,沉默了。

尤长靖,绝交吧。

 

28

出厂之后的vocal组私底下仍然保持着联系。

他们相继发了新歌,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可能又是郑锐彬,群里照例是一阵商业互吹,此时就谈到谁才是大厂第一vocal。

vocal们关系好,谁也没有再推诿,个个脸皮比天厚地表示可不就是我嘛。

此时有人上线了。

“你们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在聊什么^_^”李俊毅说着,配了一个“死亡wink”的表情。

群里瞬间沉寂。这一天人们想起了被大厂第一vocal支配的恐惧。

没有人可以躲过大舅的死亡wink。

没有。

 

29

尤长靖在群里闭了麦,突然想起那个并不遥远的冬天,去年冬天廊坊的初雪下了很久很久,他们大多数时间都躲在练习室里。

周锐弹着吉他,琢磨着当时还只是demo的《在你离开我后的每一分钟》,李俊毅会给他们表演弹唱freestyle。

钱正昊用帽子把自己兜起来,郑锐彬又和他说一些半真半假的冷知识。杨非同练声的时候音色漂亮,陈立农会把MV看一遍又一遍,韩沐伯躲着他们练了很久的大提琴,Jeffrey偶尔分给每个人白煮鸡蛋,灵超总是缠着尤长靖,毕雯珺就日常坐在边上,默默看着一切发生。

他们只是一群爱唱歌的人。

 

30

vocal不唱歌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其实vocal哪有什么不唱歌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唱歌的。

嘘,你听到了吗,是灵魂在歌唱。

 

评论(254)
热度(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