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进度缓慢

【开学献礼】爱情约等于五万顿饭

文手挑战:以“梦醒了,什么都没了”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全文1w+,魔幻现实主义爱情故事,ooc预警,现背,无逻辑。

和阿烫 @血液滚烫 合作了这一题,期待她之后的神仙画画!!!!

-------------------------------------------------------------------

【1】

 

林彦俊此刻有一些丧气。

 

他被困在机场了,因为一场猝不及防的台风。早在下午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台北市这不同寻常的热度与湿度势必不是噱头。

 

满城乌云,风雨欲来。

 

【2】

 

林彦俊在35岁生日之际跑到台北录了一档美食节目,他原定当天来回,以便赶上自己生日的零点到家与尤长靖一起吃一顿烛光晚餐。

 

可天不遂人愿。

 

尤长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消沉:“……噢,那你小心一点哦,就呆在机场里不要出去啦。”

 

小傻瓜,谁会在台风天跑出去?

 

林彦俊心里酸溜溜的,微微扬起一个疲惫的笑容,生出了逗逗他的心:“我很累,快没电了,现在需要尤长靖亲我一下。”

 

即将迎来自己35岁的林彦俊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撒娇有多犯规,经纪人站得远远的,不敢细听。

 

 “我不要。”话筒那头的尤长靖笑了,转而又软软地问:“今天录节目有开心吗?” 

 

那档美食节目尤长靖向往已久,只是他的人设从出道开始就和美食绑定了,提起美食节目,观众总是想到那位卷毛少年的可爱模样。于是节目组这次另辟蹊径,邀请了卷毛少年的亲密爱人林彦俊。

 

听尤长靖这么问,林彦俊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我问你哦,”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随意地把胳膊搁在旁边空座的椅背上:“如果你能回到人生中的某一天,我是说如果,你会回到哪天?”

 

尤长靖迟了一些才出声:“……蛤?你这是什么问题?”

 

林彦俊轻笑:“有在怪的是不是,我今天就被主持人cue啊。”

 

“那你怎么讲的?”

 

“我就说,我无所谓,但是我们家尤长靖哦,如果要回到过去某一天,肯定是回到唱潇洒小姐那天——”

 

“林彦俊!”没等他话音落下,尤长靖的声音气急败坏地砸了过来:“你又在外面cue我这个事!”

 

36岁的知名歌手尤老师忿忿。

 

林彦俊在尤长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浅浅微笑。

 

尤长靖接下去一周也有工作要离开家,哪怕林彦俊回去,也是与他错过。光是想想,林彦俊就觉得寂寞。

 

“我想听你唱歌。”林彦俊轻声说。

 

尤长靖非常冷漠:“闭嘴。”

 

林彦俊透过落地玻璃,望了一眼机场外依旧势头迅猛的狂风暴雨,玻璃倒影映出了他无奈的微笑。

 

完蛋了,小朋友生气了。

 

【3】

 

不过说真的,如果可以,你想回到人生中的哪一天?

 

“潇洒小姐”的言论纯粹是无稽之谈,那是林彦俊故意存了坏心要逗弄尤长靖的,真正录节目的时候,他并没有这样说。

 

几个小时前林彦俊在节目里挑战做椰浆饭,主持人见他手下动作游刃有余,便在一旁捣乱问了这个问题。林彦俊听着,手中正待处理的班兰叶被不经意地折了一下。

 

“彦俊老师是在想先生吗?”主持人打趣他。

 

“哎哟你发现了吼,”林彦俊先是笑,下一秒立马摆摆手:“没有啦没有啦,实话讲哦,我觉得人生中值得被珍藏的时刻太多了,那无论回到哪天我都还是会和当初的自己做同一个选择,所以就不要回去,好好过现在的日子就好了。”

 

他熟练地给班兰叶打了个结,扔进煮饭的锅子里,浓椰浆的香味隐隐飘散。

 

林彦俊是成熟艺人,回答这种问题自然不在话下,只是直到录完节目,他仍然对此耿耿于怀。这道题的真实答案会是什么,尤长靖的答案又是什么,林彦俊拿不准。

 

室外风声如啸,台北的大雨没有要停的意思。

 

林彦俊等飞机等得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年,手机电量快速掉落。

 

等到尤长靖那边与他说了要出门去机场,林彦俊便也和电量不足的手机一样,终于罢工了。他戴着口罩,披了一件外套迷迷糊糊地靠着椅子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是许久以后,林彦俊才被一阵人潮的骚动吵醒。

 

耳机里还在循环播放尤长靖的新歌,温温柔柔,不似这暴风雨。

 

广播里喊了一串航班号,地勤人员的声音甜美得不太真实,林彦俊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航班号。他所在的这个登机口陆续有一些乘客站起来,拎着大包小包开始排队,又或是站在原地提提裤子,非常浮夸地伸个懒腰。

 

候机室空了一大半。林彦俊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经纪人的身影。

 

“可以坐这里吗?”混着甜美的英语播报,林彦俊听见了一声沙哑的询问。

 

 

【4】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男孩子,戴着口罩的林彦俊抬眼看过去,问话的男生同样戴了黑色口罩,穿着薄薄的粉色短袖T恤,皮肤有点黑,发色和发型都相当不羁,眉头皱得死紧。

 

林彦俊觉得他有些眼熟,在对上了男孩的眼睛,他猛地清醒了。

 

Crazy man。

 

林彦俊想,这世界上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他记得这个装束,记得T恤上褪色的英文字母,记得彼时还闪烁着微光的圆环耳钉。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20岁的林彦俊,少年背着一个很大的包,好像要把一辈子的梦想都装进行囊里。

 

“可以坐这里吗?”20岁的小林同学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林彦俊把自己的随身包拎到一边,腾出一个位置让给他。小林同学也不含糊,放了包,拿了书来看,并没有给林彦俊多余的注视。

 

“小朋友一个人旅行哦?”林彦俊破天荒地开腔搭讪。

 

小林同学挺敷衍地“嗯”了一声。

 

“一个人旅行很不容易哦,去上海?”林彦俊又问。

 

小林愣了一下,轻轻合上了书,下定决心似的转头看他:“你问我?你不知道吗……你就是我吧。”

 

林彦俊又在心里说了一句“crazy”,无奈笑笑:“所以不觉得奇怪?”

 

小林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把书放在腿上:“我没觉得奇怪啊……倒是香蕉娱乐会签林彦俊,这才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事。”

 

20岁的林彦俊此刻勾起了一个微妙笑容,低着头摩挲书的腰封:“这公司为什么签我啊,林彦俊是一个会告发前公司的人欸,他们不怕吗……”

 

“你很怕哦。”

 

“我没啊,”小林同学抬头看着他,眼睛瞪得很凶:“我怕什么啊,男人没有在怕的。”

 

林彦俊笑了笑。

 

那家台湾公司对他来说是一个仅存于午夜梦回的地方,狭小出租屋里散不去方便面的味道,除了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训练,就是坐在一堆没机会穿的漂亮衣服里看书看电影。林彦俊不愿意称那段时光为“练习生生涯”。

 

有一天林彦俊决定要走出这间屋子,拿出面对出租屋寒冷月光的勇气去面对记者们的闪光灯。话筒递过来的时候,林彦俊恍然惊觉,自己未必是个英雄,或许只是业界眼中的愚人。

 

20岁的林彦俊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退,是凡人世界,进,是万丈深渊。他被无形的荆棘包裹,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

 

小林同学被他饱含深意的微笑弄得有些忐忑,泄了气:“……你说,未来会遇见什么啊。”

 

往后十几年的岁月还真是不好用一句话去概括,林彦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广播里报了航班号,提醒他飞往北京的航班马上就可以开始登机了。

 

笑话嘞,还说没在怕。

 

林彦俊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站起来拍了拍小林同学瘦弱的肩膀:“我不能讲太多。走吧,林彦俊,你就往前走。以后哦,可能没有妈妈做的饭了,但也还ok,你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人喜欢你,很多人不喜欢你,很多人来了,走了,找回来了,又走丢了。但你不用怕,最重要的那个人,他会一直在的。”

 

栗色卷毛少年的笑在林彦俊脑中一闪而过,带起林彦俊嘴角弧度。小林同学茫然地看着他,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你最好不要骗我。”

 

我没骗你啊,林彦俊想,Trainee18,尤长靖,那就是你最重要的人,是你发誓要一辈子放在心上的名字。

 

【5】

 

飞机起飞的一瞬间,林彦俊陷入了无边黑暗。再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是即将抵达北京机场的广播消息。

 

下飞机的时候林彦俊觉得头重脚轻,北京的晴天一去不复返,让人一阵烦躁。

 

林彦俊在机场里走得很快,经纪人也很有素养地跟着他一路小跑,手里还拿着一张做了很多标记的行程表:“接下去还有一个工作,之前节目组打电话来问你愿不愿意接受采访,就一个小时。不过你累的话……”

 

林彦俊低声:“哪个节目?”

 

经纪人答:“偶像练习生。”

 

林彦俊脚步微顿,回头看了经纪人一眼。后者点点头:“快录到决赛了,他们在联系当初出道的选手去大厂,想录一些祝福视频和采访之类的,问你愿不愿意去。”

 

大厂。

 

林彦俊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其实林彦俊出道以后就不怎么提起大厂了。

 

经纪人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自家艺人据说从来没有完整地看过自己当年参加的那一季节目,听上去对大厂感情缺缺。因此和这个节目有关的工作,经纪人没那么积极。

 

但没想到,林彦俊在等车间隙,刷了一会儿手机,突然来了一句:“好啊,那就去。”

 

林彦俊答应得快,真正踏进大厂,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林彦俊扯了一下口罩,看到不远处全时便利店暖融融的光。明明是夏天,却散发着冬日夜晚才有的气息。

 

温暖的,荒诞的光。

 

林彦俊被邀进采访室,这屋子也如多年前一样,摆满了机位,小桌子上摆了一个小红书的抱枕和几瓶颜色鲜艳的维他命水。导演就穿着黑色羽绒服坐在那里,手里拿着台本,安静等待林彦俊补完妆。

 

走廊里突然一片嘈杂,林彦俊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门口,一群穿着灰色制服的男孩子说说笑笑走了过去。

 

导演有些抱歉:“他们今天也有采访录制,应该是刚结束。”

 

林彦俊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好脾气地让化妆师补完了最后一点妆,正式开机。采访并没有很难,全在林彦俊的预设之中。

 

结束的时候,经纪人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林彦俊猜想她是去和别的工作人员聊天了。

 

林彦俊在自动贩售机那里买了一罐汽水,打算四下走走看看。这幢楼的布置没变过,电梯旁边贴了每一个练习生的名牌,林彦俊望过去,汽水送到嘴边,又不动了。

 

走廊里安安静静,林彦俊走过去,伸手触碰了一下墙壁上那些熟悉的名字,冰冷而坚实的手感让他突然怀疑,这梦境为何如此真实。

 

不远处的走廊里,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林彦俊。”

 

软糯的,柔软的,句尾里装着一整个湿润的夏天。

 

那是23岁的练习生尤长靖,林彦俊收回了手,以为尤长靖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下一秒,林彦俊就听见了一句慵懒的“干嘛”。

 

“刚有工作人员跟我说哦,你去玩测谎仪了是不是?”甜心老师双手抱胸,很生气的样子。22岁的制霸少年假装不心虚:“玩了啊,干嘛?”

 

“那你说了我什么?”甜心老师斜睨他,眼睛里写着“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林彦俊拎着一罐碳酸快要蒸发殆尽的可乐,无声微笑,许多年前的无聊问题犹在耳边:“尤长靖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当年的林彦俊手撑在大腿上,表情与坐相都很“制霸”,他简短地答:“不是。”

 

指尖的酥麻感并没有如期而至,22岁的林彦俊突然有些心虚。工作人员似乎是抓到了他的把柄,笑他:“你这样讲他要伤心咯。”

 

制霸少年很酷地摇了摇头:“没有啊,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制霸少年还在走廊的尽头半霸道半解释地和尤长靖周旋,尤长靖软软凶他一句:“白给你吃那么多小面包了啦。”

 

制霸少年顺势接话:“欸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在做这种节目效果的,做人真诚一点。”

 

林彦俊听着,靠在电梯旁边喝了一口可乐,在心里把年轻的自己好好嘲讽了一番:你何曾真诚过,你明明喜欢他喜欢得要命。

 

【6】

 

林彦俊扔掉了空罐子,打算回到采访室,万万没想到在转角处撞上了23岁的自己。

 

制霸少年先是回神道歉,“对不起”说到一半却发现眼前的人很是熟悉,愣在当场。

 

“你谁?”银色头发的练习生语气平平,手里还拎着一罐温热的牛奶。

 

林彦俊没打算骗他:“十几年后的你。”

 

饶是喜欢讲鬼故事的人也摸不清此刻是真是假,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用力揉了揉:“哇我是不是训练太多出现幻觉……”

 

林彦俊不语。

 

制霸少年探究的目光越发犀利了:“我问你,青蛙吃什么……”

 

“南瓜。”

 

“有一根火柴棒走在路上……”

 

“水才棒。”

 

“从前有一只企鹅……”

 

“那为什么我觉得这么冷。”

 

制霸少年张了张嘴,原本想说的话统统吞了回去,上下打量了林彦俊一番,觉得不太满意:“……那你现在是怎样?发福了哦。”

 

林彦俊被气笑:“你怪我啊?要怪就去怪尤长靖,谁让他要一直吃,我就只好陪他一起吃。”

 

听见“尤长靖”三个字,少年的眉头稍稍柔和了一些,四下看了一眼,问:“我们……还在一起吗?”

 

“没在一起了……刚问你尤长靖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干嘛说不是?胆子这么小还说要制霸偶练?”林彦俊不露声色地嘲笑他。

 

制霸少年垂下手,捏着牛奶瓶的瓶口,没讲话。

 

为什么要撒谎呢?其实他们心知肚明,害怕承认,害怕纠缠,害怕错付。

 

“林彦俊,你要不要去全时?”尤长靖的声音从走廊尽头隐隐传过来,他正在往楼下走,路过这一层,探出了头,少年闻声,仓促把牛奶藏到身后,淡淡说了一句:“很忙,没空。”

 

尤长靖应了一声,和灵超手挽手下了楼,留给他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制霸少年拎起牛奶瓶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脚尖,这让林彦俊很想笑。他突然很想跑过去,跑下楼,拉住尤长靖抱抱他,替当年不成熟的自己完成一次最简单的告白。

 

【7】

 

然而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或许是不可说的。

 

林彦俊的经纪人终于寻过来,急得满头大汗,说是给他打了许多电话也没打通。

 

他说了声抱歉,一天坐两次飞机让林彦俊觉得有些疲惫,此刻又要坐车回北京,经纪人终于没有再折腾他,说要给他放个假。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假期,林彦俊犯了难。尤长靖不在家,他没有这么归心似箭。

 

林彦俊打开微信列表,尤长靖还没有发消息来,应该是还没有降落。反倒是其他几个群的消息比较活跃,几个常联系的工作伙伴发来信息问他有没有回北京,被林彦俊一一略过。

 

林彦俊回家洗了个澡,拎了车钥匙出门,一个人开车去三里屯吃饭。

 

他不常一个人出门,但每次回北京,都一定要去吃一次海底捞。这本来是尤长靖的习惯,后来变成了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共同习惯。

 

他们以前刚加入Nine Percent的时候,不同担当的艺人训练内容不太一样,林彦俊常常比尤长靖晚下班一些。但每一次集体去吃海底捞,别人都先溜了,尤长靖一定要等他,被经纪人连催几次都还是要等。

 

“再等一下,就一下,我怕他会迷路啦。”尤长靖不好意思地跟经纪人告饶。

 

林彦俊听说了这件事,笑了尤长靖很久。他说,没事,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感动,就听这人说:“反正就是三里屯的海底捞啊,还有哪里。”接下来迎接林彦俊的,是尤长靖毫不客气的一顿猛挠。

 

林彦俊这次也去了三里屯的海底捞,尤长靖不在他身边,他吃的第一顿生日餐居然是海底捞。林彦俊心里不是滋味。

 

海底捞一如既往地生意很好。林彦俊原本在手机上排了号,到现场发现还没有叫到自己,只好找了个角落躲起来坐了一会儿。

 

没过几分钟,有另一个人靠近这个小角落,挺无所谓地站在了林彦俊一米远的地方。

 

“我在海底捞,”那人说:“你想吃?那你回来。”

 

林彦俊抬起头,25岁的林彦俊按着手机发语音,嘴角酒窝深深,在半戴不戴的口罩里若隐若现。

 

【8】

 

林彦俊连着三次遇见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不平凡的世界。

 

他询问的目光扔过去,对方也顺着注视循过来,25岁的林八哥松开了按着语音键的手,脱口而出一句:“哇哦。”

 

林彦俊指了指身边的红色塑料凳子。海底捞人山人海,很多人折纸鹤,有小朋友跑来跑去,服务员热情吆喝,在不同桌前扯面,火锅的香气沾上每个人的衣服。一片嘈杂中,林八哥坐下了,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了看林彦俊,又张望了一下四周。

 

“尤长靖回马来西亚了,工作。”林彦俊知道他在找什么。

 

林八哥沉默了一会儿:“他现在工作也很多。”

 

出道以前,有林彦俊的地方,必然少不了尤长靖,在周围人的印象里他们很少分开。然而出道后,林彦俊和尤长靖开始聚少离多,最夸张的一次,林彦俊大概有2周没有看到尤长靖,这对刚开始谈恋爱的小情侣来说,实为艰难。

 

学会独自面对镜头的同时,林彦俊开始学会忍受寂寞。

 

交往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林彦俊喝了一些酒,说话难得孩子气:“哪有一年啊,我明明就没有和你在一起很久。”

 

可是尤长靖对这件事自有一套理论,他向来心境平和,环抱着林彦俊的腰,眼睛亮亮的:“可是我觉得就是一周年……就是,我见不到你的时候,我会想你。”

 

尤长靖话才说了一半,林彦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克制不住心跳加速。

 

1年,365天,525600分钟,除去睡觉的时间,我每一分钟都想你。思念也是爱,没道理被一笔带过的。

 

那都是年少轻狂的醉话了,林彦俊想起来就觉得可爱。

 

可林八哥看上去还是有点沉默,林彦俊便说:“两年。”

 

“什么两年?”林八哥回神。

 

“再过两年,等到27岁。”林彦俊看上去很笃定。

 

【9】

 

27岁是林彦俊人生中的一道“坎”,那年他去了一次马来西亚。

 

尤长靖那会儿在大马有活动,林彦俊推了手头的零碎工作跑去陪他,顺便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尤长靖白天工作的时候,他就在家写歌。

 

那也是夏天,有天尤长靖回家,家里的空调开得有点冷,林彦俊还沉浸在写歌的氛围,右手在电子琴上反复弹一段很短的旋律,眼睛盯着谱子,左手倒是伸向尤长靖:“过来,抱一下。”

 

尤长靖走过来牵了他的手,顺势与他坐在同一条琴凳上,根据他的旋律配了左手的部分,林彦俊弹到后面节奏轻快起来,直至最后一个音清脆落下。

 

尤长靖很配合地鼓了掌。

 

林彦俊又在谱子上记了一笔,狐疑地看他一眼:“今天干嘛那么捧场?”

 

尤长靖乖巧地看着他:“什么啦,我平时没有在夸你吗!……哎你明天有没有空,我妈妈听说你也来了,让我带你回家吃饭。”

 

林彦俊抿了一下嘴:“只有吃饭?”

 

尤长靖沉吟了一会儿:“其实就……吃饭。”

 

吃饭两个字背后是什么,林彦俊心里清楚。他第二天去接尤长靖下班,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穿西装打领带,和穿着连帽卫衣的尤长靖站在一块儿,画风很不一样。

 

这个弟弟有点帅,尤长靖心猿意马。

 

但尤长靖家里的气氛不如林彦俊想的那样乐观,且不说尤妈妈有些别扭的热情款待,像尤爸爸这样温和的人,那天话也出奇地少,只是喝酒。一桌子人没几个说话,只是尤长靖一个人在说,说工作上发生的事。

 

林彦俊自认口才不太好,至少自说自话的能力不如林超泽和陆定昊。但这时候他必须说点什么,是时候踏出新得一步,就像当年背着行囊去上海一样。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给他夹的菜,突然搁了筷子。

 

【10】

 

从尤长靖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空气还是湿热的,天幕笼罩这片土地,星星格外明亮。

 

林彦俊看着那些星星,总觉得它们闪烁着朝自己跑过来,撞得他站不太稳。

 

他方才陪两位家长喝了酒,马来西亚当地最烈的酒,满满一杯灌下去,烧的是胃,和27岁的决心。

 

“你是不是不要命。”尤长靖给林彦俊塞了一片胃药,语气还是有点埋怨。

 

林彦俊意识还清醒,只是身体发热。他在尤长靖面前勉强站稳,毫不犹豫地抱住了他,在尤长靖耳边轻声说:“要你。”

 

尤长靖被这两个字一砸,心里像融化了一摊水,五脏六腑都错了位。

 

今晚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刚才林彦俊在席间,突然站起来,颇为正式地向尤长靖的家人坦诚相告:“我和尤长靖在一起很久了,对不起。其实我想过我的生活里没有尤长靖。如果没有遇到他,我还是会做我想做的事,去当练习生,然后出道,变很有名,有人喜欢我,有一天我也会有喜欢的人。好像没遇到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彦俊说着,突然回头对小甜心微笑了一下:“但我还是觉得,遇到尤长靖的这条路比较值。”

 

尤长靖的眼眶突然红了。

 

【11】

 

手牵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了十分钟,林彦俊依旧捂着胃,不想说话。

 

“胃很难受要说哦。”

 

林彦俊顺势接话:“难受,怎么办。”

 

尤长靖向来对撒娇的林彦俊是没辙的,他刚想开口安慰几句,肚子却不争气地响了一声,林彦俊没忍住,笑出了声:“走啦,去吃饭。”

 

马来西亚是尤长靖的主场,这个时间点了,像样的店都关门了,尤长靖却很笃定,拉着林彦俊去了一家很小的店,店里没人,灯光也昏暗。

 

“我小时候哦,放学不回家,就来这里吃椰浆饭,我跟你讲,这家店的椰浆饭真的就是最好吃。”尤长靖擦了擦桌子,把冒着热气的椰浆饭推到林彦俊面前,信誓旦旦地卖安利。

 

林彦俊看他期待的目光,指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哎尤长靖,你嘴上有东西。”

 

尤长靖慌乱地摸了摸自己的嘴,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嘴边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你又骗我。”尤长靖的眼神充满悲愤。

 

傻傻的。

 

林彦俊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尤长靖有点无力吐槽,舀起一勺饭递到他嘴边:“……快点,好好吃饭。”

 

林彦俊凑过去吃掉,待到下咽,才慢慢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椰浆饭,尤长靖。”

 

“没骗你吧!”尤长靖眼睛亮晶晶的,对自己的推荐骄傲得不得了。软软卷毛配着心形微笑,眼角弯弯的,眯成一条缝,表情明媚。

 

林彦俊指了一下他的嘴角:”哎尤长靖,你嘴上有东西。”

 

尤长靖这次根本没有用手摸,瞪他一眼:“你是不是又想骗我?你别想了,我不会信。”

 

林彦俊表示很无辜:“是真的有东西。”

 

尤长靖有些动摇,偷偷摸摸地找店里的镜子,看了一圈没看到,绷着脸问:“那你说啊,有什么啊。”

 

林彦俊站起来,右手拢着领带与西装下摆,避免曾到桌上的油腻,他越过桌子,俯下身,飞快地在尤长靖嘴角印下一个吻:“有林彦俊的亲亲。”

 

 

【12】

 

“所以27岁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林彦俊笑得诡异,让林八哥不禁有点好奇。

 

林彦俊摇头:“没什么,那一年吃了很多海底捞和椰浆饭,很好吃。”

 

两个人之间突然一阵沉默。

 

林八哥冷笑一声:“我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范丞丞那个小孩跟我讲,长大一岁了,让我把烂梗收一收。我看见你,我知道我没收……不说算了。”

 

“559号客人在吗?”服务员摁了铃,探头探脑,林彦俊站起来,晃了一下手里的小纸片,顺手拍了一下林八哥的手臂:“人生路啊,很漫长的,小朋友就慢慢去体会。”

 

林彦俊飞快地解决了一顿海底捞,一个人吃火锅太寂寞,他还特地从家里带了一只毛绒兔子放在身边,吃到一半又觉得自己幼稚,便草草结账,打包了一份点心回家做晚饭。

 

家里安安静静。

 

林彦俊关了门,叹了一口气。尤长靖是个假处女座,把穿过的外套和衣服随便扔在沙发上,里面也有林彦俊的一件睡衣。

 

尤长靖是个认气味的人,只有林彦俊在身边,他才会睡得很安心。林彦俊走过去,拎起那件皱巴巴的睡衣看了一眼,就知道尤长靖肯定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也抱着他的衣服。

 

林彦俊刚要把这些衣服拿去洗,这堆衣服突然“动”了一下。

 

【13】

 

有个人从衣服堆里坐起来,看起来睡得很不安稳,眉头锁得死紧,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才迷迷瞪瞪地抬头看林彦俊,双眼皮格外深刻,眼神还很犀利。

 

林彦俊对这件怪事习以为常:“嗨,吃了吗?”

 

那是30岁的林彦俊,眉眼间已经有了不属于少年人的疲惫。

 

“吃什么啊,”林先生发出了绝望叹息:“你谁。”

 

30岁啊,这个年纪并不可爱。林彦俊想。

 

彼时他刚在演艺圈站稳脚跟,摆脱了偶像包袱,变成了正经演员,而尤长靖也从甜心偶像变成实力歌手尤老师,两个人都有了新的起点,常常很久不见面,可每每回一次家就要昏天暗地地接吻,做/爱,在急促呼吸与漫长的沉默中与对方紧紧相拥。

 

爱情在无声之中变了一个模样。

 

“所以你来干嘛?”30岁的林先生给35岁的林彦俊倒了一杯黑咖啡,咖啡香气氤氲,水面蒙了一层白雾。林先生拨开了沙发上的衣服,给他腾了一个位置。

 

林彦俊就这么和自己不太喜欢的林先生肩并肩坐着,林先生的手机不停地震,微信信息一条条跳出来,林先生没有去点开,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是我家。”林彦俊说得挺霸道,好像30岁的那位才是私闯民宅。

 

林先生没理会他,递过去奶罐和糖罐,林彦俊接过,又放下了,直接喝了一口黑咖啡,嘴里漫开酸苦。

 

林彦俊是喜欢甜食的,每次喝黑咖啡,总是要感叹一句尤长靖的神奇味蕾,真有人会觉得黑咖啡是减肥的东西,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很多年。林先生见他不动,自己也没动:“尤长靖还在喝黑咖啡吗?”

 

“不喝了,改喝牛奶了。他胃不好。”林彦俊受不了黑咖啡,给自己加了一点牛奶。

 

“那他好吗?”

 

“不错,发了新专辑。”

 

“还很忙哦。”

 

“和以前也没差啦。”

 

林先生和他尬聊了一会儿,突然累了似的,整个人靠在沙发上,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哎,你有迷茫过吗?”

 

“有。”林彦俊声音不大,却很肯定。

 

没有新作品,被设计绯闻,镜头前失言,林彦俊30岁的时候终于后知后觉地累了。他在24岁的时候,设想过有这样一天,忘记初心,迷失自己,只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先查觉这件事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尤长靖。

 

林彦俊在而立之年第一次正式看了《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被尤长靖拎着一起看的,两个人也是如现在这样,并排坐在沙发上,尤长靖有时候笑得很大声,而有时候却默默不说话,会悄悄抽一张纸,在林彦俊看不到的时候擦掉一些眼泪。

 

看完决赛的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尤长靖与林彦俊相拥入眠,雨打窗户无比聒噪,林彦俊能听见尤长靖有力的心跳。尤长靖鼻音有些重:“彦俊……”

 

“嗯。”

 

“我很想他们。”

 

林彦俊抱他抱得更紧一些,这夜晚唯一的温度来自彼此。他说:“我知道。”

 

节目放了片尾曲,乌托邦关上了它的门。大厂少年从金字塔上走下来,拖着花花绿绿的行李箱,从此天南海北,各自好走,不复回头。

 

林先生仍然看起来不好受的样子,他喝完了最后一口黑咖啡,放下了杯子揉揉太阳穴,林彦俊挺真诚地给他提了建议:“其实你可以看以前的节目,压力会小一点。”

 

林先生不解:“什么节目?”

 

林彦俊想了一会儿,皱眉笑:“尤长靖很喜欢的一个节目,你看了可能会想打人。”

 

林先生不理会他,靠在沙发上发出一声轻笑:“他又看什么哦,美食节目?”

 

林彦俊也笑,学着林先生一样,把头靠在沙发上,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他觉得眼皮渐沉,终于撑不住倦意,闭上了眼睛。

 

【14】

 

林彦俊真正醒来的时候,是35岁的前一天。

 

他隐约感觉身边人先起了床,还在他脸颊上附赠了一枚早安吻。林彦俊半梦半醒之间,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被子里,不想让酒窝如此明显地暴露在外。

 

在这漫长梦境之后,新的一天终究是来临了。

 

林彦俊去客厅的时候,尤长靖正在洗杯子,哼着自己的新歌旋律,睡衣宽松,从背影看上去圆润可爱。林彦俊觉得喜欢,查看了一眼助理发来的当日航班信息,拿起尤长靖喝了一半的气泡水抿了一口,便轻手轻脚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早。”林彦俊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早——很痒啦,你快下去。”尤长靖虽然这么说,还是把脸贴过去应了他的吻。

 

林彦俊突然有些恶趣味:“哎我刚看冰箱,我面包没了。”

 

“我帮你拿。”尤长靖觉得好笑,洗完杯子擦了手,从一旁的购物袋里拿出一袋新的小面包,一边不忘吐槽一句:“哎林彦俊你真的要35岁了吗?还吃小面包?”

 

“干嘛,不可以是不是。那某些人这个年纪还要去吃海底捞,合理吗?”林彦俊接过小面包,撕了包装,在嘴里叼了一个,又去开冰箱的门拿牛奶和鸡蛋。

 

尤长靖把刚洗好的杯子擦干,推给他:“要热牛奶!”

 

而他自己走到桌子的那头,乖乖拿了一个小面包剖开,抹果酱,随口问:“我听说台北这两天会下雨欸,你说你的飞机会不会取消啊?”

 

林彦俊轻轻提着干燥的杯柄,上面还有被热水浸泡过的温度,他突然觉得,现实生活有一些不现实。

 

【15】

 

林彦俊想起小林同学在机场问的那句:你说,未来会遇见什么?

 

他觉得这个问题好难回答,从20岁到35岁,是一段好漫长的时光。

 

20岁的林彦俊在机场彷徨四顾;23岁的林彦俊掩护尤长靖叫了一份外卖到练习室吃;25岁的林彦俊在舞台上和尤长靖一起向观众鞠躬致谢;27岁的林彦俊在马来西亚无人的街和尤长靖分食一碗椰浆饭;30岁的林彦俊在下雨的午夜亲吻了尤长靖的额头。

 

林彦俊遇见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很多无疾而终的事,却始终记得一个瞬间。

 

那是2018年初夏的出道舞台,在《Forever》的尾声里,林彦俊迎着万人欢呼,越过舞台的聚光灯与队友们的重重身影去寻找那双含笑的眼睛,尤长靖回眸的一瞬间,整个场馆的喧嚣归于朦胧。

 

他对他笑,眸如星辰。

 

林彦俊心想,去他的繁花红毯和籍籍无名,此刻的现实全是假,唯有尤长靖是真。

 

未来说简单也简单,林彦俊的未来就是和尤长靖一起吃完人生的五万顿饭,他将爱他直至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16】

 

35岁的林彦俊此刻正一边吃小面包一边跟尤长靖聊天。

 

“哎,我刚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是好梦吗?梦见什么啊?“

 

“梦见我去吃了好多大餐,小面包,海底捞,还有椰浆饭。你不在都没人跟我抢。”

 

“那然后呢,你有吃很多吗?“尤长靖觉得好笑,懒得理会他最后一句话的幼稚,喝了一口热牛奶,上唇沾了一层白沫。

 

”哪有什么然后啊,“林彦俊伸手过去,用大拇指蹭掉了他唇上印记,语气难得柔软:”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Fin-

 




*一个啰嗦的后记*

感谢你看到这里 =w=

“爱情约等于五万顿饭”和“如果你可以回到人生中的某一天,你会回到哪天”这两个梗,来自台湾话剧《淡水小镇》。

话剧里说,如果有一个人能陪你吃五万顿饭,那ta就是那个陪你度过一生的人。我把这五万顿饭看作爱情的开始与结束。

我在想,人这一生有无数值得珍藏的瞬间,如果我们真的回到过去,又会对当时的自己说些什么。想了很久,没有答案,但意外催生了这篇文。

以我的文笔,撑不起这样的脑洞,让大家看了受累,我很抱歉。

关于林彦俊和尤长靖的故事还有这么这么多,他们或是爱着,或是爱过,至少在我的故事里,我希望他们可以收获平凡的幸福。

最后表白HDDP Online的各位,你们是最棒的,我爱你们。

下一棒让我们期待  @荆禾 

【开学献礼】的其他联文可以戳“HDDP Online”获取哦~

评论(132)
热度(1440)